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巅峰修真狂少 > 第238章 知道死字怎么写吗?
        阵法一破,刚才被困在阵法中的衍天宗弟子和妖兽们顿感景色一变,跟着便发现自己又回到了符天门中,原本的昏暗被光明取代,原本的黑土地也消失不见,却见地上横七竖八躺着数百具阵道门弟子的尸体。

        衍天宗弟子急忙低头在自己身上看了看,发现自己身上居然一点伤都没有,惊讶之际回想起刚才自己被那群鬼怪缠住时的情景,不由得流下了冷汗,这时众人才恍然大悟,原来刚才那一切都只是幻境,可是却是如此的逼真,那感觉就象真切的发生在自己身上一样,连自己身上的肉被那群丧尸撕下来的疼痛感都是如此的真实,衍天宗的弟子甚至有种感觉,如果刚才自己再被那群丧尸缠住多一会,自己铁定被它们撕成了碎片,而那时候自己肯定已经没命了。

        妖兽们的想法和感觉与衍天宗弟子的想法如出一辙,无论是衍天宗弟子还是妖兽,刚才都经历了一趟极其逼真的地狱之行,那种濒临死亡的感觉就算是对已经回到现实中的他们而言依然会感到心有余悸。

        确实,幻阵本身就是一种特殊的攻击阵法,它并不是像普通攻击一样攻击人的身体,而是攻击人的灵魂,众所周知,灵魂是一个人的根本,一个人的灵魂一旦缺失,那这个人要么将不再完整,要么则是死亡,所谓灵魂攻击就是通过各种方式攻击一个人的灵魂,从而让他们的灵魂受到伤害或者是直接湮灭,像威压其实就是一种特殊的灵魂攻击,施法者利用释放自己强大的气势给对方施加压力,同样能够起到重创别人灵魂的作用。

        “杀!”衍天宗的弟子再次向阵道门和符天门的人杀了过去。

        离的比较近的阵道门和符天门弟子根本就不是衍天宗弟子的对手,很快就有成批成批的阵道门和符天门弟子死在衍天宗弟子的剑下。

        “轰!”一个符天门的弟子放出一道灵符,灵符直接轰击在一名衍天宗弟子身上发生爆炸,爆炸还带出了一团淡淡的烟雾,烟雾过后,衍天宗弟子安然无恙,只是有些头发因为刚才的爆炸产生的火花被烧焦,正散发着一股浓烈的烧焦味。

        “以为用一张破纸就能对付我?”那名衍天宗弟子俯身冲刺来到符天门弟子身前,在符天门弟子惊恐的眼神中一剑将那名刚才攻击自己的符天门弟子的头给削了下来。

        可怜的符天门弟子不知道他们得罪的是一帮什么样的人,这些人在凡人界的时候可是动不动就抄家伙砍人的主,更可怜的是,符天门和阵道门的弟子法术和物理攻击并不是他们的强项,可是那些是他们强项的攻击落在衍天宗弟子身上却一点作用都没有,因为大部分衍天宗弟子身上都穿着灵器护甲,龙卫们的护甲更是仙器等级,这样的条件下,试问符天门和阵道门的弟子又怎能逃脱被屠杀的厄运呢?

        很快,符天门所在的山已经出现了大片大片的嫣红,那正是被符天门和阵道门弟子的鲜血染渲染出来的惊艳色彩。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烈而又刺鼻的血腥味,妖兽本就嗜杀,在血腥味的刺激下,妖兽们更是发了疯般的向残留的符天门和阵道门的弟子发起攻击。

        从傲方和他的大军来到符天门,哀嚎声就一直没有停歇过,一直在山中、符天门的上空回荡着,久久不能平息。

        这是一场屠杀,五分钟后,原本的符天门山门早已不复存在,只剩下一堆堆的乱石堆,还有那一具具尸体见证着曾经的八大门派之一,而那显然已经成为了修真界的历史。

        因果循环,报应不爽,种什么因,得什么样的果,做什么样的孽,必遭什么样的报应,这句话首先在符天门和阵道门的弟子的身上得到了应验。

        终于,整个符天门只剩下了赵淮召和赵建昱两兄弟,一场从一开始就一边倒的屠杀终于拉下了帷幕,仅仅十分钟的时间,上万符天门和阵道门的弟子被屠戮一尽,而衍天宗的弟子和妖兽连一个重伤的都没有,实力上的差距显而易见。

        局势已经完全被傲方掌握,赵淮召和赵建昱两兄弟看到漫山遍野的尸体,他们绝望了,绝望的连逃跑的力气都没有,甚至连想逃跑的念头都没有,事实摆在眼前,不说傲方,不说那密密麻麻的看不清境界的妖兽,单是那近万的衍天宗弟子随便出来几个就可以将自己两兄弟碎尸万段。

        完成了任务,衍天宗弟子将赵淮召两兄弟围了起来,他们在等待着,等待着傲方对他们两兄弟的最后审判。

        傲方和王晋中、曹斌三人从衍天宗弟子让开的道路中走到赵淮召兄弟两身前。

        看到傲方,赵淮召两兄弟很自然的流露出了惊恐的目光,有点畏畏缩缩的不敢正视傲方那充满杀气的眼神。

        “你这个天杀的恶魔,你不得好死!”

        “你们自称是名门正派,可是却做着鸡鸣狗盗的勾当,你们才是真正的伪君子,就算我是恶魔,那也是你们逼出来的,就算我不得好死,你没机会看到了!”说完,傲方对着赵淮召一瞪,一个闪身出现在了赵淮召身旁,一拳猛然轰在赵淮召的脑袋上。

        赵淮召根本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脑袋就被傲方一拳轰了个粉碎,喷出的鲜血溅的赵淮召身后的赵建昱满脸都是。

        自己大哥就在自己面前惨死,身为弟弟的赵建昱被吓的脸色苍白,“大哥!”

        抬头一看,赵建昱发现傲方正一脸冷笑看着自己,心中发毛,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一步。

        傲方慢慢向赵建昱飞了过去,强大的心里压力让赵建昱脑袋一片空白,浑身无力。

        “知道死字怎么写吗?”

        傲方脸上的笑容此刻在赵建昱看来无疑就是死神的召唤。

        “啊!”赵建昱发疯般大叫了一声,双手飞快在身前结出一个个的手印,不消片刻,一个攻击阵法将傲方笼罩住。

        阵法结界中,到处都是紫色的电芒在闪动。

        “不知所谓!”傲方不屑的一声冷笑,一记蕴含庞大真元力的直拳对着阵法结界中的虚空猛然打出。

        一拳打出,阵法结界空间出现了个巨大的拳影,拳影直接将赵建昱布置的阵法结界里的空间撕裂,拳影消失在迷蒙的空间阵法结界中。

        “啊!”拳影消失之际,一声惨叫声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