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巅峰修真狂少 > 第87章 两败俱伤
        虽然傲方脑中有很多剑仙使用的顶级剑诀,可是他根本就没有研究过,这个时候用飞剑战斗还真有点有心无力的感觉。

        几轮交手过后,中川井泽似乎也发现了傲方在剑法方面的造诣不是很高,正是好机会,正所谓趁他病要他命就是这个道理。

        “啊!”中川井泽大喝一声,手中武士刀化作一道道的残影将傲方包。

        中川井泽刀法相当高超,在占尽天时地利的情况下再次将傲方逼的节节败退。

        “嘶!”

        在中川井泽密集的刀气下,傲方的身上多处地方已经受了伤。

        中川井泽挥刀的速度越来越快,傲方周围的刀影越来越多,身上的伤口也越来越多,白色的衣服已经被鲜血染红。

        “九天仗剑诀-落雷!”傲方使用了一个以前自己对付欧冶子时使用过的剑诀,这也是目前傲方唯一会使用的剑诀。

        傲方的剑刺出去的同时,一道紫色的电芒从剑尖疾射而出。

        面对电芒,中川井泽一刀狠狠的劈了下来,直接将电芒劈散,想当初傲方发出这一招的时候欧冶子都惊险的躲过了,更何况是比欧冶子不知道强多少的中川井泽呢。

        躲过傲方的攻击,中川井泽立刻发动了新一轮的攻势。

        拿着仙器却无法发挥出仙器应有的威力,只能一味的防守,说出去不知道会不会被人笑呢?傲方自己都感到很郁闷。

        傲方一边防御着中川井泽的攻击,脑中浮现出一个个的剑诀。

        “死吧!”俗话说一心不能二用,这话在修真者的身上同样适用。

        就在傲方还在学习剑诀的时候,眼看傲方就快成为强弩之末,中川井泽向傲方发出了最为猛烈的进攻,一时间刀影漫天,密密麻麻的刀影形成了一个黑色的天幕,就像一张巨大的网向傲方罩了过来。

        虽然这一切描述起来很长,实际上只是发生在短短的一瞬间,傲方学习剑诀的时间也不过是数秒钟的时间而已。

        “行了!”在脑海中将剑诀演示了一遍,傲方知道自己已经掌握了那招剑诀,恨只恨平时自己没想到会有这么狼狈的一天。

        当傲方将注意力转回到中川井泽身上时,傲方发现自己已经被中川井泽发出的刀影包围。

        “哧哧哧!”中川井泽的攻击已经落到了傲方身上,转瞬间傲方已经被砍的体无完肤,而且刀刀见骨,此刻傲方肉体的强度还达不到可以和灵器抗衡的层次。

        “啊!”身上瞬间出现了数百道伤口,如果换做普通人此时早已经一命呜呼,那种疼痛就不是普通人承受得了的,傲方大叫了起来。

        这时在傲方心中居然产生了一种情绪,那就是‘害怕’,没错,傲方生平第一次感到害怕为何物,他害怕自己会就这样死去,害怕自己再也见不到家人,害怕自己再也见不到那些兄弟,更害怕自己死了之后那些和自己有关的人会被人杀死,一张张熟悉的面孔突然变得鲜血淋淋,想到这个傲方脑中立刻回想起张雅怡替自己挡下致命一刀的场景。

        “不!”傲方大喝一声,任凭中川井泽的刀在自己身上切割,傲方突然挥动了手中的长剑。

        “北斗七星剑诀,剑破空!”傲方猛然挥出一剑,剑挥出去那一刻,一道白色的能量化成一把巨大的长剑瞬间将中川井泽的剑网冲破,就好像傲方这一剑冲破了天幕一样,破空而去。

        “嗯?”中川井泽还以为傲方必死无疑,突然发现自己的攻击居然顷刻间被傲方瓦解,没来得及细想,傲方的攻击已经来到自己眼前。

        中川井泽下意识的把身体往右侧一移。

        “啊!”

        中川井泽惨叫一声,一道血雾从他肩膀上喷射而出,定睛看去,中川井泽的左手已经被齐肩砍了下来。

        原本笼罩在傲方四周的刀影顷刻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呼呼呼!”傲方口喘粗气,身上的衣服早已破烂不堪,全身上下没有一个地方不染血,样子看起来相当的恐怖,就象是嗜血的修罗一样。

        中川井泽的情况也没好到哪里去,被傲方一剑砍掉了手臂,大量失血让中川井泽的脸色变得苍白。

        看到中川井泽的模样,傲方笑了笑,这一笑身上那些伤口疼痛难忍。

        看着傲方手中的仙器,又看了看傲然而立的傲方,中川井泽知道自己今天是得不到仙器了。

        “不杀你我誓不罢休!”放了一句狠话之后中川井泽飞上了半空,消失在天际。

        傲方没有追赶,他身上的伤也不轻,修养一段时间才能恢复。

        架起飞剑,傲方朝着舞厅的方向飞了过去。

        中川井泽离开后,直接飞到了甲贺派总部。

        “父亲大人!”看到中川井泽进来,中川俊甫立刻走上前,当他看到中川井泽左手已经不见了的时候,“父亲大人,你的手……”

        中川俊甫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的父亲,在中川俊甫眼中,自己的父亲是魔神一般的存在,自小他们两兄弟最崇拜的人就是自己的父亲,可今天,他们父亲的手被别人砍掉了,中川俊甫除了关心外还有惊讶。

        “是被那个人砍掉的,不过他也不会比我好到那里去,立刻给我安排个地方,我要疗伤!”

        达到中川井泽这个境界,除非灵魂破灭,像这样的断手断脚只需要花点时间就能恢复过来。

        “是!”

        中川俊甫很快给中川井泽安排了一间密室。

        “在我没出关之前,你千万不要去惹那个人!”

        “是!”

        连自己父亲都只是和傲方打平手了,自己那还敢去惹他呀?

        舞厅。

        “方哥,你千万不要出事啊!”曹斌焦急走来走去深怕傲方会有危险,他很恨自己没用,一点忙都帮不上。

        就在曹斌懊恼之际,突然从门口走进来一个满身是血的人。

        “方哥!”曹斌认出了这个人正是傲方,立刻冲上前去扶住了傲方。

        “快扶我进去!”

        曹斌和博尔顿一左一右搀扶着傲方进了舞厅中二楼的办公室。

        “我要闭关一段时间,这段时间不要让任何人进来打扰我!”

        “是!”

        “去把舞厅关了,这几天不营业了!”刚走出办公室,博尔顿立刻对舞厅的工作人员说道。

        “是,老板!”

        曹斌将办公室的门关上,当他看到傲方平安归来的时候心里暗暗的松了一口气。

        房间内,傲方挥手在身体四周布置了一个结界,道道天地灵气慢慢的被吸进了结界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