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巅峰修真狂少 > 第146章 还会再见到吗
        另一边,顾长亭带着傲方飞出了宝定城,找了个隐秘的地方布置了结界就开始替傲方疗伤了。

        “幸好没有伤及灵魂!”顾长亭看着傲方胸口的伤,还有那只剩下半截的左手,一番查探后庆幸道。

        无论是修真者或修魔者,达到元婴期后,肉体对于他们来说已经不是非常的重要了,就算是在和敌人的战斗中整个肉体都被毁灭,可是只要他们灵魂不灭,那他们就可以铸体重生。

        “傲方兄弟怎么会和丹霞门的人打起来呢?”顾长亭回想一下自己赶到现场的时候傲方已经和沈雯冰开打了,可是之前发生的事他却不知道。

        甩掉杂念,顾长亭开始替傲方疗伤了。

        ……

        “师兄,是什么人将你伤成这样?”

        城主府内,柳熙卓在师弟杨天海和李洪涛的全力治疗下身上的伤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被傲方的空间裂痕撕碎的身体也已经恢复了大半,脸色依然苍白,没有半点血色。

        听到杨天海的话,柳熙卓慢慢睁开了眼睛,“那个人我并不认识,不过他和血神宫的顾长亭关系似乎很好!”

        “那个人实力很强?”李洪涛有点难以置信的看着柳熙卓,众师兄弟中,柳熙卓的实力绝对是数一数二,那个人的实力居然高强到可以将自己的师兄伤成这样。

        想到傲方,柳熙卓无奈的摇了摇头,缓缓说道:“那个人本身境界并不是很高,只有洞虚期的实力!”

        “洞虚期?”杨天海和李洪涛惊讶的瞪大了眼睛。

        “可是他的攻击力却相当的恐怖!”柳熙卓想到了傲方最后发出的那一击,对那道将自己重创的空间裂痕依然心有余悸。

        “而且,他有仙器!”

        “仙器?”两人再次瞪大了眼睛,洞虚期的人将自己师兄重创已经够匪夷所思了,没想到那个人居然还有仙器。

        柳熙卓确定的点了点头。

        “不可能,修真界除了师傅和掌门师兄有仙器外,根本不可能有第三把仙器!”杨天海不相信的说道。

        “这是我亲眼所见,我绝对没有看错!”柳熙卓脑中还有傲方手中那把中品仙器的样子,至于‘无双’,柳熙卓则根本没有发现。

        ……

        今日是鉴宝大会开始的日子,宝定城热闹非凡,满大街都是商贩子和流动的人群。

        鉴宝大会为期三天,每天都有不同的东西被拿出来拍卖,这些东西大部分都是千器宗和绝丹宗提供,也有一些是其他修真者或修魔者提供,比如说飞剑、灵丹、珍贵的天材地宝,只要你拿的出来就有人买。

        自从两天前那件事后,张雅怡的情绪一直都很低落,眨眼功夫鉴宝大会已经开始两天了,可是沈佩云却提不起兴趣去参加,每天都呆在房间里,连陈萱莲叫她一起到街上去逛逛她都没有去,陈萱莲就是知道张雅怡心情不好所以才想约她出去散散心,可是不管自己如何劝说,沈佩云依然是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

        这几天傲方的脸一直浮现在她的脑海中,不管是睡觉还是醒来。

        “不知道他的伤好了没有?”心中还记挂着傲方的伤势,当时看到傲方受伤,张雅怡的心都要碎了,那是自己的心里自然发出的一种感受。

        单手托腮,看着房间的墙壁发呆,想到了傲方为了自己和沈雯冰他们大打出手,想到傲方当着满大街的人的面抱住自己,想到傲方毫不掩饰自己情感,深情款款的望着自己,想到了……

        一个陌生的男人带给自己太多的感觉,张雅怡心中是百感交集,有疑问,有感动,有甜蜜。

        “他到底是什么人呢?”

        “他的眼神好温柔哦!”

        “他为什么说我是他女朋友呢?”

        “他口中的雅怡真的是我吗?”

        “为什么那张相片上的女孩和我长的这么像?”

        “为什么他和我梦中见到的那个男子那么像?”

        “为什么我对他有种很熟悉的感觉?”

        张雅怡的脑子里想的全是和傲方有关的事情,这个时候陈萱莲走了进来,看到张雅怡还坐在那里发呆。

        陈萱莲无奈的摇了摇头,自己这个师妹不知道中了什么邪,两天前在大街上遇到傲方后整个人就变得奇奇怪怪的。

        “师妹,你还在想他?”陈萱莲走到她身边坐下。

        “师姐,你真的不记得当初你们救我的时候看到的那个男子长什么样子吗?”

        “是啊,我不是和你说过了吗?当时那个人脸上满是鲜血,根本看不清他长什么模样!”

        “那你说那天在街上碰到的那个人会不会就是他?”

        陈萱莲苦笑,这个问题张雅怡这两天已经问了几遍,张雅怡一直说她对那个救过自己的前辈有种很亲切、很熟悉的感觉,可是又不确定。

        “师妹,你那天到底怎么啦?你居然为了他攻击我们!”陈萱莲想起张雅怡为了傲方居然用飞剑逼自己放开了她。

        “对不起师姐,我也不知道我当时到底怎么了,我看到他受伤的时候我整个人就像没有办法控制自己一样想跑飞到他身边去,我不是有意的!”

        “哎!”陈萱莲叹了叹气,“好了,不要多想了,你再想下去真的会走火入魔,跟我去外面走走吧,难得出来一趟,正好又是鉴宝大会,你整天呆在房间里会闷出病来的,明天就是鉴宝大会最后一天了,我看回去之后师傅不会再那么轻易让你出来了!”

        听到陈萱莲的话张雅怡错愕,这才想起自己那天在大街上和傲方的亲密行为被很多人当成了笑话,沈雯冰还因为这件事不高兴呢。

        想到以后真的没有什么机会出来,张雅怡显得很失落,不能出来意味着不能回凡人界,不能出来意味着不能见到傲方,不能回凡人界或不能见到傲方意味不能恢复记忆,不能恢复记忆就不知道自己的亲人是谁。

        看着一脸落寞的张雅怡,陈萱莲很想帮她,可是又帮不了,说道:“出去走走吧,说不定那个前辈已经回来了也不一定哦!”

        为了让张雅怡能够打起精神,陈萱莲也只好拿傲方来说事了。

        果然听到傲方的事情张雅怡就精神了起来,“真的?”

        笑了笑,陈萱莲说道:“那位前辈会来宝定城肯定也是为了参加鉴宝大会来的,今天是鉴宝大会的最后一天,如果他的伤好了应该会来的!”陈萱莲分析道。

        “走吧,师姐!”张雅怡也觉得陈萱莲分析的有道理,脸上露出甜美的笑容,站了起来,率先向门外走去。

        陈萱莲见张雅怡终于打起了精神,暗笑那个前辈还挺有影响力的,和张雅怡前往鉴宝大会,她还会再见到傲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