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巅峰修真狂少 > 第139章 众里寻她千百度
        鉴宝大会明天就要开始,沈雯冰带着陈萱莲、岑灵和沈佩云提前一天来到宝定城,刚走进客栈大门就听到有人在呼喊沈佩云的名字。

        “佩云小姐,你们也来参加鉴宝大会啊?”说话的人走上前来,正是千器宗的柳云城。

        沈佩云在众人当中是辈分最小的,柳云城和她说话她哪敢回答,只是默默的站在沈雯冰身边。

        “佩云,你怎么认识千器宗的人?”沈雯冰问道。

        “回师傅,柳道兄是我和师妹去洪荒的时候认识的!”陈萱莲知道沈佩云对柳云城没什么好印象,出来替沈佩云解围。

        “晚辈千器宗柳云城见过沈掌门!”

        “你是千器宗何人门下?”

        “晚辈的师傅是柳熙卓,他还是家父!”

        “原来你是柳道兄的儿子!”沈雯冰本来是不想理柳云城的,现在知道他是柳熙卓的儿子,柳熙卓又是千器宗的长老,沈雯冰还是要给柳熙卓一点面子的。

        “我爹经常在我面前提起沈掌门,说沈掌门教出来的徒弟一个塞一个的棒,还说让我们多向沈掌门学习,晚辈久仰沈掌门大名,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柳云城确实是个很会阿谀奉承的人,这一番话立刻让沈雯冰对他的印象又好了许多,脸上也露出了笑容,说道:“柳道兄真是谬赞,不知道柳道兄可有前来?”

        “家父正在楼上房间休息,稍后我会告诉他沈掌门已经来到宝定城!”

        “如此甚好!”

        沈雯冰转身看向陈萱莲,说道:“小莲,你去把房间安排一下!”

        “是,师傅!”

        陈萱莲领命找客栈老板去了,沈雯冰带着沈佩云和岑灵在店小二的带领下来到一张空着的桌子。

        沈雯冰进来后柳云城就出现了,还来不及查看客栈里的环境,此时一坐下才开始打量起四周。

        “是血神宫的人!”沈雯冰发现在客栈的大厅角落的一张桌子坐着一个样貌古怪的人,那个人一头的黑发,沈雯冰立刻认出了是血神宫的人。

        “煞魂门、阴风殿、天魔宫的人也来了!”沈雯冰还发现了天魔域其他四大势力的人,就差碧霄宫的人没见到了。

        “天魔域的人今年又来参加鉴宝大会!”沈雯冰脸色不悦。

        千器宗、绝丹宗和五大城一样都是中立的一方,对于八大门派和天魔域之间的纠葛他们并不太愿意插手,不过两大宗门暗地里还是更偏向于八大门派这边。

        由两大宗门和五大城共同举办的鉴宝大会并没有限制只有八大门派的人才能参加,或者是只有天魔域的人才能参加,鉴宝大会就像是个大集会一样,所有的人都可以参加,不管是修真的、修魔的、八大门派的、天魔域的、或是散修都可以到鉴宝大会来凑热闹,反正是两百年才有一次的大集会嘛,谁都想借着鉴宝大会赚一笔。

        “师傅,房间已经订好了!”陈萱莲订了房间后来到沈雯冰身边。

        “你们先把行李拿到房里去!”

        “是!”

        客栈很大,总共有三层,陈萱莲和沈佩云、岑灵走上二楼。

        就在沈佩云她们刚走上楼梯的时候,傲方一行人也来到了客栈。

        “客官,你们是住店还是吃东西?”见到又有生意上门了,店小二屁颠屁颠的跑到傲方面前。

        “先吃东西后住店!”傲方说道。

        “请随我来!”说着店小二带着傲方向一张空桌走去。

        “是他?”柳云城大老远的就认出了傲方就是那个自己刚从玄金山的矿洞出来的时候碰到的那个人。

        “傲方兄弟!”

        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傲方向四周看了看。

        “顾大哥!”傲方看到了坐在靠窗边桌子的顾长亭,顾长亭那一头暗红色的头发实在是太惹人注目了。

        “你们去订房间,让小姐回房间休息!”傲方交代自己两个手下。

        “是!”

        “小姐,我朋友在哪儿,我就不陪你了!”

        说完傲方就欲朝顾长亭走去,谁知道慕容雪拉住了他,“傲方大哥,我又不累,你让我回房间做什么?我也想认识你朋友!”

        没等傲方回答,慕容雪直接向顾长亭走了过去。

        傲方苦笑一声,跟了上去。

        “原来是天魔域的人!”柳云城盯着傲方看。

        见柳云城眼睛一直盯着一个地方看,沈雯冰转身一看,发现柳云城看的正是血神宫的人,此刻正有几个刚进来的人去到了血神宫的人身边,应该也是血神宫的人。

        “柳贤侄,你认识他们?”沈雯冰问道。

        “晚辈和那个穿白衣服的人有过一面之缘,算不上认识。”

        ……

        “傲方兄弟,近来可好?”顾长亭直接和傲方来了个拥抱,“这几位是?”

        “他们两个是我的手下,这位小姐是黔阳城城主的女儿!”

        “你好,我叫慕容雪!”慕容雪一点都不怕生,见是傲方的朋友,自我介绍道。

        顾长亭‘呵呵’一笑,“顾长亭!”

        顾长亭说完转而看向傲方,调侃道:“傲方兄弟,你怎么和黔阳城城主的女儿勾搭在一起了?真是士别三日刮目相看啊!”

        “顾大哥你误会了!”傲方急忙解释道,“我现在是黔阳城巡逻兵大队长,这次是陪小姐他过来参加鉴宝大会的!”

        “哈哈,这才几个月不见你就当上黔阳城巡逻兵大队长了,老哥我想不佩服你都不行,来来来,我们干一杯!”顾长亭替傲方倒了一杯酒,两人一饮而尽,直接将慕容雪晾在了一边。

        “我也喝!”慕容雪自己给自己倒了杯酒一口喝了下去。

        顾长亭和傲方都好笑的看着慕容雪。

        “顾大哥,你也是来参加鉴宝大会的吧?”

        “嗯,看看能不能淘到几件宝贝!”

        “肯定能!”傲方笑道。

        “哦?你怎么知道?”顾长亭看着傲方。

        “直觉!”

        就在傲方和顾长亭聊得正欢的时候,沈佩云她们从楼上下来了。

        “师傅,行李已经放好了,我们能不能出去逛逛?”陈萱莲三人一脸期待的看着沈雯冰。

        “去吧,记住不要闹事!”

        “是,谢谢师傅!”听到沈雯冰答应自己的请求,三女高兴的向外走去。

        “师姐,我们刚才来的时候我看到……”

        而就在陈萱莲三人高高兴兴的走出客栈的时候,原本正和顾长亭喝的正起劲的傲方突然听到了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声音,猛的转身一看,只看到一个倩影走出了出去。

        “雅怡!”回过神,傲方立刻想起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声音和张雅怡的声音是如此的像,傲方转身冲出了客栈,只留下目瞪口呆的顾长亭和慕容雪。

        “沈掌门,宝定城晚辈很熟,就由我给您的三位高徒带路吧!”柳云城见陈萱莲她们走出去,说道。

        “也好,那就有劳柳贤侄了!”

        “是,晚辈告退!”柳云城说完便急匆匆的追了上去。

        话分两头,傲方追出客栈,由于街上的人太多,加上刚才根本就没有看清楚说话的女子的样貌,傲方无法用神识查探女子的位置,于是傲方便开始在大街上找了起来。

        “师姐,你看,这条项链好漂亮!”三女顺着整条大街逛着,来到了一个专门卖首饰的小摊子。

        “是啊!”陈萱莲拿起沈佩云选的项链在自己身上比画了起来。

        “这条也不错!”沈佩云拿了另外一条递给陈萱莲。

        女人都喜欢打扮,不管是普通人还是像陈萱莲她们这样的修真者都想将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虽然岁月根本无法在她们身上留下任何的痕迹,可是像首饰这样外在的东西对她们来说还是具有很强的吸引力的。

        “佩云小姐喜欢这条项链吗?”

        众人听到有人在叫佩云的名字,转身一看,赫然是柳云城。

        “柳道兄,怎么这么巧啊?”陈萱莲说道。

        “在下对宝定城比较熟,沈掌门让我来给三位带路!”柳云城将自己主动要来给陈萱莲她们带路说成是沈雯冰让自己来的,这样陈萱莲她们就没有办法拒绝他的同行了。

        果然,听到柳云城的话,三女立刻感到不自在起来,自己正逛的好好的,突然多了一个不相干的人在身边碍事。

        柳云城特意出来陪三女逛街,陈萱莲和岑灵当然知道他的目的就是想要接近沈佩云,沈佩云又不想和柳云城接触,所以三女无奈,只好将柳云城当做透明,自顾自的逛了起来。

        柳云城当然不会这么容易就被打发,沈佩云不理自己,他就主动和沈佩云搭讪,弄得陈萱莲不住替沈佩云解围。

        当然,三女原本逛街的兴致也因为柳云城的出现降低了许多。

        这时,刚才随着沈佩云她们身后走出客栈的傲方也来到了沈佩云她们所在的大街上。

        “师姐,我们还是回去吧!”

        傲方正在四处看着,寻找着刚才说话的女子的身影,女子的声音再次传进自己的耳朵,定睛往前方看去,一看之下,傲方的脑袋就象发生了爆炸一样一片空白,跟着脑袋中又像在打雷一样轰鸣了起来,这一刻,傲方屏住了呼吸,他看到了她,或许她不是她,可是她又和她如此的相似,无论是神情、举止都如出一辙。

        大街上川流不息的人群此刻在傲方眼中仿佛静止了一样,傲方的眼中只有前方那个一身白色霞衣的女子。

        女子有着一头飘逸如青丝的乌黑长发,样貌更是有如出水芙蓉,又像是九天仙女下凡,是那样的高贵,那样的典雅。

        傲方慢慢向女子走了过去,多少年了?

        原以为再也没有机会见面的人如今活生生的出现在了自己面前,傲方很清晰的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是那样的强烈。

        傲方不敢眨眼,他怕一眨眼她就会再次从自己眼前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