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巅峰修真狂少 > 第883章 佛教道人显真身
    怒视着接引和准提,傲方很不妥协。

    “还使性子!”接引和准提纷纷露出坏坏的笑容,跟着,只见接引对着傲方一指,一道强大的金色光芒径直射进傲方的双眉之间。

    “啊!”

    光芒没入傲方额头后,傲方正在纳闷接引对自己做了什么,忽然,一股来自灵魂的剧痛从傲方的脑中瞬间蔓延至傲方全身。

    剧痛让早已尝遍万般苦楚的傲方忍不住尖叫起来,额头的冷汗不住留下,一会铁青一会苍白的脸色让人感受到傲方此时所受的痛苦。

    灵魂的剧痛是深层的痛苦,远超肉体上的伤害所带来的疼痛!

    “傲方老弟!”

    一旁,崔世淼、岬樊和邬火看着傲方被接引和准提虐待,心中很不是滋味,想上前劝阻,但自己的身份在大尊面前连个屁都算不上,根本没有资格替傲方求情。

    接引和准提为什么会无缘无故对付傲方?主人不是一直都很器重傲方吗?此时傲方受制于接引和准提,如果没有主人的帮忙,傲方根本渡不过这个难关!

    崔世淼三人是心急火燎,对面的夏侯扈杰、段辛易和独孤枫看到傲方受到虐待,又看到崔世淼三人难看的脸色,心中全都乐开了花,有崔世淼三人在场,他们自己是杀不了傲方了,如今有接引和准提替自己动手,倒是省了不少的功夫,而且看着傲方被接引和准提折磨,心中那种畅快感似乎比一刀结果了傲方来得强烈。

    “啊!”

    傲方的惨叫声还在继续着,身上的衣服早已被汗水浸湿,虽然傲方的实力提升了许多,但是面对神界的第一强者——大尊,傲方连行动的能力都没有。

    “说,你把那个拥有我们佛教尊圣令的女子藏到哪里去了?还有,你的师傅是谁?”见傲方已经在自己的折磨下呈现疲惫状态,意志力肯定也下降了不少,接引问道。

    折磨下,傲方有点乏力的抬起了头,睁开了因为汗水流过而有点涩的双眼,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心中暗惊,原来接引口中的女子便是张雅怡,没想到自己给张雅怡尊圣令的事情被接引和准提发现了,他们是怎么发现的呢?

    “我什么都不知道!”

    傲方用冷言冷语抨击着接引和准提的高傲,虽然这样做的结果很可能是傲方的惨死,但是,想让傲方服软却绝无可能,或许,接引和准提一开始不采取这么极短的办法,而是轻声细语的和向傲方探问,傲方还会告诉他们,但是,他们的身份注定了他们的出现必然是高傲的姿态,因为他们是神界的顶尖强者。

    “嘴挺硬!”

    看着一脸坚决和刚毅的傲方,接引和准提没有任何的怜悯,如果不是因为发现傲方同时掌握了土之本源、木之本源和金之本源,接引和准提根本没必要和傲方这样一个天神多费口舌,而是直接让傲方消失在宇宙之中。

    “啊!”

    当然,由于猜测而不敢对傲方下下手并不表示他们不会折磨傲方,尤其是傲方在挑战的是他们身位大尊的无上尊严。

    所以,唯有通过手段,让傲方这个无视大尊存在的人知道大尊的尊严是不容抵抗的,在大尊面前,人人皆是蝼蚁。

    “啊!”

    傲方的惨叫声让人毛骨悚然,灵魂中的剧痛让傲方的意识接近崩溃边缘,但是傲方强忍着一口气不让自己昏迷过去。

    良久,傲方的脑袋无力的低下,紊乱的气息不再像之前一样强而有力,在接引的折磨下,傲方心力交瘁,如果是普通人,估计早就昏死过去了,虽然脑袋已经昏沉,但底子里的傲气让傲方始终没有向接引认输。

    对于傲方的耐性和忍受力,接引和准提也有点意外。

    “再不说,别怪我们心狠手辣!”见傲方依然不肯将事情说出,接引和准提都动了怒,他们何曾对一个天神束手无策过?

    傲方略显艰难的抬起了头,眼神依然坚定,只是充满了冷漠与不屑。

    “呸!”

    “啪!”

    傲方冷不禁的对着靠自己比较近的接引吐出一口血水,但是却被接引面前无形的气墙给挡住。

    虽然如此,但是敢于向大尊喷口水的人,傲方不一定是最后一个,但绝对是第一个。

    这样做的结果震惊了崔世淼、邬火、岬樊,甚至是夏侯扈杰、独孤涵阳和段辛易,崔世淼三人是暗叹,夏侯扈杰三人则是窃喜,傲方的举动无异于是在自取灭亡,要知道,并不是接引和准提不杀傲方,而是他们还没有杀傲方。

    “噗!”

    怒火涌上接引的心头,身位大尊的他何曾受过这样的气,对着傲方一个瞪眼,傲方便像脱线的风筝般倒飞了出去。

    “傲方老弟!”

    崔世淼三人大惊失色,傲方愈加的刺激接引和准提,只会让自己死得更快而已。

    “冥顽不灵,死不足惜!”动怒后的接引没有一丝修佛者的慈悲姿态,看起来更像个脍子手。

    “噗!”

    “噗!”

    “噗!”

    倒飞在半空中的傲方被接引一个又一个的眼神撞击得四处横飞,鲜血不断从他身上洒向天空。

    一旁的崔世淼三人心急如焚,心中焦急的祈祷着自己的主人能够及时出现救下傲方!

    眼看着傲方的生命迹象正在逐渐流逝,留给傲方的时间已经所剩无几……

    “大哥!”

    “二弟!”

    就在傲方被接引折磨得死去活来之际,两声激动的呐喊声从远处传来,紧跟着,一个赤红色身影和一个白色的身影划破天际般出现在傲方面前,挡在了傲方的左右,替傲方挡住了攻击,只是在这攻击下,两个来人顿时皮开肉绽,鲜血更是不要钱般狂洒而出,巨大的冲击力下,挡在傲方面前的两个人连同傲方同时倒飞了出去。

    “嗯?”

    接引停下了手,好奇的看了忽然杀出的两个人,在两人出现的一瞬间他便已经察觉,只是他并没有收手的意思。

    “变异神兽?”

    来人正是刚刚在皇甫华雨的帮助下恢复了身体的小麒以及为他们两个护法的绝恋。

    小麒和绝恋稳住身子,强忍胸口翻腾并且在喉间上涌的鲜血,一左一右扶住了已经处于半昏迷状态而失去意识的傲方。

    发现傲方还有气息在,两人暗暗的松了口气,顾不得自己身上的伤,有点惊恐的看向前方那长着一张貌似和蔼可亲胖脸的人,能够将傲方伤成这样,显然对方就是佛教的两大尊者——接引道人和准提道人。

    “皇甫华雨见过两位大尊!”

    与此同时,皇甫华雨的声音慢了半拍在接引和准提背后响起。

    接引和准提只是回头瞥了皇甫华雨一眼,跟着又将目光投回到傲方三人身上。

    “羽儿,快过来!”

    皇甫华雨治好小麒后,向小麒说明了傲方前去追杀夏侯扈杰的事情,小麒心系傲方的安危,便随着皇甫华雨来到天衍殿第二层,结果刚到第二层,三人便看到傲方被接引蹂躏这一幕,二话没说,小麒和绝恋便冲到了傲方身边。

    明知不敌,难舍兄弟情谊,这才是真正的兄弟!

    皇甫华雨想拦住小麒,奈何小麒根本不听劝,皇甫华雨还没来得及拉住,小麒和绝恋已经冲了出去,虽然皇甫华雨不知道傲方因何得罪了接引和准提,虽然傲方对他们皇甫一家有大恩,但要让皇甫华雨看着小麒和接引作对,这不是将小麒送到风口浪尖上吗?

    面对皇甫华雨的呐喊,小麒只是向他投去了歉意的目光,这一年的时间里,小麒感受到了家庭的温暖,这样的温暖来之不易,但此时傲方生死攸关,小麒无法袖手旁观。

    “大尊,请手下留情!”小麒不听话,皇甫华雨只能无奈的向接引和准提求情,但是,接引和准提会卖皇甫华雨的面子吗?

    “我的目标是他,你们两个,走开!”接引冷眼扫过绝恋和小麒。

    小麒和绝恋看了看伤痕累累的傲方,转而看向接引,目光坚定,没有任何退怯的意思。

    “不识好歹!”

    只听接引冷哼一声,没等皇甫华雨来得及上前求情,绝恋和小麒已经双双吐血倒飞出去,而全身疲软无力的傲方则是无力的软倒在了地上。

    “大哥!”

    “二弟!”

    小麒和绝恋心系傲方的安危,被接引一个眼神弄成重伤的他们顾不得身上的剧痛,再次跑到傲方身边,挡在了傲方身前。

    “噗!”

    “噗!”

    接引又是一个眼神,仅仅只是一个眼神,小麒和绝恋再次倒飞了出去。

    跟着……

    “噗!”

    “噗!”

    小麒和绝恋一次又一次挡在傲方身前,一次又一次被接引击飞,但是,他们并没有放弃。

    一旁的皇甫华雨和崔世淼三人都急出了汗来,在心中祈祷了千万遍奇迹的出现以挽救傲方的性命,但是一切显然都是徒劳。

    “羽儿!”

    皇甫华雨难得有这么一个优秀的孙子,而且还是自己打破了自己的原则才和他相认的,看着小麒被接引不断的打击,皇甫华雨心急如焚。

    接引没有急着将傲方他们杀死,看到小麒和绝恋为了救傲方而奋不顾身,脸上却没有一丝怜悯,有的只是不屑,这样一份即使在面对死亡威胁时的兄弟情义显然无法打动到自认为已经超脱物外的大尊级人物。

    “这样下去我们都会被他打死的!”

    再次倒飞出去的小麒和绝恋倒在了相隔不远的地方,绝恋擦拭嘴角流下的鲜血并传音给小麒。

    “出去!”

    彼此一个眼神的交流中,两人便定下了计划,再次挡到了傲方身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