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巅峰修真狂少 > 第895章 冥界?
    傲方的死对张雅怡、傲宇和小麒的打击非常得大,回到麒麟族后,小麒将自己关在了房间中,许多天都不见出来,傲宇的情况没比小麒好多少,但是他需要照顾昏迷的张雅怡,所以他还没法像小麒般消沉,至于张雅怡,经过皇甫华雨的查探,完全陷入了深度昏迷的状态,什么时候能够醒来还是个未知数。

    因果循环,报应不爽,傲方杀的人不少,在很多人看来,傲方的死很让人扼腕叹息,有的人认为他死有余辜,也有一些人对傲方的死表现得兴高采烈,这些人自然就是那些曾经和傲方有过过节的人,其中就包括了夏侯扈杰、段天豪和独孤涵阳。

    “爸!”

    推开紧闭的窗户,落日的余辉照进房内,傲宇看了安然躺在床上的张雅怡一眼,转而将目光投向了那血红色的残阳,傲方那张从来都带着自信微笑的脸仿佛出现在了天空中。

    距离那场大战已经过去一个月的时间了,时间不长,远不足以冲淡傲宇心中的伤痛以及对傲方的思念。

    张雅怡一直没有醒来,傲宇很是担心,傲方死了,张雅怡如果再出现什么情况,他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处理。

    “哒!”

    眼泪不自觉的从傲宇的眼眶中滴落到窗台上,对傲方的思念如潮水般涌上心头。

    “爸,你真的死了吗?”

    ……

    这是一个到处充斥着黑暗能量和死亡气息的世界,灰色的天空,黑色的树木,黑色的河流,连原本应该五颜六色的花朵都只有单调的黑色。

    “唔!”

    河边的泥土地上躺着一个面容俊朗的翩翩男子,男子不知道在这里躺了多久,这个地方很偏僻,到处是穷山峻岭,看样子鲜少有人到来,因为林间的小道许久没人行走已经渐渐被灌木掩盖。

    河中潺潺的流水声将沉睡许久的男子吵醒,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那片灰黑色的天空,男子满脸的困意未消,厚重的眼皮渴望着再次合上的那一刻。

    强忍着睡意,男子手撑着地面坐了起来,转着头打量着四周。

    “我不是死了吗?”

    男子难以置信的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有看了看自己的身体,发现自己完好无损,手能够触摸到物体,身体也能感受到身下的泥土地。

    带着意外和惊讶的心情,男子走到不远处的河边。

    “嗯?”

    看着河沟中流淌的如墨般黑色的河水,男子满脑子的问号,这天底下还有这样的河?

    不对,男子发现了四周的异常,这个世界并不是自己原来生活的那个世界,这个世界所有东西都是黑白和灰暗的,还有,男子能够清楚的感受到空间中弥漫着的浓烈死亡气息。

    “这是什么地方?”

    男子往河面上探了探头,黑色的河水倒映出来的还是自己熟悉的那张脸,说明自己还是自己。

    男子清楚的记得自己已经死了,死在五个大尊的合击之下,而这男子自然便是傲方!

    既然死在接引五人的联合攻击下,自己现在又是什么状态呢?复活了吗?还是说转世投胎了?转世投胎怎么那么巧又投到这副身体上?

    远处灰霾的天空中飘荡着一团团的能量,好像幽魂一样的让人颤栗,傲方尝试着查探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发现身体有种异样的感觉,似乎和以前的自己不太一样,但是哪里不一样却又说不出来。

    不过让傲方感到庆幸的是,自己的肉体、力量、境界和原来并没有什么区别,还是和之前一样达到最巅峰的状态,也就是说,此时的傲方依然是个不折不扣的大尊级别人物。

    无需神识的协助,单是靠着对空间中各种空间波动,傲方发现自己所在位置方圆数百公里之内居然一个人都没有。

    随后,终于在正前方近千公里的地方发现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城池。

    “呼!”

    这个世界和自己原来的世界很是不同,为了搞清楚状况,傲方直接破开空间,打通空间通道,这对傲方来说已经没有任何的难度。

    当傲方从撕开的空间裂缝中走出时,下方便是那座之前发现的城池。

    站在城的上方,所能看到的,是一座被黑色能量笼罩的城池,这些黑色能量傲方并不陌生,正是时间本源中蕴含的那种黑色能量,只是城中的黑色能量中还带着另外一股能量。

    “这是什么能量?”

    傲方手一招,一团莫名的能量飘到了傲方手中,这种能量有别于傲方以往看到过的任何一种能量,不仅带着毁灭性的气息,还带着另外一种让傲方感到很不舒服的气息。

    搞不明白,最好的方法就是进到城中找人问清楚情况。

    降落到城门口,傲方看到的或许是他这辈子见过的最诡异的画面,进出城门的,不仅是一个个的人,还有一个个像幽灵一样的人形能量体。

    “后面那个死人,不许插队!”

    这样的话出自城门口守卫的士兵,而他口中的‘死人’,正是傲方所看到的人形能量体中的一个。

    站在城门口,傲方久久不能平静,那一个个的人形能量体并不是傲方印象中的元婴,而是另外一种能量形态。

    错愕之中,傲方缓步走进城中,城门口的人没有一个能看到傲方,守门的士兵甚至没有发现有人从自己身边走过。

    城中的各种建筑和傲方原来所处的那个世界一样,唯一不同的是,城中除了那些正常的人外,满大街走动的还有那些人形能量体,而这些人形能量体很自然的混迹在正常人中间,这些正常人似乎也很习惯四周这些人形能量体的存在。

    习惯性的傲方来到酒馆中,随意找了个没人的位置坐了下来。

    店小二殷勤的跑了过来,先是看了傲方一眼,随后露出了迎客时特有的笑容。

    “我只想问点儿事情!”

    “问事情?”

    一听傲方原来不是给自己送银子来的,店小二的脸色立马就变了个样,虽然还带着笑容,却少了热情。

    “你想问什么?”

    对于店小二态度的转变,傲方只是冷冷一笑,不屑一顾,自顾自的问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嗯?”

    听到傲方的话,店小二一怔,跟着随即反应了过来,呢喃自语道:“原来是个刚死的人!”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店小二的话没能逃过傲方的耳朵,自然勾起了傲方的强烈兴趣,处变不惊的傲方双眼瞪得贼大。

    傲方的态度并没有让店小二感到害怕,相反的,眼前这个被他认为刚死之人的傲方只能让他感到不屑,表现出冷淡。

    “这里是冥界,奇怪了,没有鬼差跟你说明吗?你到阎王殿报道去,别在这儿妨碍我们做生意!”

    傲方听到了店小二的话,不过他并没有听到后半截,因为听到‘冥界’这个词的时候傲方已经懵了。

    “冥界?”傲方激动的站了起来,猛然伸手抓住店小二胸口的衣服,一把将他提了起来,神色异常的激动。

    “你干什么?”

    被傲方提在手中的店员神色同样激动,对着傲方便是一声怒吼,这声怒吼吸引了整个酒馆所有人的目光。

    “啪!”店小二气愤地对着傲方的手一拍,想要将傲方抓着自己的手拍开,但是纵使他使尽全力,傲方的双手却纹丝不动。

    “这里真的是冥界?”

    冥界,人死了之后才能去到的另外一个世界,来到这个世界,自然也意味着自己已经死了,傲方能不激动吗?

    “这里真的是冥界,人死了之后就会到这里来,如果你还想知道更多,可以到阎王殿去,阎王会告诉你一切的!”

    “我已经死了?”傲方一脸的不知所措,看着自己的身体,傲方脑子里一片空白,原来自己已经死了,难怪总觉得自己与之前有所不同。

    死了,意味着自己已经离开了原来那个世界,意味着再也见不到张雅怡他们,见不到自己的亲人,见不到自己的兄弟,而张雅怡他们肯定也会因为傲方的死而伤心欲绝。

    冥界没有日月之分,傲方就这样呆坐在城墙边,低着头,任凭路人从自己的面前走过却视若无睹。

    良久,傲方还没回过神来!

    “阎王殿在哪儿?”

    ……

    冥界之大,比之神界有过之而无不及,同样是无边无际的巨大空间,掌管冥界的主宰麾下共有十个阎王,俗称鬼王,分别是:秦广王、楚江王、宋帝王、五官王、阎罗王、卞城王、泰山王、平等王、都市王、五道转轮王。此十王分别居于冥界的十殿之上,各自替冥界的主宰——冥王管理冥界的一方领土,因此称为十殿阎王。

    想通之后的傲方心情十分美丽,为了弄清楚自己的位置以方便行动,傲方来到了阎王殿。

    其实,傲方知道自己死了之后只是一时间没有适应过来,当初想要昆仑镜的目的,其实也就是为了到冥界来,虽然后来没有得到昆仑镜,而且还被接引五人给杀了,但是从另一个侧面讲,傲方的目的应该算是达到了,而且,傲方的实力并没有因为他的身陨而下降,这是傲方很庆幸的一件事情。

    阎王殿,每个阎王评判一个死者的地方,傲方所在的是泰广王的领地,泰广王正在大殿中和属下的判官批判刚刚来报道的死者。

    忽然,一个人影凭空出现在大殿之中,顿时把大殿四周的士兵和高高在上的泰广王吓了一跳。

    来人可以做到悄无声息的出现,泰广王心头一惊。

    “你是何人?”

    “你就是泰广王?”傲方没有理会对方的问话,反过来打量起传说中的阎王,要知道,尘世间所有人的生死都掌握在这些阎王身上。

    “正是,你是何人?”泰广王很是淡定的回了一声。

    “告诉我女娲石的下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