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巅峰修真狂少 > 第876章 我很乐意成全他
    “随我来!”

    随着蚩尤大尊来到宫殿前,傲方和绝恋刚刚站稳打量起传说中的天衍殿,只觉这看似普通的宫殿之中似乎散发这一股古老的气息。

    “来得挺早的嘛!”

    一声洪亮的笑声从远处的云雾中传来,傲方等人顺着声音的方向望去,另外一拨十几号人的人马正在往天衍殿的方向飞来,而那声音便是来自人马最前方带路的男子,魔界另外一个大尊,刑天!

    “你不也挺早的吗?”

    傲方打量了一下随着刑天带来的人,其中有十来个居然是自己看不透境界的人,显然都是达到神王境界的魔王。

    “咦?你怎么一次比一次退步了?”刑天瞄了站在蚩尤身后的傲方等人一眼,说了一句让傲方他们摸不着头脑的话。

    “是吗?那可不见得,保证你大跌眼镜!”蚩尤意味深长的笑了笑。

    “呵呵,拭目以待!”

    “都挺早啊!”

    “呼!”

    “呼!”

    “呼!”

    远处,云雾之中同时出现了三个空间裂缝,魔界另外三位大尊伏羲、祝融、和共工带领着各自手下中突围的人马到来。

    几人碰面都热情的打起了招呼,身后各自的手下都面无表情的打量着其他大尊的手下。

    “嗯?”

    傲方和绝恋也打量着另外几个大尊的手下,忽然,一张熟悉的面孔映入傲方和绝恋的眼帘。

    “血魔屠!”

    在场的很多魔王和天神都发现了血魔屠,血魔屠依然是那么一副冷若冰霜的神情,不过看到傲方和绝恋,倒是还微微的点了点头。

    “过去打声招呼!”傲方微微一笑,和绝恋飞出人群来到血魔屠身边。

    “我们又见面了,没想到可以在这里碰到你!”

    或许是由于傲方曾经救过自己,血魔屠脸上的冷意散去了许多,不过目光之中却还是充满了警惕,但这警惕并不是针对傲方,而是针对四周那些对他充满敌意的人。

    “你们最好离我远一点,免得被我连累!”

    傲方和绝恋不以为意的笑了笑,如今的他们,还需要在意别人的目光吗?

    蚩尤和祝融等人正在侃大山,傲方等人正在百无聊赖,这时,一个又一个的空间裂缝在远处出现,随之而来的,是妖族麒麟、青龙、朱雀、玄武和白虎五位大尊,其后跟着的,不乏傲方相熟的人。

    岬樊、崔世淼兄弟、邬火、朱雀圣母、皇甫华雨、皇甫易三兄弟。

    自然还有小麒、邬火的大女儿邬馨倩。

    当然,也有傲方的仇人,夏侯扈杰和他的二儿子,夏侯西列。

    “你们几个老家伙约好的?”妖族五位大尊出现后便直接飞到了蚩尤等五个魔界大尊身边,看得出来,魔界和妖族的大尊们彼此之间都很熟悉。

    “不急,我们还不是最晚到的!”

    “这次你们估计有没有人能成功?”

    “难说,你们那边呢?”

    “我这边倒是有个好苗子!”蚩尤有点得意的笑了起来。

    “哦?怎么没听你提到过?是谁?”共工好奇问道。

    “就这两天才发现的,至于是谁?嘿嘿,你们肯定猜不出来!”

    对于蚩尤有意的卖关子,祝融等魔界的大尊们自然而然的给了他一个又一个的白眼,而妖族的五位大尊,则是很有默契的将目光投向了正在向岬樊等人飞去的傲方。

    “岬樊大哥、崔大哥、邬火大哥、皇甫族长!”

    傲方一个一个打起了招呼,妖族的人,除了青龙族,傲方有很多的朋友。

    “傲方老弟啊,这才百来年没见,你的实力居然提升了这么多?吓了我一大跳!”

    “是啊!”

    见到傲方的人没有一个不对傲方的实力感到惊讶的,百年的时间从中位神人突破到上部天神,有点天方夜谭的感觉。

    当然,有人欢喜自然也有人忧,正当所有人在为傲方的实力突破而感到高兴时,一双阴冷的目光始终锁定在傲方身上,那便是对傲方恨之入骨的夏侯扈杰。

    “他居然突破了!”自打上次金耀山后,夏侯西列就和傲方决裂了,对于傲方的突破,夏侯扈杰两父子同样的震惊。

    “傲方!”旁边的夏侯扈杰只是冷眼看着傲方。

    此时,远处的空间中又再次出现了五个圆形空间裂缝,跟着,上百号人马从各个空间裂缝中走了出来。

    “是道教和佛教的人!”

    正在闲聊的魔界和妖族的大尊们感受到了来人的气息,所有先到场的人目光也都被刚到的人给吸引。

    “嗯?”

    其中,便有段家和独孤家的人,而且,曾经在独孤城中见过绝恋和傲方的人很快便发现了和妖族的人聚在一起的傲方和绝恋,于是便立刻向自己的主子汇报。

    “大人……”

    “什么?”

    听到手下的话,独孤枫的老爹独孤涵阳双眉一皱,眼神中当即爆发出了旺盛的怒火,目光不自觉地看向了傲方所在的方向。

    顺着手下所指的方向,独孤涵阳看到了正和崔世淼他们有说有笑的傲方,咋一看,傲方和妖族各大派系的族长或长老的关系出奇的好,不免让独孤涵阳为之一惊,但是,怒火并没有因此而冲淡,反而更加的旺盛。

    当即,独孤涵阳飞到段天豪的老爹段辛易身边附耳几句,并将刚刚手下禀报的情况一五一十的说给段辛易听,直把段辛易也弄得火冒三丈。

    当初得知自己的儿子在独孤城莫名被杀后,段辛易派出了很多手下前往追查杀害自己儿子的凶手的下落,但是仅仅只有一个名字,想在神界中有如大海捞针般找寻一个人谈何容易,事情就那样过了百年,而百年之后,傲方就在这样的情况下出现并且被独孤涵阳的手下给认了出来。

    “慢着!”段辛易越看越愤怒,毫不掩饰心中的杀气,独孤涵阳急忙拦住了他。

    “他和妖族的人关系密切,你现在对付他只会适得其反,而且,你别忘了,他们杀了我独孤城将近一千的天神,他的实力肯定不低!”独孤涵阳分析道。

    “哼!”段辛易看了一眼满面春风的傲方,傲方四周那些人物,一个个全是妖族的长老和族长,而且这些人和傲方的关系都十分的好,有说有笑,见状,段天豪再白痴也不会公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向傲方动手了,闷哼一声,目光紧紧锁定傲方便不再说话。

    另一边,傲方和小麒等人围在一起,百年的分别,小麒实力达到上部天神顶峰,虽然小有突破,但和傲方比起来却有天壤之别。

    一番了解,傲方得知百年的时间里小麒的身份已经公开,但白虎族、朱雀族和玄武族的人都对此不闻不问,夏侯扈杰又沉浸在丧子之痛兼且还要兼顾着天衍殿开启的事情,所以小麒这百年的时间也算过得平静。

    当然,傲方和小麒没少注意到远处的夏侯扈杰向自己头来的充满杀气的目光,两人也仅仅是微微一笑不置可否。

    一旁,柴依杰有点形只影单,自从对出卖小麒和傲方一事供认不讳后,虽然邬火和朱雀圣母并没有责怪他,但他在朱雀族中的地位和声望已经远不入从前,又加上小麒在朱雀族混得有声有色,两人的境遇可谓天壤之别,来了个三百六十度大转弯。

    被邬火训斥了一顿后,落寞的柴依杰悔不当初,深刻的反省后对自己当初太过信任段天豪也是悔恨不已,虽然和小麒谈不上有多身后的感情,但却对其多少有了愧疚之情。

    而让柴依杰庆幸的是,虽然自己做出了愚蠢甚至差点不可挽回的事情,但是邬火还是将他带到了天衍殿来,足见邬火对其还是很重视的。

    道教三清和佛教的两道人对魔界五位大尊的态度很是冷漠,基本上除了到来时相互看了一眼后,连招呼都不大,由于妖族的五大尊和魔界的走得比较近,所以道佛两教的人也没表现出太过熟咯。

    “血魔屠!”

    佛教的人都看到了人群中的血魔屠,血魔屠的大名让很多佛教的人闻风丧胆,当然,血魔屠也成了他们诛杀的对象,奈何,血魔屠的实力摆在那儿,一般人别说杀他,就是想让他受伤都很难。

    “接引!”

    血魔屠的目光从佛教的人到来就一直关注着他们,尤其是佛教的两大尊者,血魔屠似乎和他们有着深仇大恨,丝毫不掩饰心中对他们的杀意,只是后者完全没有将血魔屠充满杀意的眼神当一回事。

    “他也要进天衍殿?”

    血魔屠毁在这个时候出现,说明他是要进入天衍殿,知情的人不会忘记,血魔屠这个名字成为神界中令人闻风丧胆的词,就是从他上次进入天衍殿后开始的。

    血魔屠和佛教的结怨那么深,一想到血魔屠也在天衍殿内,佛教的人心里就是一阵发毛,究其原因,就是因为天衍殿内的一切活动都不受限制,包括杀人!

    “他就是那个叫血魔屠的人吧?上次来的时候都没怎么注意,没想到神界居然出了这么一个天才,是你的手下?”

    围聚在一起的魔界和妖族的大尊们都不约而同的看向了一旁静静站着的血魔屠。

    刑天咧开大嘴,嘿嘿一笑,有点得意的说道:“这事说来挺戏剧性,前几天他主动找到了我,说他想要进天衍殿,可以答应我任何的条件,所以我就收了他了!”

    “不错,是个好苗子,机会很大,可惜,做事太偏激了点儿!”

    众人齐齐看向血魔屠,似乎,每个人都知道他的过去一样。

    “年轻人嘛,总是有点儿火气的,接引和准提的做法也太没人情味了,换做是我也不会善罢甘休!”

    “他们本来就不是通情达理的主,指望他们大开方便之门?难!”

    众大尊似乎都对佛教两位大尊的言行很看不顺眼,自然彼此之间也不会打什么招呼。

    “大哥,看夏侯扈杰的样子,肯定会有所行动!”站在傲方身边的小麒目光不是飘向远处正恶狠狠看着自己的夏侯扈杰,并向身旁的傲方提醒道。

    傲方不置可否的笑了笑,说道:“不用管他,如果他想找死,我很乐意成全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