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巅峰修真狂少 > 第74章 挑拨离间
        房间里,傲方被逼的后退,这可如何是好?此刻的铃木由美子在傲方眼中和一只狼没什么区别。

        犹豫了一下后傲方一个箭步上前,在铃木由美子脖子后轻轻的一点,铃木由美子整个人无力的倒了下去。

        看着自己脚下的洁白躯体,傲方深深的呼吸了一下。

        “还真是个随便的女人!”

        手对着铃木由美子一挥,铃木由美子就被无形的力量托着飞到了床上,这才拿起她的手提包,拿出里面的手机,走到门后将门反锁,傲方直接从酒店的窗户中纵身而下。

        ……

        很快,傲方回到了舞厅办公室。

        “这个是铃木由美子的电话,博尔顿,我让你找的人你找到了没有?”

        “要找个会说R国话的人实在太简单了!”博尔顿笑道。

        “那好,你现在把他们叫进来!”

        没多久,一个年轻人走了进来。

        “替我打两个电话,事成之后少不了你的好处!”

        说着递了两张纸条给青年,“这里是等一下你要说的内容,先拿去记好!”

        “小斌你带阿木他们四人立刻去稻川会,有多乱就给我整多乱,最好是闹得街知巷闻。”

        “是!”曹斌笑道。

        “稻川会闹完之后立刻去三口组那边,跟着再去住吉会,记住,不要暴露了自己的身份,情况差不多了立刻撤退,千万不可逗留以免被人怀疑!”

        “嗯,我知道怎么做!”

        这时,年轻人已经将纸条上的东西记下,走了过来。

        ……

        三口组总部

        大岛直树正坐在办公室思考着自己货物被抢的事情。

        “铃铃!”桌上的电话突然响起。

        “喂!”

        “大岛直树,你们的货现在在我手上,我要你知道和我们稻川会作对的下场!”

        “稻川会!”大岛直树惊讶之余,正想从对方口中了解多一些消息,对方已经把电话挂了。

        大岛直树有点发愣,稻川会的人在自己的交易被破坏后打电话给自己,这是在示威吗?听刚才电话中那人的语气事情似乎还没有完结。

        ……

        稻川会总部

        铃木一郎和住吉会会长石崎悠人正在谈论两会合作的事情,长久以来,稻川会和住吉会之所以可以在R国长存,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双方的合作。

        “铃铃!”铃木一郎的手机响了。

        一看号码原来是自己女儿的,铃木一郎将电话拿到了耳边。

        “由美子,你上哪儿去了?一整天都没看到你!”

        “铃木一郎,你女儿现在在我手上,你们稻川会不是一直想和我们平起平坐吗?我会让你知道我的手段的,准备替你女儿收尸吧!”

        “喂喂喂……”

        铃木一郎还在呆愣之际,对方已经挂掉了电话。

        石崎悠人见铃木一郎接了个电话后脸色变得很难看,好奇的问道:“铃木君,出了什么事?”

        “三口组,一定是三口组!”

        石崎悠人听的莫名其妙,接着问道:“三口组怎么啦?是不是他们又来闹事了?”

        “由美子被他们抓了,还说让我去给她收尸!”铃木一郎愤怒的说道。

        “你确定是三口组的人做的?”

        “不是他们还有谁?”铃木一郎怒喝道,额头也因为愤怒而青筋勃发。

        ……

        凌晨十分,落日夜总会里灯火辉煌。门口几个保镖正无聊的聚在一起抽着烟。

        一辆面包车从远处极速开来,停在了夜总会门口,曹斌和阿木五人从车上走了下来。

        门口的保镖回过神来,还以为是来夜总会玩的。

        “啪!”突然枪声响起,跟着,一名保镖就倒在了曹斌的枪下。

        “啪啪啪!”

        剩下的保镖还没反应过来,密集的枪声再次传来,很快,门口的几个保镖就被曹斌他们打成了马蜂窝。

        “兄弟门,干活了!”曹斌低喝一声,从面包车上抄出一把散弹枪。

        阿木四人也分别拿了一支冲锋枪还有手榴弹,大摇大摆的走进了落日。

        可能是夜总会里的隔音效果实在太好,也或者是因为里面喧闹的音乐声将门口的枪声掩盖,反正曹斌他们扛着枪走进夜总会的时候,里面的人没有一个发现外面的异状,玩的正high。

        门后的两名保镖很快发现了拿着枪的曹斌一行人,正想大叫之际,曹斌已经不会给他们开口的机会。

        清脆的上膛声过后。

        “轰!”

        曹斌的散弹枪对着两名保镖开了一枪,两名保镖应声倒下。

        巨大的枪声顿时将曹斌他们周围的人的目光吸引了过来,当他们发现曹斌五人还有那已经倒在血泊当中的保镖。

        “呀!”女人的尖叫声响起,跟着,整个夜总会便混乱了起来,原本正在夜总会寻欢的人乱作一团,一个个争先恐后的朝着门外跑去。

        捣乱了几分钟后,曹斌带着四人冲出了夜总会,前往下一个目的地。

        当落日夜总会老板松本收到消息赶到时,夜总会已经面目全非。

        “这是谁干的?”

        “刚才突然不知道从哪里来了五个人,我们抵挡不住!”

        “他们长什么样子?”

        “不知道!”

        “饭桶!”松本愤怒的一把将保镖摔在地上。

        看着自己的夜总会被毁成这个样子,松本的心在滴血,虽然说这夜总会是伊贺派的产业,可是说到底都是自己一手操办起来的,就相当于是自己的孩子一样,怎能不难过呢?

        带着满腔的怒意,松本立刻坐车前往三口组总部,他要找大岛直树问个明白,才和大岛直树分开,刚才还听大岛直树说接到恐吓电话,没想到就在自己的夜总会应验了。

        当松本前往三口组总部的时候,曹斌他们的车已经来到了稻川会,又是一场‘小打小闹’,今晚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

        大岛直树很气愤,因为从刚才开始就不断有电话打进自己的办公室,一会说是某某赌场被炸,一会说是某某桑拿房被轰,一夜之间三口组旗下的娱乐场所已经有7处被人袭击。

        这边的烦心事还没过去,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了,松本大步流星的走到大岛直树面前。

        “是不是落日也出事了?”

        看到松本那一脸怒气冲冲的样子,大岛直树立刻想到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止落日出事,刚才我在来的途中手下给我打电话,说是另外几间夜总会也遭人袭击!”

        “你那边也出事了?”

        “这么说你……”

        大岛直树点了点头,说道:“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有一伙人连续袭击了我们好几个赌场和桑拿房!”

        “有什么线索?”

        “还用想吗?一定是稻川会和住吉会他们干的,妈的,抢了我的货,跟着还打电话向我示威,现在居然还派人砸了我的场子,铃木一郎,我一定要杀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