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巅峰修真狂少 > 第237章 在我面前玩阵法
        傲方带着妖兽大军向符天门山门所在飞了过去。

        符天门掌门赵淮召和自己的弟弟——阵道门掌门赵建昱刚发现傲方和他的妖兽大军的时候就一直处在戒备状态,两人实力不高,都只是空冥后期而已,可是两人在符术和阵法方面的造诣却很高,此刻二人正通过阵法将傲方他们的情况显示出来,就象一面悬空的镜子一样。

        “大哥,怎么办?”赵建昱神色凝重。

        赵淮召同样神色凝重,焦急的在大堂中走来走去,没有说话,一旁的符天门和阵道门的弟子同样一脸慌张,这些人当初可都有参与到屠杀衍天宗弟子的行列,如今傲方带着数万大军卷土重来,光是那气势就将这些人吓的不知所措。

        赵建昱从那镜面中看到正在接近的傲方他们,又看了看正在徘徊赵淮召,急的冷汗直流。

        “大哥,你倒是说话呀?他们就要杀过来了!”

        那张牙舞爪的妖兽大军令人惊颤,赵建昱急忙跑到赵淮召面前,正想说什么,看到赵淮召脸上留下的冷汗,知道赵淮召原来和自己一样都很紧张。

        终于,赵淮召停了下来,不过从那空洞的眼神中却看得出他此刻的情绪。

        “大哥,我们必须赶快向其他门派求救,晚了就来不及了!”

        “已经晚了!”

        此时,傲方领着他的大军已经来到了符天门外。

        铺天盖地的妖兽遮住了射进符天门的阳光,妖兽低沉的吼叫声就象一把把尖锐的铁锥一样狠狠的扎在了符天门内所有人的心坎上。

        已经察觉到了的赵淮召和赵建昱两兄弟带着自己的得意弟子走了出来,面对那些完全感觉不出来境界的妖兽,还有那近万的修真者,以及那个传说中的人物-傲方,他们害怕了,怕的连出来应战的胆量都没有,只能龟缩在符天门里抬头看着天空中,感受着天空中传来的令人窒息的恐怖。

        “符天门内所有的人都要死!”看到赵淮召和赵建昱两兄弟,傲方眼中杀机顿现。

        手对着符天门一指,冷声道出一个‘杀’字,近万衍天宗弟子疯狂向符天门杀了过去。

        “吼!”小麒怒吼一声,数千渡劫前期的妖兽也同时向符天门杀了过去。

        “啊!”

        符天门和阵道门专修符术和阵法,本身的修为本就不是很高,傲方他们来的突然,他们根本连布置法阵的时间都没有。

        双方不仅实力上差距巨大,连手中的飞剑都相差好几个级别,衍天宗弟子手中最差的都是上品灵器,而符天门和阵道门呢,只有赵淮召两兄弟使用的飞剑是上品灵器。

        为了这次复仇,傲方可是下了非常重的本。

        效果显而易见,战斗刚刚开始不到一分钟,符天门内已经遍地尸体,符天门的山门也在妖兽们的肆意攻击下坍塌破碎。

        一声声的惨叫声、一阵阵的哀嚎声,还有一道道妖兽怒吼声在此刻交织成了一曲血的乐章,在符天门的上空奏响。

        “快布阵!”眼见自己的弟子前仆后继的倒地,赵建昱在惊险避过一命衍天宗弟子的飞剑后急忙对着自己的弟子大吼。

        听到赵淮召的话,上千名阵道门的弟子立刻围到了一起,立刻便有另外一批阵道门弟子给他们做掩护,将他们围了起来。

        中间的上千名阵道门弟子手势不停的变幻着,时快时慢,似乎在遵循着一定的规律,一道道的法诀从众人的手指间飞出,最终汇聚在了众人围成的空间内。

        “鬼舞化魂阵!”阵道门众弟子话音一落,以他们为中心,一个半圆形暗黑色结界迅速扩展开来,很快整个符天门山门便被笼罩在了阵法之中。

        众所周知,结界其实就是一种特殊的阵法,也是最基础的阵法,基本上只要达到金丹期的修真者都能布置出来。

        刚才还在符天门内衍天宗弟子还有妖兽们一被阵道门弟子布置的阵法笼罩,立刻便发现周围环境发生了改变,原本还身在明亮的符天门内,转眼间却来到了一个十分阴暗的地方,这个地方怪石林立,整个天空昏沉沉,太阳明明高高挂在天上,可是整个空间却仿佛可以将阳光吞噬一样。

        阵阵阴风吹过,呼呼的响声让人不由得起了鸡皮疙瘩。

        “轰隆!”突然,众衍天宗弟子发现前方的地面有异象出现。

        枯黄干涸的泥土地上,一道道的裂痕出现,似乎有东西正从地下往外钻出来。

        “呜呜!”还没看清地上冒出来的是什么东西,可是阵阵或哀怨、或凄凉的呜鸣声已经传进了众人的耳朵里。

        “轰隆!”所有衍天宗弟子此刻都看到了相同的景象,在他们面前原本是土黄色的泥土地慢慢变成了一片广袤无垠的黑土地,成片的黑土地上有数不清的东西正从地底往外钻。

        终于,那些东西的面貌开始呈现在衍天宗弟子面前。

        是头颅,头上面是杂乱的长发,长发盖住了那些人的脸,在如此阴暗的环境中让人看不到他们的样貌,可是长发下面那双或蓝或红的眼睛却能够震慑人的心魄。

        一眼望去,整个黑土地上都是这样的头颅,就象是地上长出来的一样,每一个头颅的样子都差不多。

        头颅还在往外钻着,很快,他们的上半身也钻了出来。

        “呼!”平地突然吹起一阵大风,大风将盖在那些人脸上的长发吹了起来。

        看清那些人的面目,心智比较差的人差点被吓死,那些人根本就已经不能称之为人。

        只见那些人已经腐烂的脸上,正有一条条乳白色的东西在蠕动,或从嘴里爬出,或从鼻孔和眼睛爬出,而他们的眼睛却连着一条细细的肉丝挂在了脸上,还在左右摇摆着,鼻子不知道是已经腐烂还是被那些蠕动的东西侵蚀了,已经清晰可见幽白的鼻梁骨。

        几乎所有从地上钻出来的人都差不多是这个样子,有的甚至更恐怖,比如说只有半个脑袋的,比如说整个脑壳不见的,比如说被挖去双眼的,再比如说被割掉了舌头、削掉了鼻子的,总之各种奇形怪状的人都有,同时他们的身上穿着的衣服都是破烂不堪,或者说那已经不能称之为衣服,顶多只是一块裹体的布而已,总之是什么样奇形怪状的人都有。

        惊悚、恐怖、恶心、反胃……任何人见到一个这样的人都会不由自主的升起各种负面情绪和感觉,更何况是数万、数十万这样的人出现在你面前?

        “呜呜!”配上那些人口中传来的呜咽声,那些心智比较弱的衍天宗弟子已经开始往后退了。

        地狱,这里无疑就是地狱的代名词,除了在地狱,根本就不可能会有这样的人出现?

        这是厉鬼?还是冤魂?是恶魔,还是勾魂使者?

        “轰隆!”终于,无法计数的恐怖生灵从黑土地上爬了出来,他们的身体有的已经完全腐烂,只剩下一副白骨,这样的场面看起来是那样的触目惊心。

        在衍天宗弟子的注视下,恶灵们开始向他们走了过来,一步一步。

        衍天宗的弟子下意识的向他们发动了攻击,可是那攻击却直接透过了他们的身体。

        衍天宗弟子惊诧之际,犹如丧尸般的死人已经来到他们身边,一下子将所有衍天宗弟子围了起来,并且扑到了衍天宗弟子身上,挥动着只剩下几根白骨的手在衍天宗弟子的身上抓着。

        近距离看到丧尸们恶心到极致的嘴脸,衍天宗的弟子心力交瘁,发出一声声惊恐的尖叫,因为他们感到丧尸们正在他们身上撕咬着,丧尸实在是太多了,多的他们避无可避,更令人恐惧的是,衍天宗的弟子们发现无论自己如何挣扎,似乎永远都摆脱不了丧尸的纠缠。

        感受着自己身上的肉一块块被丧尸们撕下来,经历着撕心裂肺的疼痛,衍天宗的所有弟子都发出了痛苦的咆哮、呐喊、哀嚎。

        当然,陷入阵法中的不仅仅是衍天宗的弟子,还有那数百只渡劫前期的妖兽,它们此刻也和衍天宗的弟子一样被幻阵所迷惑,它们看到的不是丧尸,而是来自地狱的妖兽,那些妖兽比它们还要厉害,还要嗜血。

        “幻阵?灵魂攻击,不愧是阵道门,果然有两下子!”

        高空中,傲方看了看阵法中呆若木鸡的衍天宗一众弟子还有妖兽,不由得感叹。

        能够以千人之利布置出迷惑近万修真者外加数百渡劫前期妖兽的阵法,阵道门确实值得钦佩。

        可惜,钦佩归钦佩,不过人家傲方并不是来欣赏风景的,只听傲方冷声道:“在我面前阵法?可笑,在绝对力量面前是没有用的!”。

        傲方本身就是个阵法大师,只不过他平时根本就用不到阵法而已。

        虽然阵道门的人布置出来的幻阵很具迷惑性,可是那是相对一般人来说的,对于傲方来说,这个阵法太简单了,简单的就象小孩子在玩过家家一样。

        傲方一眼就看出了阵基所在,祭出飞剑,对着阵基猛的挥出一剑。

        “嗤!”一道强劲无匹的剑气刺穿阵法结界,轰击在阵基上。

        阵基,一个阵法的核心,阵基被破,阵法结界自然消失无踪,连同围坐在阵基中央的阵道门弟子尽皆被傲方剑气上强大的真元力轰的支离破碎,其他人更是被剑气产生的爆炸气流震飞了出去。

        区区几个连空冥期都没到阵道门弟子又如何是渡劫前期的傲方的对手呢,更何况傲方使用的还是极品仙器‘无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