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巅峰修真狂少 > 第253章 生与死
        心痛,非常的痛,沈雯冰鼓动全部的真元,瞬间将被傲方轰断的双手恢复,跟着祭出飞剑杀到傲方身边,以为可以击中傲方的时候,傲方的身影突然消失在原地。

        在沈雯冰从傲方所处的位置冲过的那一瞬间,傲方再次出现,同时还一脚强而有力的鞭腿狠狠的踢在了沈雯冰身上。

        “啪!”傲方的脚踢的是如此的重,直接将沈雯冰的手臂连同肋骨踢断,发出一声清脆的骨头断裂声。

        沈雯冰发出一声闷哼,飞了出去。

        重重的落在了地上,滚了几圈,沈雯冰手撑着地,艰难的坐了起来。

        “啊!”沈雯冰像个疯子一样的大叫了起来,原本整齐盘在头上的头发也因为在地上滚过而散落了下来,全身上下已经沾满了灰尘,加上她身上的衣服已经出现了破洞,此刻的沈雯冰看上去哪里像是修真界九大门派之一的丹霞门掌门,俨然就是一个乞丐模样。

        “啪!”傲方瞬间出现在沈雯冰身边,一记响亮的巴掌再次将沈雯冰扇倒在地,直打的她眼冒金星,嫩白的脸上顿时出现了一个清晰的粉红色手掌印。

        傲方一巴掌将沈雯冰打的嘴角流血。

        “啊!”沈雯冰顾不得因为傲方的巴掌带来的疼痛,再次抓起飞剑向傲方杀去,大有不死不休的势头。

        傲方冷哼一声。

        “啪!”

        沈雯冰再被傲方扇倒,这次打的是另外一边脸。

        “师傅!”一旁的陈萱莲看着傲方羞辱沈雯冰,心中的感受无法言语,只能默默的呼喊着沈雯冰的名字,希望傲方能够放过她。

        “啊!”沈雯冰不依不饶,再次向傲方杀去。

        “啪啪啪啪啪!”

        傲方的速度太快,沈雯冰根本就反应不过来,当她感觉到傲方出现在自己身边的时候,傲方的掌影再次落在了她的脸上,跟着,两边脸就传来了一阵阵刺痛。

        这次傲方不是一巴掌将沈雯冰扇倒,而是对着她的脸左右不停的掌刮。

        赤裸裸的羞辱,远比杀了沈雯冰来的解恨。

        “啪!”最后一记巴掌,傲方再次将沈雯冰扇飞出去。

        此时沈雯冰的两边脸已经通红,如果不是她的修为高,她的脸早就肿的像猪一样了。

        狠狠的将沈雯冰羞辱了一顿,傲方稍微解恨了一些。

        沈雯冰被傲方打的头昏脑涨,终于认识到了自己和傲方的差距有多么的大,松掉了手中的飞剑。

        沈雯冰知道自己报仇无望了,眼中充满了绝望,眼泪不停的在脸上流淌着。

        “你杀了我吧!”

        出乎意料,沈雯冰对着傲方说道。

        是的,沈雯冰已经绝望了。

        “师傅!”听到沈雯冰的话,陈萱莲惊声尖叫出来。

        此刻的沈雯冰样子看起来很可怜,不过可怜归可怜,傲方并不会因此而同情她或者怜悯她。

        “想死?”傲方冷笑一声。

        “我偏不让你死!”

        “呼!”傲方手对着沈梦冰的尸体一指,一团蓝色火焰瞬间将沈梦冰的尸体包围。

        “梦冰!”沈雯冰痛苦尖叫,她已经没力气再动了。

        “五昧真火!”

        蓝色的火焰让东方慧逸、朱倪元和蓝正新心里皆是一惊,傲方不仅能够发动恐怖的劫雷,居然还能发出纯正的五昧真火,这在修真界又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纵使是已经到达二劫散仙的东方慧逸也无法发出纯正的五昧真火,傲方,一个渡劫前期的人却发出了。

        诡异,太诡异了!

        又想起之前在衍天宗弟子手上看到了那些仙器,晚来的东方慧逸和蓝正新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那些仙器肯定是傲方自己炼制的。

        “送佛送上西,好人做到底,沈雯冰,对你我算是仁至义尽了,你三番五次想要杀我,我都放你一条生路,本来今天一定要杀你的,没想到你妹妹替你死了,也罢,一命抵一命,你想死,我偏要你活下去,至于你妹妹,有那么多弟子陪她,黄泉路上也不算孤独!”

        “吱吱!”五昧真火在沈梦冰的尸体上燃烧,很快,沈梦冰的尸体便化成了一粒粒细不可见的灰尘,随着轻风吹拂,消散在空气中。

        “梦冰!”亲眼目睹了沈梦冰的惨死,沈雯冰泪流满面。

        “杀了我,杀了我,啊……”沈雯冰俨然已经成了个疯婆子。

        包括云天子在内的九大门派的人看着沈雯冰的样子,全部都心寒了,傲方这样的做法,比杀了沈雯冰还要让人难受百倍、千倍。

        傲方脸上依然是那淡淡的冷笑。

        突然,傲方对着沈雯冰猛的打出一拳。

        强大的真元力透过沈雯冰的身体,瞬间冲进了沈雯冰的体内,轰击在了沈雯冰的元婴上。

        “呼!”被傲方的强大真元击中,沈雯冰的元婴瞬间溃散。

        “啊!”沈雯冰抬头对着天空猛的喷出了一大口鲜血,跟着双眼无神,整个人无力的趴倒在了地上。

        “师傅!”见状,陈萱莲急的流下了眼泪。

        所有人都知道沈雯冰为什么会吐血,就在刚才,傲方一拳将沈雯冰的元婴击碎,元婴一碎,沈雯冰一身高绝的修为就象她的元婴一样告废了。

        “师傅!”

        两名衍天宗弟子一放开手,陈萱莲无力的跪倒在了地上,连滚带爬的爬到沈雯冰身边。

        作为沈雯冰的得意弟子,陈萱莲很清楚这次沈雯冰联合九大门派和傲方对抗会有什么样的结局,沈雯冰会落得这样的下场,其实也多少有在预料中,或者说傲方没有杀死沈雯冰,这对沈雯冰来说已经是不幸中的大幸。

        可是一个原本是站在修真界顶峰的人,如今却成了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人,她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这对她只会是折磨,而这,正是傲方不杀沈雯冰的目的。

        因果循环,报应不爽,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这就是沈雯冰的报应。

        “师傅!”陈萱莲低声抽泣着,但是没有人会同情她,更不会有人会同情沈雯冰,因为他们都自身难保。

        沈雯冰已经昏迷了,傲方没有再多理会,转而看向被傲方的手段吓的脸色铁青的云天子他们。

        “我最后再问你们一遍,你们宁愿死,还是到我衍天宗服役?”

        冰冷的杀机已经从傲方身上散发出来,所有人都知道,决定自己生死的时候到了。

        “吕怄子!”

        听到傲方的话,吕怄子一个激灵看向傲方。

        “过来!”

        吕怄子一惊,傲方叫自己过去,他想做什么?

        带着害怕的情绪,迈着略显沉重而又迟疑的步伐,吕怄子战战兢兢的走到傲方面前,听话的像条小狗一样。

        吕怄子敢不听话吗?连他的师傅秦项习都被傲方一剑劈了,傲方想杀自己,还不是像喝白开水那么容易?

        早知道今天会是这样一个结果,九大门派的人就是给他们天大的胆子,他们当初也不敢动衍天宗弟子一根寒毛,如今大局已定,后悔已经无济于事,这个世界从来就不曾存在过‘后悔药’这种东西。

        “你是想死,还是想活?”

        “……”

        吕怄子沉默,他的内心在做着剧烈的挣扎,活,代表自己要到衍天宗为奴为扑一百万年,一百万年啊,是自己修行到现在所花时间的数十倍,痛苦、挣扎、崩溃、抓狂……

        “你有3秒钟时间做决定!”在吕怄子下不了决心的时候,傲方的声音传进了他的耳朵里。

        “3……”

        压力,强大的心里压力彷佛一块巨大的石头,重重的压在了吕怄子的心上,压得他有点喘不过气。

        “2……”

        “呼!”极品仙器飞剑——无双已经出现在了傲方手上。

        冷汗不要命似的从吕怄子的额头流了下来。

        “1……”

        “我愿意……”就在最后一个数字刚念出来的时候,吕怄子开口了。

        傲方放下剑,满意道:“那好,发誓吧,我的信用你不用怀疑,一百万年后自然会还你自由,当然,如果你渡劫飞升,我自然不会拦着你!”傲方可没本事不让人家不飞升。

        一百万年后傲方的势力都不知道发展成怎么样了,还需要靠誓言来束缚住吕怄子他们吗?

        吕怄子又犹豫了起来,这誓言要是发了,那可就没有回头路了,自己就成了傲方的傀儡了,秦项习死了,在不知道傲方要怎么对付自己的情况下,玄虚门实际上已经名存实亡了。

        “快发誓,不然我一剑劈了你!”曹斌祭出飞剑,凶神恶煞道。

        吕怄子身后的东方慧逸等人此刻真想找个洞钻,一个空冥期的小鬼都敢大声向一名渡劫后期的人放话,这个世界全乱了。

        吕怄子心中有着无尽的唏嘘和无奈,终于,吕怄子下定了决心,艰难的竖起了三根手指,用着带着丝丝颤抖的声音说道:“我吕怄子愿意在衍天宗服役一百万年,有违此誓,形神俱灭!”

        短短一句话,吕怄子却千辛万苦才将它说完。

        傲方满意的笑了笑,点头说:“先到一边去!”

        “是!”平时高高在上的玄虚门掌门此刻很听话。

        待得吕怄子退到一边。

        “一个一个来太麻烦了,谁不想死的全部站到我左手边,不要说我不仁慈,同样,我给你们时间考虑!”傲方一副我是大好人的样子。

        就在东方慧逸等人在为傲方的话犯愁的时候,傲方接下来的话直接把他们逼上了热锅。

        “你们有五秒钟的时间,现在开始倒数!”

        “5!”

        九大门派的人皆在心中暗骂傲方,这叫做给自己时间考虑吗?给五秒钟和不给有什么区别?

        “4!”

        傲方可管不了那么多,说话权和主导权现在可都在自己这边,想怎么玩都行。

        “3!”

        东方慧逸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所有人脸上都写满了焦虑。

        一旁的衍天宗弟子则是全都露出了开心的笑脸,自己的宗主将九大门派的人连同那些至高无上的散仙逼的快走投无路了,这样的感觉真是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