笔趣阁 > 巅峰修真狂少 > 第289章 又一件顶级神器
        嚣张无比的话语,强横无匹的力量,这样的感觉刘伟强从来没有如此真切的感受过。

        话音落傲方一挥手。

        “啪!”一巴掌将刘伟强打的眼冒金星。

        “如果你当时就被我一枪打死,你会感到很庆幸!”傲方冷视着刘伟强说道。

        刘伟强捂着脸回身看向傲方,两边的脸都隐隐作痛,嘴角流出了腥红的鲜血。

        “我要杀了你!”刘伟强对傲方的仇恨已经深入骨髓,被傲方这极具挑衅意味的动作一刺激,刘伟强举起暴炎神剑再次向傲方杀了过去。

        面对扑面而来的刘伟强,傲方不动如山,闪身消失在原地,转瞬间出现在刘伟强身旁。

        傲方的速度实在太快,刘伟强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傲方的手已经伸出,对着刘伟强的额头一指,一道光芒闪进刘伟强的额头,刘伟强一愣,立刻变得痴呆了起来,手一松,刘伟强手中的暴炎神剑便像失去了控制一样的脱手掉了下去。

        刘伟强恍如没有发现自己的飞剑已经脱手,神情呆滞的漂浮在半空中,眼神显得很空洞,就好像灵魂被抽空了,情况与柳云城受到傲方的灵魂攻击的时候一摸一样,从他额头流下的汗水和微微颤抖的身体可以看出,此刻他正和柳云城一样在经历着一场恐怖的屠杀。

        傲方手一招,坠落的暴炎神剑剧烈的抖动着着像傲方飞去。

        “嗡!”飞行的过程中,暴炎神剑似乎因为被傲方的能量牵动而不满,想要冲破傲方的束缚,奈何一把失去了主人控制的飞剑,就算它是一把顶级神器,可是它毕竟是一把没有生命的东西,就算它拥有器灵,想要从傲方的手中挣脱根本就没有可能。

        挣扎中,暴炎神剑飞到了傲方的手中。

        看着手中剧烈抖动的飞剑,九日戒指的声音突然在傲方的脑中响起。

        “暴炎!”

        “嗡!”似乎是听到九日的声音,傲方手中的暴炎神剑抖动的更加厉害。

        傲方意念一转,一道混浊能量将暴炎神剑包围,在混浊能量的包围下,暴炎神剑停止了抖动。

        “九日,这把飞剑是怎么回事?我感觉到这飞剑上的能量波动和你的很像!”傲方问。

        “废话,暴炎它也是顶级神器……”

        “顶级神器?为什么刘伟强会有神器?”

        “我怎么知道?我和暴炎的上一个主人是同一个人!”九日解释道。

        “同一个人?你们的主人是谁?”

        “跟你说了不要问,知道太多对你没好处,等你实力到了自然会知道,暴炎,你……”九日自顾自的和暴炎神剑的器灵说话。

        “嗡!”暴炎神剑又抖动了起来。

        片刻之后。

        “原来如此,暴炎说,当初我们刚来到这里的时候,那个人正好在它附近,当时我又不在,暴炎就跟他走了,还和他认了主!”

        “难道上次真岚山天降异象是你们弄出来的?”傲方这时才回想起真岚山天降异象的情况。

        “没错,当时我和暴炎正好掉到了那座山上,那个人刚好也在那座山上!”

        傲方回想起当时真岚山的情况,发现疑点重重,“这么说你们是从别的空间过来的?”

        “嗯,可以这么说!”或许是因为和暴炎重逢,九日难得开口承认了自己的来历。

        “那你们是从什么空间来的?”

        “还是那句话,暂时不能告诉你!”九日犹豫了一下后回答道。

        “那么说,小麒也是从另外一个空间来的了?你跟我说过他是你们上一个主人的孩子,那小麒它到底是什么妖兽?”

        “小麒和我们一样都是从别的空间来的,至于它是什么妖兽,我真说不上来!”

        “你主人的孩子你都不知道?”

        “这个……小麒它有点与众不同!”

        “是什么?”

        “你问那么多做什么?都说了你以后会知道,现在知道越多,你越危险,所以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反正你一直都当他是妖兽,你就还把它当成普通的妖兽就行了!”

        九日就是牛脾气,它不想说的事情,无论傲方使用什么方法也无法逼它就范,傲方又舍不得将它给扔了,毕竟是顶级神器,而且还是储物戒指,扔了多可惜啊,毁了器灵,那九日就变回了普通的戒指,那就更不值得了。

        知道在九日那里问不出什么,傲方也就懒得继续追问下去,正想继续折磨刘伟强,九日又说话了。

        “快把那个人杀了,我让暴炎以后跟你混,有了暴炎,你的攻击力起码会增加数十倍,可能还不止,便宜你了!”

        没有再理会九日,傲方对着还在呆滞状态的刘伟强看了一眼,刘伟强原本无神的双眼又恢复了神采。

        刚回过神来,立刻大口的喘着气,身上的早已被汗水浸湿。

        看到暴炎神剑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到了傲方手中,刘伟强强压心中的恐惧,意念一转想要将飞剑从傲方的手里抽出来,却发现和自己就象血脉相连的飞剑居然不理会自己,于是灵魂传音给暴炎神剑的器灵。

        “你做什么?快点攻击他!”

        “九日老大说你是坏人,让我不要听你的话!”与九日的苍老声音不同,暴炎神剑器灵的声音听起来像个小男孩。

        “我是你主人,我让你攻击你就攻击!”刘伟强哪儿管得了暴炎口中的九日老大是谁,愤怒的对着暴炎大吼了一声。

        “我不想听你的话!”

        “快攻击他,不然我要你死!”刘伟强恼羞成怒道。

        被傲方教训的够惨了,没想到现在连自己的飞剑也和自己作对。

        听到刘伟强的话,暴炎沉默了起来,似乎在思考着什么或者衡量着什么。

        “九日老大,他威胁我,快点让你主人杀了他!”

        暴炎突然冒出来的话差点没把刘伟强气的吐血。

        刘伟强怒火中烧,“不属于我的东西,别人也休想得到他!”

        刘伟强被暴炎神剑的器灵气的七窍生烟,顾不得那是提升自己攻击力用来对付傲方的致命武器,刘伟强便想将暴炎毁灭。

        “嗯?”就在刘伟强以为暴炎即将被自己杀死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居然失去了与暴炎器灵的灵魂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