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巅峰修真狂少 > 第1章 黑到家了
        “轰隆!”乌云蔽日,闪电划过天际,大雨倾盆而下,傲方的心情就跟这天气一样的糟糕透了。

        他兢兢业业地干了两年快递员,收入不高,但还算稳定,每天风里来雨里去的从未抱怨过。

        可就在上个月父亲突发脑溢血病倒了,他家在农村,父母在家务农,还有个妹妹在上学,靠天吃饭,家境相当的一般,虽然父亲抢救了过来,可这一病就花光了多年积攒下来的积蓄,后续还需要一直吃药,沉甸甸的压力一下子全都压在了傲方的肩膀上。

        他没日没夜的工作,除了吃饭和睡觉其他时间都没在休息,赚的钱倒是比之前多了一些,可结果却是这种没日没夜的生活把他自己的压垮了,有时候精神一恍惚就送错客户的快递,或者不小心把客户的快递给弄丢了,就在刚刚因为被客户投诉的多了而被老板给开除了,拿着四千多块钱的工资,开着他那辆破旧摩托车落寞地走了。

        失去了工作等于没了收入来源,接下来要怎么办?

        “嗯?”晃晃悠悠地在从公司出来没多久,就看到前方马路边有一对男女正要上车,仔细一看那个女不是他的女朋友安昕吗?

        和安昕是在一次公司聚餐的时候认识的,她是个在校大学生,就在傲方工作的地方读书,傲方这段时间忙得焦头烂额,都没什么时间去找她,甚至连联系都少了。

        可重点是自己的她怎么跟别的男人在逛街还有说有笑的?

        “安昕!”傲方立刻冲了过去。

        “傲方?”安昕吃了一惊。

        “他是谁?”傲方怒指着那个穿的光鲜亮丽的年轻人。

        “你怎么在这里?”

        “我问你他是谁?”

        “他叫姜宏,是我男朋友!”安昕马上恢复了淡定。

        “他是你男朋友?那我算什么?”傲方激动问道。

        “你?我已经跟你分手了,你以后别再来找我!”安昕冷声说道。

        这句话就像晴天霹雳一样砸在了傲方的脑袋上,“为什么?是不是因为我最近没时间陪你?”

        “陪什么陪?我不过就是跟你玩儿玩儿而已,你真以为我看上你啊?每次让你给我买点什么东西你总是推三阻四,我早就受够你了,彪哥就不同了,他爱我,我想要什么他都买给我!”说完还整个人贴了上去。

        “那是当然,如果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到,还算什么男人?”姜宏满脸不屑的看着傲方。

        “我那么喜欢你,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安昕听完之后十分冷酷无情的回答道:“也不撒泡尿照照你自己?除非我瞎了眼,否则我是不可能喜欢你的!”

        “你……”

        “你什么你?想要我回心转意?可以啊,你有房吗?你有车吗?你有七位数以上的存款吗?”

        接连三个问题把傲方给问得无言以对,安昕说的这些东西他一样都没有。

        “没有吧?就你那穷酸样,还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安昕极尽冷嘲热讽。

        “你叫傲方是吧?安昕现在是我女朋友,以后你给我离她远点,听到没有?”就连这个叫‘姜宏’的家伙也冲自己大呼小叫?傲方气不打一处出,抡起拳头对着姜宏就砸了过去,却不料这一拳不仅被姜宏轻松挡下,反倒被姜宏一脚给踹倒在地,痛得傲方眼冒金星半天爬不起来。

        “我练过五年的自由搏击,跟我动手?”姜宏的笑容里充满了不屑一顾。

        “别理他,咱们走!”安昕再次挽住了姜宏的手,带着满满的鄙夷目光转身而去。

        “今天看在安昕的面子上本少爷不跟你计较,以后别让我再看到你缠着安昕,不然你不会像今天这么走运!”所以他是手下留情了,说完和安昕上车,扬长而去。

        知道自己家境和身份都不行,所以对安昕格外的重视,宁愿自己省吃俭用,也要给安昕吃好买好的,可安昕就是这么对他的。

        擦掉嘴角的血傲方捂着隐隐作痛的胸口站了起来,浑浑噩噩地坐在街边发着呆!

        “啪!”这个时候一个长发美女从旁边巷子里跑了出来,从傲方的摩托车旁边经过的时候稍作犹豫,之后将一块碧绿色的石头丢进了摩托车后面放快递的箱子里。

        “在那里!”几个人从巷子里追了出来,美女吓得撒腿就跑,一溜烟就不见了人影。

        傲方由始至终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感觉前途一片渺茫,回到了出租屋,摩托车停下时发现后面箱子发出声响,一看竟有块碧绿色的石头在箱子里。

        “这是什么?”

        那石头看起来好像是玉,不过傲方对玉没有研究,不知道这块东西值不值钱?值钱的话卖了兴许还能换点钱。

        傲方光顾着想钱的事情,没有发现手上的血竟慢慢地消融在了石头上面。

        “铃!”手机突然响起打断了傲方的思绪。

        “小方,你爸刚刚突然晕倒了!”

        “什么?怎么会晕倒?”傲方吓了一跳。

        “医生说是旧病复发,必须马上做手术,不然你爸会……”话没说完母亲已经泣不成声,“这个手术比上次那个难度更大,整个手术费用大概要十万!”

        “十万?”傲方又吓了一跳,十万对于他来说绝对不是小数目。

        “我刚把你上次寄回来的那一万块钱先交了,医生答应先给你爸做手术,可医院规定一个星期内必须把手术费补上,而且做完手术后你爸的康复费用……”

        这就是母亲泣不成声的原因,他们家实在是一贫如洗了。

        “二叔呢?有没有找他帮忙?”

        “给你二叔打了好多个电话,可是他都不接!”

        “自己兄弟都不帮!”傲方气急,父亲还有个弟弟,家里是做生意的,小有家世,可为人比较势利,和傲方家关系比较疏远,傲方从小对这个二叔的印象就很一般,父亲病重后母亲曾经登门找过他帮忙,可他也就拿了一万块钱后就把傲方母亲给打发了,而他也从未过问过傲方父亲的情况,这让傲方相当的寒心。

        “你别急,妈,钱的事情我来想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