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巅峰修真狂少 > 第206章 衍天宗
        由于张雅怡在丹霞门,所以傲方也发了一张请帖给沈雯冰,请帖上还特意注明了‘沈佩云’这个名字。

        “简直是不知所谓!”沈雯冰看完,直接放出一团三昧真火将请帖烧成了灰烬。

        “看来那个人对佩云还补死心,绝对不能让他有机可趁!”当即,沈雯冰决定不去参加衍天宗的开宗大典。

        练武场内,原本美目紧闭的张雅怡缓缓的张开了眼睛,样子看起来很忧郁。

        “方哥怎么这么久还没来找我啊?”

        距离上次见到傲方已经将近一年,这一年来张雅怡日思夜想着某一天傲方会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但是事与愿违,每等来的却是杳无音讯。

        “师妹!”

        “师姐,你怎么来了?”

        “你猜!”

        张雅怡心情不好,全部都写在脸上,谁有心情去跟你玩猜谜游戏?说道:“我猜不出来!”

        见状,陈萱莲深感同情的露出了苦笑,说:“我要下山办事,想问你有没有没空一起去,既然你没空,那算了,我找岑灵一起去好了!”

        听到要下山,张雅怡猛的一下就精神了起来,急忙拉住已经转身的陈萱莲。

        “师姐!”

        陈萱莲露出了早知道你会拉住我的笑容,这半年多来沈雯冰根本就没有让陈萱莲下山办事,张雅怡就算想见傲方也没有借口,她又不敢主动向沈雯冰提出要下山的请求。

        现在既然有这样的机会,张雅怡心头的乌云一下子烟消云散。

        “师傅上次都同意你跟我出去了,这次应该也不会反对才对,走,跟师傅说一声然后我们就出发!”

        “好啊!”一想到不用多久就可以见到傲方,张雅怡不自觉的加快了步伐。

        就在两人快要走到花园大门的时候,沈雯冰从门外走了进来。

        “师傅!”

        “你们这是要去哪儿?”

        “弟子正想去向师傅请示让师妹和我一同下山的事情!”

        “小莲,你自己去就好了,佩云留下来继续修练!”

        “师傅,为什么?”沈雯冰的话犹如在张雅怡头上泼了一盆冷水。

        “对啊师傅,师妹她已经很久没出过山门了,是该让她出去透透气了!”陈萱莲忙帮着张雅怡说情。

        “不行!”

        “为什么?”

        “你很想出去吗?”

        沈雯冰这话一出,张雅怡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回答,说想出去嘛,又不知道拿什么理由说,拿刚才陈萱莲说的那个理由就很牵强,说不出去嘛,那根本就不用说了。

        张雅怡情绪低落的摇了摇头,看得一旁的陈萱莲心里很不是滋味。

        “不是就好,好好呆在山门修练,可以下山的时候师傅自然会让你下山的!”

        “是!”张雅怡很是无奈。

        沈雯冰离开了花园,张雅怡和陈萱莲来到石桌边坐下。

        张雅怡的情绪再次跌到了谷底,原本以为可以出去而兴高采烈的她,现在变得无精打采起来。

        “师傅也真是的,上次明明就答应了,这次好好的为什么就不同意呢?”陈萱莲很替张雅怡抱不平。

        张雅怡没有说话,只是低着头看着灰白色的石桌发呆。

        见状,陈萱莲也不知道如何安慰,沈雯冰不肯让张雅怡外出,陈萱莲也没有任何办法,更不敢瞒着沈雯冰私自带着张雅怡溜出去。

        沉默片刻,陈萱莲拍了拍张雅怡的肩膀,柔声道:“师妹,你放心吧,我下山后去黔阳城帮你找他,问问他为什么这么久都不来看你,你就不要这样了!”

        张雅怡仿佛失去了动力,缓缓的抬头看向陈萱莲,说道:“师姐,你见到他,帮我跟他说,我很想他!”虽然张雅怡和傲方分别还不到一年,可是对于刚刚恢复记忆的张雅怡来说却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我会替你转达的,那我先走了,你等我消息!”

        “谢谢你师姐!”

        陈萱莲拍了拍张雅怡的手背,离开了花园。

        抬头看着天空中飘动的白云,张雅怡的思绪飘向了远在黔阳城的傲方。

        今天是衍天宗开宗大典的日子,傲方已经提前带着傲府的一众下人和供奉搬进了山门里。

        换了个环境,而且还是比傲府还要好上好多倍的环境,所有人的心情都很愉悦,住在这样的人间仙境什么烦恼通通都可以忘掉。

        衍天宗内张灯结彩,不时能够见到一个个大红灯笼高高挂起,因为庄园刚刚兴建好,加上傲方设计的庄园优雅别致,得天独厚,除了用灯笼增添点喜庆气氛外就没其他装饰了。

        衍天宗开业大典的消息率先在黔阳城散播开来,闻讯早已赶来的黔阳城民众已经在晨銮山聚集多时,因为傲方要先宴请自己请来的客人,所以这些普通的民众被暂时搁置在了院外。

        不过傲方当然不会置这些人于不顾,他早已让逸安安排了一些糕点和美酒给前来祝贺的人吃,同时由于今天是衍天宗开宗大典的重要日子,兵峰今天没有营业,傲方将所有供奉调了过来,让他们在院里院外负责维持秩序,以免有人在这个时候滋事捣乱。

        “傲方大人好厉害,连巡逻兵统领都不当,自己还成立了宗门!”

        “是啊,这个宗门好大,比八大门派的要大好多,我刚才绕着这里跑了一圈,足足花了我半个多小时,我的速度有多快你们也知道吧?”

        “里面的建筑你们刚才都看到了吧?太美了,我从来没见过这么美的景致!”

        “我听里面的下人说,这个山门都是傲方大人亲自设计的,傲方大人太了不起了,什么都会!”

        “不知道傲方大人收不收徒弟?我好想拜傲方大人为师啊!”

        “你少在那里做梦了,什么时候轮得到你?你回头看看!”

        说话的几个人现在正站在离衍天宗大门比较近的地方,众人回头一看,发现整个晨銮山上都是密密麻麻的人群,连山脚下都站满了人,而且还不断有人从远处赶过来,晨銮山本来很大,一下来了这么多人反而显得有点小了。

        虽然这些人有的是出于好奇过来的,有的是希望自己能够成为衍天宗弟子过来的,有的实力强一些,有的只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修真者,可是所有人都很循规蹈矩,没有人敢在这个时候在晨銮山上惹事,因为四周都有衍天宗的高手在来回巡视着,那些人无不是元婴后期以上的,和那些人比起来,这些普通的修真界民众根本就象是小孩子。

        “看到了吧!”

        “看到什么?”

        “说你傻你还真笨,这里的人包括我在内,绝大部分的人都想拜傲方大人为师,就是不知道傲方大人收不收而已!”

        “我倒是没敢奢望能够成为傲方大人的弟子,你们看看那些兵峰的供奉,他们现在都成了衍天宗的弟子了,我要是能拜他们其中一个为师,那我就满足了!”

        四周的人同意的点了点头,像这些没有什么实力又没有什么背景的人,能够有一个实力高强的师傅当靠山,那在修真界中的地位可就大大的不同了。

        “傲方大人不是有两个徒弟吗?”

        “是啊,一个是城主大人的千金,另外一个叫杜鸿易,听说才是个12岁的小孩子,可是你们知道吗?他已经是金丹期了,天啊,12岁的金丹期,这个世界怎么这么不公平啊?”

        “是不是真的?”有的人半信半疑。

        “你不信?啊,你看,那个人就是傲方大人的大弟子!”说话的人指了指天空。

        顺着说话的人手所指的方向看去,只见一个眉清目秀的白袍少年,样子看起来只有十几岁,架着飞剑从天空中缓缓飞进了衍天宗里。

        杜鸿易平时很少出现在众人面前,就算偶尔出现也没有人认识他。

        看到果然是个十几岁的金丹期小朋友,众人都露出了难以置信却又崇拜和向往的眼神。

        难以置信是因为12岁达到金丹期的在修真界绝对是个异类,崇拜自然就是造成这个异类的傲方,向往自然也是对成为衍天宗弟子的向往。

        衍天宗外人山人海,宗内倒是平静很多,几张大桌子围成的酒席早已在院子中准备好,说是酒席,还真的是酒席,今天受到傲方邀请的这些人在修真界中无不是翘楚,他们早已没了对食物的需求,不过酒水这东西在修真界中却是人尽皆喜。

        傲方正静静的等候那些人的到来,小麒无聊的睡在傲方坐的椅子旁边,依然还是一副懒洋洋的样子。

        “师傅,外面来了好多人,整座山差点被站满了!”杜鸿易难掩心中的骄傲和自豪。

        “既然我们要成立宗门,自然是人越多越好,那样衍天宗的实力才增长的快!”

        “师傅你又不收徒,那些人我们要怎么安排啊?”

        “有仲昱他们在,让他们收就可以了,师傅我乐得清闲!”

        “哈哈,傲方老弟,你果然是乐得清闲!”顾长亭人还没出现,声音已经响起。

        傲方站了起来,抬头一看,顾长亭和血神宫宫主伍成阳以及一众血神宫的长老缓缓降落到了院子中。

        “顾大哥!”

        “傲方老弟,老哥我是越来越佩服你了,我才是长老,你已经成为宗门之主了,而且还是自己建立的宗门,老哥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傲方宗主,恭喜!”伍成阳和其他血神宫长老纷纷向傲方道喜,对傲方的称谓也已经改变。

        “谢谢伍宫主赏脸前来,等一下一定要多喝两杯,呵呵!”

        “一定一定,一点薄礼!”伍成阳献上贺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