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巅峰修真狂少 > 第9章 震惊
        就这样呆呆的看着能量球,不知道怎么回事,傲方惊讶的发现自己可以感应到自己面前这个能量球的威力,如果爆炸开来,绝对不会比炸弹的威力小。

        “这个玩笑开得也太大了吧?”

        ‘衍天秘典’‘逆天诀’诀分为:逆天、穿天、翻天、灭天四大境界,分别对应修真境界中的:金丹期、洞虚期、大成期,每个境界都分为前、中、后三个阶段,至于之后的法诀,实力到了自然可以看得到!

        “这个师傅也真是,我还不会走路就怕我飞了!”话刚说完,一道道信息和傲方的神识交织在了一起,他就这样开始了人生的第一次修炼。

        良久,空气中一道道透明的能量被傲方吸收进了身体里,随着血液流向了傲方身体的各处,血液所过之处,经脉变得坚韧了许多,傲方的体质也这些能量的冲洗下慢慢的发生了改变。

        “看来要冲破先天之境达到金丹期还需要一段时间啊!”傲方迫不及待地希望自己能够达到‘金丹期’,记得‘师傅’说过,只要达到‘金丹期’就可以治好父亲的病。

        “傲方,你要出去吗?”陈玉洁还在店里清算着昨晚的收入。

        “老板你还没走啊?”

        “快了,你人生地不熟的,想去哪里?”

        “我想去这附近逛逛,整天呆在宿舍整个人都变呆了!”

        “那你等我一下,我这里快好了,我刚好要回家,一起走吧!”

        陈玉洁买了一套公寓在离酒吧不远的街区。

        “好啊!”

        很快,陈玉洁完成了手头的工作,和傲方一起走出了酒吧。

        一座座极具特色的建筑,一条条宽阔的河流,一条条人潮涌动的大街,还有那穿着五颜六色衣服的人群,这一切的一切都在彰显着哥伦比亚这个南美大都市的魅力。

        “感觉怎么样?”

        通过同事告知,傲方知道陈玉洁今年也才22岁,还是个如花少女,早年跟着父母移民到这边,后来父母双双去世,留了这间酒吧给陈玉洁,由于是自己父母的心血,陈玉洁没舍得卖掉,自己坚持开了下来,没想到经营的有声有色,大有巾帼不让须眉的气概。

        一个靓女,配上傲方这样的帅哥,并肩走在大街上自成一道美丽的风景线,过往的行人毫不吝啬的将关注的目光投向了他们。

        “嗯,还不错,就是空气没有华夏的好!”

        “呵呵,慢慢就习惯了!”

        “嗯?”,傲方突然发现远处一座郁郁葱葱的高山,想到:“对了,夜晚到山里修练就没人发现了!”

        陈玉洁见傲方走神,“在想什么?”

        “没什么!”

        “是不是想家了?”

        说到家,傲方想起了父亲傲建国,母亲吴欣慧,还有自己那天真可爱的妹妹傲凌。

        见傲方没有说话,陈玉洁也感叹道:“我们这些离乡背井的人都难免会有这种思乡情结,当年我们一家人移民过来的时候,我也曾经好长一段时间不开心,后来还是慢慢习惯了,既然已经出来了,就在这里好好生活,这样家里的人才不会为你担心,等以后闯出成绩了,再衣锦还乡!”

        “衣锦还乡?没错,迟早有一天我会回去的,我相信那一天不会太远!”傲方说道。

        “那就好好努力吧,我的家就在这里了,还有一个月就是农历新年了,大年三十晚上到我家里来,我给你们做好吃的!”不知不觉,陈玉洁对傲方的态度好了很多。

        “好啊!”

        “我回去了,你自己小心点!”

        “嗯!”

        和陈玉洁分开之后,由于不懂哥伦比亚语没办法坐车,傲方只能穿过街市跑去刚才自己看到的那座高山。

        山就在傲方所在城市的市郊,傲方足足用了一个小时的时间才跑到山脚下。

        “跑了一个多小时居然一点都不累,那个功法真是太神奇了!”

        傲方走进了山里,山上种着各种傲方叫不出名字的树,偶尔能够听到声声鸟叫。

        “这座山似乎平时很少有人过来,连条好走一点的山道都没有!”

        艰难的走到树林深处,在一块树木不太茂盛的地方傲方停了下来。

        “看来这里是最适合修练的地方了,好,以后晚上不用值班了就到这里来修练!”

        之后,傲方就开始了真正的修真生涯。

        很快,又一个月的时间过去了。

        郊区山上树林中,傲方盘膝而坐,天地间的能量环绕着傲方,慢慢融入到体内。

        傲方修练‘逆天诀’已经快三个月了,相比三个月前,此时的他眼神变得深邃了,个子也高了一点,浑身上下透着一股非常吸引人的气息,又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

        而这三个月来变化最明显的就是傲方的实力了,如果说以前的傲方是一条小河的话,那么现在的傲方就是一条大江了,三个月的修练让他的实力突飞猛进。

        “噔!”话刚说完他从树上跳了下来,凝神静气后一拳打在了巨大的树身上。

        “轰!”巨响声中,粗壮的树身被打出了一个直径五六厘米的窟窿。

        “力量好大,哈哈!”傲方高兴一笑,这就是修真之人和凡人的差别!

        “时间差不多,该回去了!”身形一闪傲方消失在了原地,

        正所谓强龙压不过地头蛇,今天是酒吧所在管区的社团团伙每年收取管理费和保护费的日子,之前陈玉洁已经和傲方交待好了。

        傲方自己是很不同意缴纳这样的保护费的,一来是助长了对方的气焰,二来是让那些人以为自己好欺负,不过陈玉洁为了能够保住自己的酒吧,每年都准时的缴纳了保护费。

        既然自己老板都交待了,傲方也就没有多说什么。

        “方哥,收保护费的人来了!”话刚说完,3个穿着牛仔裤的哥伦比亚人走了进来。

        “老板在哪里?叫她出来。”

        “我们老板不在,有什么事你们可以和我说!”此时傲方他们已经来哥伦比亚一年,一年的时间足以让他完全掌握哥伦比亚语。

        “我们是来收今年的保护费的!”

        “知道,老板已经交待好了!”傲方将5万比索拿给了为首的人,但对方却并不满意。

        “从今年起保护费加倍了,要10万!”

        “10万?”

        “没错!”

        “我们酒吧一年才赚多少?你们也太贪心了吧?”傲方对这些人可没什么好感。

        “我说了,10万,没听见吗?”

        “你们凭什么让我们交那么多钱?”傲方问。

        “到底给不给?”对方见傲方似乎不买自己的账,似乎蠢蠢欲动。

        “这里5万,拿了快滚!”傲方冷冷的看着眼前人。

        “我操你……”

        “轰!”

        对方话还没说完就已经飞了出去,狠狠的撞在了酒吧的墙上,落地后一动不动,生死未卜。

        发生了什么?

        傲方出手太快了,快得大家都没来得及看清。

        所有酒吧的员工都懵了,乖乖,原来自己身边居然有一个高手。

        剩下的两个来收保护费的哥伦比亚人见自己的人居然被对方一招打倒,从背后抽出了早已准备好的铁棍,换了一个眼神,操起铁棍就冲了上去,傲方一脚踹来,当先一人立刻吐血倒飞了出去,连带着把第三人也给一并撞倒在地。

        “滚!”傲方冷眼一瞪,二人吓得屁滚尿流扶起同伴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