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巅峰修真狂少 > 第269章 隐藏的杀机
        这对柳云城来说无疑是巨大的打击,双重压力和仇恨下,柳云城变得焦躁不安,当大战结束,朱倪元和云天子等人回到千器宗内,唯独不见柳熙卓的身影时,柳云城脑袋一片空白,当时他就恨不得立刻冲出去和傲方拼命。

        或许在大战前柳熙卓就预感到了什么,又或许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儿子不被别人伤害,又或者是柳云城的实力不够,柳熙卓并没有让柳云城参加那场大战。

        因为这个,柳云城很幸运的逃过了一劫,可是逃过一劫的他却比战死还要痛苦,好不容易在绝丹宗弄了一颗育婴丹,好不容易达到了元婴期,结果呢,非但没有得到心爱的人的芳心,而且还赔上了自己老爹的性命。

        柳云城那个恨啊,虽然朱倪元已经下令不能去找衍天宗的麻烦,可是柳云城心中对傲方的仇恨并没有因此而平息,他也曾经私底下找过云天子,希望他看在柳熙卓是他师弟的份上帮自己将傲方杀死,替柳熙卓报仇,无奈云天子第一反应就是直接拒绝了他,柳云城因此还被云天子狠狠的训斥了一顿。

        柳云城是云天子看着长大的,他劝解柳云城,让他死了那条心,因为傲方并不是他可以杀死的。

        云天子的话无疑断送了柳云城最后的希望,只好黯然的回到自己的住处,在房间中一呆就是几个月,而这几个月中,柳云城并不是在修练,而是不断思考着要如何将傲方杀死。

        从云天子那里,柳云城已经知道了傲方拥有恐怖到变态的实力,连朱倪元都对付不了他,更何况是自己这么一个只有元婴中期的人呢?

        明知道要杀死傲方的希望微乎其微,柳云城已经失去了生存下去的动力,或者说他已经不在乎生死,可是他并没有因此就放弃。

        为了可以在短时间内提升自己的实力,向傲方报仇。

        柳云城偷偷潜到天魔域,在干掉了一名修魔者,夺了他修练的功法后,居然开始修魔。

        众所周知,修真者和修魔者是两种完全不同的修练道路,在柳云城的认知中,他从来没有见过有人可以同时将修真和修魔修练成功的,而他之所以会这么做,完全是因为他在千器宗一篇古文中看到有这么一段记载,说是如果有人可以将修真和修魔完美结合,那他的实力将会突飞猛进,甚至成为整个修真界的霸主,拥有毁天灭地的力量。

        这篇古文,是不知道多少年前一位千器宗的前辈留下来的,它的来源、可信度和真实度如何,我们无从考证。

        暂且不去考虑这些因素,冲着‘修真界的霸主’和‘毁天灭地的力量’这几个字,柳云城依然选择了这条没有人成功过的道路。

        这一切,包括柳云城修魔的事情,千器宗的人并不知道,因为自从柳云城向云天子请求替柳熙卓报仇而被拒绝后,柳云城就再也没有回过千器宗,而这一走便是一年。

        这一年来,柳云城就躲在这个山洞中,每天不断的分析着如何将修真与修魔结合在一起。

        正常来说,修真和修魔是两种完全不同的修行方式,修真者修练出来的是元婴,体内的能量是真元力,修魔者修练出来的是魔婴,体内的能力则是魔元力。

        如果说真元力代表‘生’,那魔元力便代表了‘灭’,虽然同样是一种能量,却是两种极端的表现形式,加上其他的因素,要将‘生’与‘灭’结合到一起,其难度可想而知。

        也不知道在柳云城之前有没有先辈已经尝试过修真和修魔同体,应该是有,估计是没人成功,或者说成功的人早就已经去到了另外一个层次的空间。

        同时修练两种不同的法诀,带来的痛苦绝对是常人无法想像的,特别是真元力和魔元力的冲撞,常常让柳云城痛苦的死去活来。

        但是,抱着必死决心的柳云城,为了能够杀死傲方,他硬是挺了过来。

        修魔后,柳云城常常会受到‘心魔’的困扰,特别是他在修练魔功的时候,这种症状表现的特别强烈,主要就是因为柳云城心中对傲方的怨恨实在是太深了,深的柳云城连做梦都在想着要如何将傲方杀死,如何虐待他,如何让他生不如死,。

        今天,又是柳云城新一轮修练的日子,刚刚入定没多久,柳熙卓被傲方杀死的画面便浮现在了柳云城的脑海中。

        柳云城并没有亲眼看到傲方是如何杀死柳熙卓的,可是光是这个他自己虚拟出来的画面已经足以让柳云城崩溃,每次只要一入定,柳云城总是会不自觉的想起柳熙卓被杀的情景。

        “傲方,就算是粉身碎骨我也要杀了你!”柳云城面目变得异常狰狞,就象是一只龇牙咧嘴的猛兽一样。

        因为修魔而略微变成红色的眼睛在仅仅只有几缕阳光照射进来的昏暗山洞中显得异常的妖艳。

        “我一定要杀了你,一定要杀了你,啊!”柳云城双手握拳,握得十分用力,指关节发出咔咔的声响。

        一声长啸将整个山洞震的微微颤动着,不断有细小的沙石从头顶和两侧的墙壁滑落。

        “等着,你给我等着,总有一天我要你血债血偿!”

        柳云城收起了狰狞的面孔,嘴角挂起邪恶的弧度,再次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很快便又进入了入定状态。

        片刻之后,柳云城的身体再次悬浮了起来,直到离身下的石台数尺高的地方。

        柳云城的脸很平静,很明显可以看到柳云城的脸一边是红色,而另一边是白色,同时体表也散发着一红一白两种交织着的能量。

        那自然便是真元力和魔元力,所谓一法通百法通,已经修练多年的柳云城,已经达到了开光期,此时体内的魔元力只是占体内能量的绝小部分,那他能否成功呢?能否成为有记录以来第一个成功将修魔和修真完美结合的人呢?他和傲方之间的恩怨又会掀起怎么样的腥风血雨呢?没有人知道。

        ……

        话分两头,傲方和张雅怡已经回到国内几个月了,这几个月,他们几乎将整个国家逛了一遍,虽然不是很仔细,可是却已经足够。

        而就在这几个月中,傲方从张雅怡那儿听到了一个自己苦等了一年多的好消息,那就是,张雅怡怀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