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巅峰修真狂少 > 第77章 覆灭
        傲方是什么人?他为害怕铃木由美子对自己的威胁吗?

        没有理会铃木由美子,傲方径直走出了房间。

        “啊!”铃木由美子气得大叫,像个疯子似拿起东西砸了起来,像今天这样的情况她是第一次遇到,从来没有一个男人敢在这样的情况下弃自己而去,这对她来说是莫大的侮辱。

        利索的穿上衣服,铃木由美子气冲冲的走出了酒店。

        话分两头傲方回到了舞厅。

        “兄弟们被安排在什么地方?”

        “我在附近找了间大酒店让他们住下了!”曹斌说道。

        “第一批来了多少人?”

        “200人,这已经是最大的极限了!”

        “打电话给晋中,告诉他先让吃了启灵丹的兄弟过来,其他人可以晚点!”

        “好!”

        “博尔顿,现在三口组和稻川会那边有什么动静?”

        “就像老板你说的一样,自从他们火拼之后,都各自忙着处理自己帮会里的事情,光这件事情就够他们忙活一阵子的了,本来还有一些帮会在打我们舞厅的主意,现在都没那个心思了,最近到场子里捣乱的人也明显少了很多!”

        “3天后我们先对三口组动手!”

        三天后,那一千个开光期的天龙会兄弟全部抵达。

        话说铃木由美子被傲方抛弃后气冲冲的回到家中,当她进门时,铃木一郎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由美子,你……”

        “什么?”

        “铃木兄,看来三口组的人只是在吓唬你而已!”正和铃木一郎在商量下一步计划的石崎悠人说道。

        “由美子,他们没有对你怎么样吧?”铃木一郎关心的问道。

        铃木由美子还以为铃木一郎说的是傲方的事情,一听之下心中的怒火烧的更盛,“哼,我要他不得好死!”

        听到自己女儿的话,铃木一郎还以为三口组的人对自己女人做了什么过分的事情,“由美子,你有没有怎么样?”

        “我没事,爸爸,可是我咽不下这口气!”

        听到女儿亲口说没事,铃木一郎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反正人没事就好,于是说道:“没事就好,先回去休息吧,你的事情爸爸知道怎么处理,我和你石崎叔叔正在商量事情!”

        铃木由美子没有说话,直接提着自己的手提包走回了房间。

        “该死的大岛直树,居然敢拿由美子来耍我,这笔帐我一定要找他算清楚!”

        “铃木君,我们刚刚损失了那么多人,实在不宜在这个时候还有大动作!”

        “石崎君,由美子可是你从小看着长大的,难道你看着她受委屈也不闻不问吗?”

        铃木一郎和石崎悠人合作已经多年,两人虽然表面上是合作关系,可是私底下的关系还是不错的。

        “我不是这个意思,就算我们要对三口组的人动手,也得想个万全之策啊,你忘了他们背后还有伊贺派在支持吗?”

        “哼,我们稻川会成员近5万,还会怕数千伊贺忍者吗?再说,我们每年给政府和甲贺派那么多钱,难道他们还敢帮着甲贺派的人来欺负我们不成?”

        “话不是这么说,铃木君!”

        “你到底想说什么?你要是没那个胆量,我们稻川会自己来!”这口气铃木一郎也咽不下去。

        “铃木君,稍安毋躁,一切都要从长计议!”

        铃木一郎气愤的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

        第二天凌晨时分,路边一偏僻的广场,昏暗的街灯,萧瑟的寒风,飘落的树叶,还有那酷似婴儿的猫叫声让人不寒而栗,天空乌云飘动,月亮的光芒早已被乌云所掩盖。

        正所谓月黑风高杀人夜,广场上,一千天龙会的兄弟整齐的排成一个方队,傲方站在众人面前,曹斌、博尔顿左右其后,阿木、索青平、包展鹏、戚浩光已然站在队伍的最前方。

        “从今天起你们有一个响亮的称号——‘龙卫’,我知道你们当中有一部分人不是华夏人,可是那不重要,我要你们知道,你们只能效忠于我,效忠于我们华夏,任何敢做出损害天龙会,损害华夏利益的人,都将遭到整个天龙会的追杀,听明白了吗?”

        “明白!”

        “好,今晚就是我们报仇雪恨的时候,现在分成四个小组,分别由阿木、索青平、包展鹏、戚浩光四人带领,这里是三口组、稻川会还有住吉会的势力分布图,现在刚过凌晨十二点,天亮之前有多乱搞多乱!”

        “是!”

        三口组某分部,突然出现在门口的两百多陌生人堵住了所有的出口。

        发现情况的三口组成员也一个个的拿着家伙冲到了门口。

        只是没有人知道这几百号人到底是什么人,他们手上并没有拿什么武器,难道是带了抢?

        “你们是什么人?”三口组的人问道。

        这组人马带头的人是索青平,众龙卫一个个面带嗜血的微笑,就像一个个张牙舞爪的魔鬼一样,在幽暗的月光下看起来是那么的狰狞。

        “杀!”索青平一声令下,率先朝三口组的人杀了过去。

        “杀!”一众龙卫也跟着杀了过去。

        三口组分部此刻会众比龙卫多不了多少,龙卫们没有一个使用武器,而三口组的人在对方朝自己冲过来的时候一个个都抽出了武器,或刀,或水管,或棒球棍,五花八门,还有一些是拿着枪的。

        双方人数比例一比一。

        “啊!”

        “啊!”

        “啊!”

        很快三口组那边就传出了一声声的惨叫,叫的是那么的凄凉,那么的无助,那么的声嘶力竭。

        这不是斗殴,这是单方面的屠杀;这场战斗就像是一群高大的壮年在欺负一群襁褓的婴儿一样。

        呈现一边倒的战斗只过了短短几分钟,整个三口组门口就尸横遍野。

        就这样阿木、索青平、包展鹏、戚浩光四人分别带着四个250人的龙卫大队开始了对三口组、稻川会和住吉会的扫荡活动。

        又是一个让人睡不着的夜晚,又是一个枪炮声齐鸣的夜晚。

        稻川会总部“铃木大人,青森分部被捣毁!”

        “铃木大人,秋田分部被捣毁!”

        “铃木大人,……”

        铃木一郎快疯了,刚才睡到半夜,突然家里的电话疯狂的响起,接着就收到自己手下回报的一个个关于稻川会分部被人捣毁的消息。

        “铃铃!”

        电话再次响起,铃木一郎痴呆的坐在沙发上,他已经不敢再去接电话。

        龙卫的实力太强了,以至于四组人根本没在任何一个地方逗留超过10分钟。

        同一时间,大岛直树,石崎悠人也和铃木一郎一样接到了电话,电话的内容不尽相同,同样是某个城市的分部被毁。

        石崎悠人拨打铃木一郎的电话,发现在通话。

        2分钟后,还在通话。

        5分钟后,还在通话。

        10分钟,20分钟,铃木一郎的手机一直在通话。

        而石崎悠人办公桌上的电话一直没停止响过,只是他和铃木一郎一样已经不敢去接了。

        石崎悠人很无助,所以他想找铃木一郎商量。

        再次拨通了铃木一郎的手机,靠,关机了,在这个紧要关头铃木一郎居然关机。

        其实不是铃木一郎关机,而是刚才手下打自己的手机,回报的消息让铃木一郎愤怒无比,手机被铃木一郎狠狠的砸了个粉碎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