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巅峰修真狂少 > 第109章 争风吃醋
        傲方还在思考之际,又是一声沉闷的雷鸣声响起,跟着,一道比第二道闪电还要大上3倍的闪电劈到了王晋中和曹斌头上。

        王晋中和曹斌有仙器在手,经过一番较量终于将第三道天雷抵消,两人开始喘着粗气,脸色苍白,刚才为了抵抗天雷,两人体内的能量已经消耗的差不多了。

        “第三道天雷的威力居然是第一道的六倍多!”傲方再次惊讶于天雷的威力。

        “难道是因为是两个人同时达到金丹期,两个人的天劫合并所以天劫威力才这么大?”傲方想到了一个可能性,“如果这样的话,最后一道天雷的威力最少是第一道天雷的8倍!”

        傲方想的没错,如果是一个金丹期的修真者渡四九天劫的话,第二道天劫的威力是第一道的2倍,第三道天劫的威力是第一道的3倍,第四道则是第一道的4倍,王晋中和曹斌两个人的四九天劫刚好在一起,所以他们经历的天劫威力还要再翻上一倍。

        “不好,最后一道天劫他们抵挡不住!”第四道天劫还没落下,傲方飞到了王晋中他们上方。

        “第四道天劫你们抵挡不住,让我来!”

        话音刚落,第四道天劫已经轰了下来。

        “轰!”劫雷狠狠的轰击在了傲方身上。

        “啪啪啪!”傲方被劫雷击中,身上发出了噼里啪啦的声响,上身的衣服更是在劫雷的轰击下被轰成了碎片。

        “这就是劫雷吗?连我的肉体防御都破不了!”傲方张狂的大笑了起来。

        傲方没有经历过天劫的洗礼,本想趁着这个机会借天雷将自己的身体猝炼一番,没想到四九天劫连自己的肉体防御都破不了,真是有够郁闷的。

        四道天劫过后,天空中的乌云慢慢散去,王晋中和曹斌的四九天劫就这样过去了。

        王晋中和曹斌身上发出了乳白色的光芒,一道道的天地灵气正被吸进二人的体内,二人体内的能量经过天劫的洗礼也几乎完全转换成了真元力,连刚才因为天劫所受的伤也在天地灵气的修复下痊愈了。

        看着王晋中和曹斌的状况,傲方笑了,“这洪荒的天地灵气还真够浓厚的,要是在凡人界的话,估计要两天才能完成内力到真元力的蜕变吧?”

        两人站了起来,感受着身体的蜕变,不同于以前的蜕变,达到金丹期的蜕变是一种质的蜕变,达到金丹期也就意味着二人已经成为了名副其实的修真者。

        “太好了,你们总算达到金丹期了!”

        “方哥,谢谢你!”两人都感激的看着傲方。

        “自己兄弟,有什么好谢的?走,我们回去吧!”傲方脸上洋溢着笑意,似乎有什么开心的事情。

        “回去?这么快?我们才来没几天!”曹斌说道。

        “对啊方哥,内丹才这么少,够吗?”王晋中也说道。

        “够了,这些就够了,很快就会有数之不尽的内丹了,呵呵!”傲方开心的笑了起来,这让王晋中和曹斌二人更加的不解,都要回去了,数之不尽的内丹又从何而来呢?

        “走吧!”傲方带头飞上了高空,王晋中和曹斌紧跟着也飞了上去,回到哥伦比亚天龙会总部后,傲方开始闭关炼制灵丹,这次要炼制的是启灵丹、蕴神丹还有荇金丹。

        “师姐!”

        吃过荇金丹,渡过四九天劫,沈佩云从沈雯冰那里出来,经过练武场的时候看到几个同门正围坐在一起,似乎在讨论着什么,于是走了过去。

        刚走过去,沈佩云发现那些同门根本不正眼看自己,有看自己的还给了自己一个白眼。

        沈佩云心中顿感委屈,自从拜入沈雯冰门下,除了陈萱莲和岑灵外,其他同门好像对自己意见很大,沈佩云在丹霞门中的辈分是最小的,她想要主动和那些师姐亲近,可是那些师姐根本就不给她机会,沈佩云搞不懂了,自己并没有得罪她们呀,为什么她们要排斥自己呢?

        无奈,沈佩云只好默默的走开了。

        沈佩云刚走,众人继续聊了起来。

        “师傅也太偏心了,刚收她做徒弟就替她洗髓乏经,还拿蕴神丹给她巩固境界,我当年刚进师门的时候师傅何曾对我这么好过?”一女子说道。

        “我们这里所有人都和你一样,师傅就对她一个人好而已!”另外一女子说道。

        “何止啊,我听大师姐说,师傅还赐了颗荇金丹给她,还有一把中品灵器呢!”

        “难怪我刚才感觉到她已经达到金丹前期呢,我还以为是我的错觉!”

        “哇,我入门这么长时间,两百年前才得到这把上品法器而已,师傅更是连一颗灵丹也没有赐给过我,更不要说荇金丹了!”

        “大师姐说师傅是将沈佩云当成她的接班人在培养,说不定她将来还会成为丹霞门的掌门呢!”

        “不是吧?”

        “是啊,她现在已经达到金丹期了,你想想,她才入门多久就已经达到金丹期了,我们又修练了多久!”

        众人纷纷点头表示同意,心里都感到很不爽,因为沈雯冰对她们太不公平了。

        “大师姐也真是的,这样她都能忍得了?”

        “对啊,原本我以为掌门之位应该是大师姐坐的,看样子很难说了!”

        “在聊什么呢?聊的这么开心!”

        众人聊得真邯,陈萱莲走了过来。

        “大师姐!”众人齐声叫道。

        “师姐,她们一定是在说你的坏话?”当初和陈萱莲一起救了张雅怡的女子也跟在陈萱莲背后走了过来。

        “岑灵,你别乱说,我们哪敢说大师姐的坏话?”

        陈萱莲笑了笑,坐到众人中间,“说什么呢?也说给我听听!”

        “我们正在说沈佩云的事情呢!”

        “佩云师妹?她怎么啦?”陈萱莲说道。

        “我们都在替大师姐你不值?”

        “替我不值?这又是怎么回事?”陈萱莲一脸疑惑。

        “自从那个沈佩云拜了师傅为师后,师傅对她特别照顾,我们还听说师傅准备将掌门之位传给她!”

        “你们听谁说的?”陈萱莲说道。

        众人齐齐看向了陈萱莲身后的岑灵。

        陈萱莲见众人都看着岑灵,也看了过去。

        岑灵‘嘿嘿’一笑,说道:“是她们逼我说的!”

        岑灵和陈萱莲住在一起,而陈萱莲是沈雯冰的得意弟子,沈雯冰有什么事情也会和陈萱莲说,陈萱莲又会和岑灵说,所以岑灵知道的事情比其他门人多得多。

        “你啊!”陈萱莲无奈的看了岑灵一眼,跟着转身看向了其他师妹,说道:“你们别听岑灵她乱说,师傅并没有说要将掌门之位传给佩云师妹,你们也不要再乱猜了!”

        “可是师姐,师傅对小师妹也太好了吧?什么好出都给她了,我们入门这么久师傅都没对我们这么好过!”

        “呵呵,怎么?你们在吃佩云师妹的醋啊?”

        众人没有回答,其实陈萱莲不用问也知道,碰上这样的事,说不吃醋那是假的,当初自己知道沈雯冰要将荇金丹赐给佩云的时候她心里也不舒服,后来从洪荒回来后佩云替自己在师傅面前求情,自己心中的醋意也就随之烟消云散了。

        “好了,整天想这些有的没的,还不如多花点时间提高自己的修为!”

        “是,大师姐!”

        说完,陈萱莲和岑灵离开了,只留下众人还在那里交头接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