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巅峰修真狂少 > 第69章 风雨欲来
        就在傲方带着博尔顿到夜总会挑衅之际,曹斌和索青平四人,分成两组,开始了对R国外来帮派的吞并行动。

        博尔顿的手下除了跟随在傲方身边鞍前马后的之外,都被曹斌他们带了出去,这吞并也要讲个排场嘛,虽然说几人如今的实力都很强,可是这吞并一事并不是说要将那些外来帮派的人给杀了。

        曹斌一组,索青平、包展鹏、戚浩光还有阿木一组,靠着博尔顿提供的资料,两组人马开始对周边地区的外来帮派动手。

        这些个小帮派说到底也只是由普通人组成,如何能够在曹斌他们这样的‘超人’的攻击下取得胜利呢?所以,效果立竿见影。

        “呵呵,按照这样的速度,不出两个月,周边的外来帮派就要改姓了!”

        “老板,我们这样明目张胆的挑战三口组还有其他帮派,要是他们群起而攻之,我们损失很大啊!”博尔顿担心道。

        “这个你完全不用担心,我们上次去夜总会闹事,估计他们现在正在查我们的底,相信很快三口组的人就会有行动了,我们就以不变应万变,至于晋中他们那边,就让他们自己去处理吧,你只要办好我交待的事情就好!”

        “是,不过他们要是对我们动手,我们的生意就做不成了,那我们好不容易撑起来的场面不是全作废了吗?”博尔顿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傲方听完之后脸上浮现了邪恶的笑容,博尔顿现在对这样的笑容实在是太熟悉不过了,每次傲方露出这样的笑容,那就代表着一定有人要遭殃,自己第一次见到傲方这样的笑容的时候,自己就毫无抵抗的投降了,除了因为傲方表现出来的实力,更因为傲方身上有着一种让人既害怕又想亲近的感觉。

        而到目前为止,对于自己这个老板,博尔顿是一点都不了解,傲方突然横空出世,不止是他本人,连跟在他身边的那5个人也个个都身怀绝技,再看看他挥金如土的样子,根本就不像个没钱的人,越和傲方接触,博尔顿越加觉得傲方的神秘。

        “最近三口组可能会对我们有动作,舞厅的事情你着手去办,资金方面不用担心,花多少全算我的!”

        “是!”

        自从X市那边传来吉田和山本被杀的消息后,中川凉太心中那个火啊,没想到一个暗忍加一个上忍都完成不了任务,更想不到对方居然有如此的能力,据说上官南顶多也才是个一流高手而已啊,何以吉田没能将他杀死呢?

        至于龙天企业的董事长奥多,只知道他是个普通人而已,山本连一个普通人都杀不了?这一切都在中川凉太心中留下了一个很大的问号,最终只好将这次的失败归结到昆仑仙境的身上,除了昆仑仙境,中川凉太实在想不出还有谁会救上官南他们,还有谁有这样的能力。

        “启禀大人,松本求见!”

        一名手下恭敬的单膝跪倒在中川凉太的身前。

        “让他进来!”

        “是!”

        很快,叫松本的来到了中川的房中,正是那‘落日’夜总会的老板。

        “大人!”

        “有什么事?”

        “近日有一个不明身份的人到夜总会放话,说是他要开一间夜总会,还说让我趁早把落日关了!”

        “巴嘎!”中川凉太一掌狠狠的拍在桌子上,将桌子拍成了两半,木屑满天飞。

        松本惶恐,没有说话。

        “是什么人,居然如此大胆?”中川凉太瞪大了眼睛

        最近真是事事不顺,也难怪他会如此的愤怒。

        “为首的人是东方面孔,另外还有一个白种人,听口音应该是M国的!”

        “这事你和大岛商量一下,让他跟进,我不希望有人在我们的地头上闹事,你明白?”。

        “是,属下明白!”

        “既然他们敢到我们的地盘放话,一定是有备而来,摸清他们的底,把他们干掉!”

        “是!”停顿了一下,松本继续说道:“回大人,属下最近发现有一股不明势力正在吞并国内的外来帮派!”

        “不明势力?查到是什么人没有?”

        “为首的也是5个人也是东方面孔,查不到他们的资料!”

        “难道是本地的帮派?”

        虽然说R国国内限制外来帮派的发展,可是也并不是完全隔绝,只是不让他们做大而已,没有这些外来的帮派的刺激,三口组的收入会少了很多。

        所以中川凉太一直没有对这些外来帮派动手,就是怕影响三口组的生意,甚至影响三口组在国外的发展,没想到现在居然有人对这些外来的帮派动手,真是火上浇油。

        “立刻给我去查!”

        中川凉太知道,对方就是想跟自己作对,从对方到自己的地盘放话开始,其实那就是在下战书,作为伊贺派的现任首领,中川凉太如何可以忍气吞声呢?一场暴风雨正在酝酿。

        修真界,丹霞门,别致的小屋内,床上正躺着一个似九天仙女般清新脱俗的女子,长长的眼睫毛,齐腰长发,修长的手指,身着一淡青色霞衣,只是女子的脸色略显得苍白了些。

        一个道貌岸然,样子看起来只有30来岁,同样身穿霞衣的女子坐于床前的木椅之上,手正搭在床上女子的手腕上,似乎是在把脉,在她身后站着两名女子,赫然正是那当初傲方在夜总会大开杀戒时高空中的那两名女子。

        “师傅,都这么多年了,她怎么还没醒过来?”

        被称为师傅的女子,也就是那坐在床前的女子,正是丹霞门如今的门主沈雯冰。

        修真界八大门派中,有两大门派的弟子全是由女子组成的,其一是丹霞门,其二是仙雨阁,两个门派之间甚有渊源,全因沈雯冰和仙雨阁长老沈梦冰是亲姐妹。

        当年沈雯冰派门下弟子前去仙雨阁邀请沈梦冰的时候,刚好见到了张雅怡被杀,后来发现她一息尚存,于是就将她救回了师门。

        回到丹霞门后,沈雯冰立刻替张雅怡疗伤,更惊讶的发现张雅怡居然是先天水灵之身,奈何张雅怡的伤势太重,心脏更是受到重创,所以一时间没有醒转过来,现在几年过去了,张雅怡身上的伤也已经痊愈了,可是张雅怡依然没有醒过来。

        “似乎有什么东西牵拌着她,让她自己不愿意醒过来!”沈雯冰说道。

        “师傅,如果她醒了过来,就把她也收入我们门下吧,您不是说她是先天水灵之身吗?”

        沈雯冰微微一笑,“如果她能修练本门的‘傲寒诀’,进境绝对是一日千里,就是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可以醒过来而已?而且还要她愿意拜我为师才行!”

        “师傅,我们已经好些年没招新弟子了!”

        “修行一途鼓噪无比,有多少世俗女子愿意舍弃那花花绿绿的生活呢?我想个中艰辛你们自己也深有体会吧?”

        沈雯冰言语中有着许多的无奈。

        “要不我们也像昆仑仙境一样在凡人界弄个帮会?”

        沈雯冰闷哼一声,“虽然我们丹霞门和仙雨阁在修真界中都是势单力薄的门派,不过只要我们两派联合起来,其他门派也奈何不了我们的!”

        师徒三人聊的正欢,安躺床上的张雅怡脑中却还在做着多年来一直重复的梦,在梦中,一个长相英俊的少年正神情的望着自己,两行热泪正从少年的脸上滑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