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巅峰修真狂少 > 第268章 突破,能量再异变
        第二天,当清晨第一缕阳光透过薄薄的窗纱照进房间的时候,傲方醒了过来。

        已经很久没有睡过这么舒服的一觉了,看了看窝在自己怀里,脸上还挂着幸福微笑的张雅怡,傲方嘴角挂起了弧度,在张雅怡迷人的脸颊上轻轻的吻了一下。

        下了床,窗帘拉开,清晨柔和的阳光照进了房间中,舒服的伸了个懒腰,看着远方天空中冉冉升起的红日,傲方心中突然升起一股奇妙的感觉,立刻放出神识查探了一下自己,一看之下,傲方脸上的笑意更浓了。

        “我……突破了?”傲方惊喜的笑了出来。

        “渡劫中期!”高兴之余,傲方沉思了起来,怎么会突然突破的呢?

        回想起之前发生的事,昨晚和张雅怡一夜疯狂,当时脑中根本就没有去想其他事情。

        “难道双修真的可以提高灵魂境界?”傲方想到了一个可能。

        内视自己体内,发现元婴依然盘膝安详坐在那里,元婴丹田处的混浊能量正在慢慢的翻滚着,正常来说,除非自己在修练,否则混浊能量应该很平静才对。

        仔细一观察,傲方发现混浊能量的颜色似乎与以往有一点不同,平时的混浊能量除了本身的灰色,还有红色和紫色,灰色的是混浊能量本身,对于混浊能量,傲方一直都搞不清楚那是什么样一种能量,因为傲方无法调用它,傲方甚至怀疑存在自己体内的这个混浊能量根本就不是自己的.

        而红色和紫色的能量傲方倒是很清楚,紫色的能量是从混浊空间里的紫色晶石散发出来,正是雷源之力,红色的能量则是从混浊空间里的红色晶石散发出来,既然紫色能量是雷源之力,而自己的五昧真火是由红色晶石发出来的,傲方便将红色能量称之为火源之力,当然,这是傲方一厢情愿的想法,到底是不是火源之力,傲方自己其实并不清楚。

        此刻的混浊能量中,除了红色的火源之力和紫色的雷源之力外,还有一丝丝蓝色的能量。

        好奇之下,傲方试着感受一下那蓝色的能量,一探之下,一无所获,于是进入到混浊空间中。

        “嗯?”

        刚进入混浊空间,傲方便发现混浊空间中多了一颗蓝色晶石悬浮在虚空之中。

        “又一颗!”傲方惊讶道。

        “这又是什么?”傲方试着将神识融入到蓝色晶石中,刚靠近蓝色晶石,便感到一股冰冷到极点的寒意袭来,傲方急忙将神识撤回。

        “好冷,什么来的?”

        蓝色晶石表面正有道道流光闪动,看上去很夺目,可是傲方知道,这美丽的背后却充满了杀机。

        几乎就在傲方发现混浊空间中的蓝色晶石的时候。

        另外一个位面,一颗叫做圣多拉斯的星球上,身穿灰色长袍的男子又坐在柜台边,突然眉头触动了一下,嘴角挂起迷人的弧度。

        “这才多久,他……哈哈哈,越来越有趣了,越来越有趣了,没想到与先天水灵之体结合也能让他感悟到水之本源,天赋真不是一般的好,看来我还是小看他了,按照这样的情况看,过不了多久他就可以去到天界了,不知道绝恋见到他师弟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男子给了自己一个嘴巴,“搞错了,那臭小子还不能算是我徒弟,我的徒弟就只有那一个,一个就够了,这一个徒弟实在是让我太满意了,不能那么快让他们相认,不然就没好戏看了,嗯,还有百来年的时间,再到别的星球逛逛!”

        ……

        傲方还在观察着蓝色晶石,突然感到一双纤柔的手从身后抱住了自己。

        “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

        退出混浊空间,傲方转身将张雅怡揽进怀里。

        “怎么不多睡一会?”傲方亲昵的帮张雅怡捋了一下头发。

        “刚醒,看到你在外面就出来了,刚才在想什么?想的那么入神,连我过来你都不知道!”

        见张雅怡提到刚才自己在思考的事情,傲方正想说,突然发现张雅怡居然也突破了。

        难掩心中的兴奋和喜悦,傲方笑了起来。

        “笑什么?”张雅怡仰头看着傲方,一脸疑惑。

        “你没发现自己有什么不同了吗?”

        “坏死了你!”张雅怡娇羞的白了傲方一眼。

        “你想什么呢?我说的是你的境界!”

        “境界?我达到了洞虚中期!”张雅怡露出难以置信的眼神。

        “这是怎么回事?”面对不明白的问题,张雅怡很自然的将目光投向了傲方。

        “是因为我们昨晚……”

        “昨晚?”

        “双修果然可以提升灵魂境界!”

        “看来我们以后要多点……才行!”

        “坏蛋!”

        ……

        “环球旅行?这个主意不错!”

        “是的!”

        “本来想到修真界去逛逛的,不过修真界好玩的地方还没凡人界的多,所以我们才决定来一趟环球旅游的!”

        “哪你们要怎么去?”

        “坐汽车、坐火车、或者坐飞机,我们要以平凡人的身份去度蜜月!”傲方和张雅怡相视一笑。

        “方哥,要不要我派专机送你们?”奥多问道。

        “不用了,既然决定以普通人的身份去度蜜月,坐专机就失去意义了,这躺旅行,最少需要一年时间,如果有什么事可以直接打我电话,当然,不是太重要的事情最好不要找我!”

        “放心吧,方哥,你和嫂子就安心度蜜月去,有事情我和曹斌会解决的!”王晋中说道。

        “好!”

        修真界,蜿蜒的山脉纵横东西,在这山脉其中的一座山上,有一个很隐密的山洞。

        山洞很阴暗,山洞中温度出奇的高,而让温度变高是一名男子,男子悬浮在一石台之上,正是柳熙卓的儿子——柳云城。

        看他的样子是正在修炼,豆大的汗珠正从他的脸上滑落,一道道白色烟雾从柳云城的身上散发出来。

        突然,原本面相平静的柳云城双眉一拧,跟着,神色变得痛苦了起来,身体开始微微的颤动着。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柳云城脸色越来越难看,整个身体似乎也失去了控制,从半空中回到了石台上。

        一声声低沉的呼吸声从柳云城的口中发出。

        突然,柳云城猛的睁开了眼睛,双手撑在身前的石台上,喘着粗气。

        柳云城的眼神很犀利,充满了杀气,充满了怨念,也充满了不甘。

        自从柳卓熙惨死在傲方手上后,柳云城的日子过的极度的郁闷,更让他郁闷的是,朱倪元和云天子等人自从上次那场大战后,回到千器宗便向千器宗的弟子宣布了一件事情,说是千器宗从此以后再也不得与衍天宗为敌,更不能去招惹他们的弟子,甚至就算是衍天宗的弟子欺负到自己头上来,也不能还手。

        这样的规定让所有千器宗的弟子十分的不解和郁闷,欺负到自己头上来也不能还手?这算什么?

        为什么朱倪元和云天子等人对衍天宗的态度前后会发生这么大的变化?难道就因为傲方杀了那么多九大门派的人,九大门派就应该听命于他吗?

        有同样想法的其实不止千器宗的弟子们,其他门派的弟子同样如此,当然,在那场大战中幸存下来的朱倪元等人并没有将自己在衍天宗服役的事情告诉自己宗门的弟子,毕竟这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柳云城对傲方有着深深的恨意,傲方的出现,先是带来了兵峰商行,兵峰商行的出现,让以炼器为主的千器宗面临法宝没人买的尴尬境地。

        但是,这些事情柳云城还可以不当它是一回事,之所以会对傲方有那么深的仇恨,完全是因为傲方抢了自己这么多年以来唯一一个心爱的女子,而且还杀了自己的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