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巅峰修真狂少 > 第866章 结识
    血魔屠没有回头,只是一脸的冷漠,换做平时,哪里轮得到这些佛者在自己面前撒野?

    “噗!”

    一使力,鲜血顿时涌上胸口,随即胸中一阵翻涌,腥红的鲜血从血魔屠的嘴角流出。

    一个踉跄,血魔屠差点没能控制住飞行的势头,看起来有点歪歪斜斜的。

    “他已经被打成了重伤,上!”

    趁着血魔屠走神之际,佛军领衔者一个提速挡在了血魔屠面前,迫使血魔屠停下了脚步,随即,所有修佛者蜂拥而至,将血魔屠包围了起来。

    “血魔屠,看你往哪里跑?”

    虽然身受重伤,并且被重重包围,血魔屠脸上却看不出有丝毫的惧意,冷眼扫过面前的佛者,血魔屠沉声道:“要动手便动手,就算今日我死在这里,也不会让你们好活!”

    说着,血魔屠祭出了一把血红色的飞剑。

    血魔屠的威名在整个神界都如雷贯耳,而对佛教的人来说更是梦魇般的存在,所以佛教的人才会恨不得将血魔屠杀之而后快,虽然人数上占了绝对的优势而且血魔屠还受了伤,但是他身上的气势却丝毫没有受到影响,一时间,愣是没有一个人敢率先上前。

    “杀了他!”

    率先动手的还是佛军的领衔者,大手一挥,魔军领衔者便举起法宝杀到了血魔屠身边。

    “轰!”

    血魔屠双眼依然绽放着锐利的光辉,但是却心有余而力不足,只能举起手中的飞剑硬接下对方的冲击。

    强大的冲击力下,血魔屠胸口又是一阵翻涌,一道血雾脱口而出,整个人更是被轰得倒退了好几步。

    见状,任何人都看得出血魔屠已经是穷途末路,佛军领衔者嘴角更是泛起冷冷笑意。

    “他已经不行了,上啊!”

    刚才血魔屠被击退的那一幕所有的佛军都看得真切,而这一幕似乎成为催化剂,瞬间将他们心中对血魔屠的恐惧冲淡,跟着,靠近血魔屠的佛者在兴奋的吼叫声中杀向了血魔屠。

    曾经的神界天才,身受如此重的伤,面对的还是一群想要要他性命的人,人数更是成千上万,在这样的攻击下,所谓双拳难敌四手,饶是血魔屠再顽强,也无法在这样的情况下保证自己的身体不受到伤害。

    “噗噗噗!”

    一件件法宝无情的落在血魔屠的身上,将本来就有点虚弱的血魔屠打得遍体鳞伤,鲜血更是不住的从他身体的各处流出,让人不寒而栗。

    “啊!”

    头可断,血可流,但是血魔屠却不愿就这样死去,不甘心的他只能用一次又一次的挥手将手中的飞剑刺对方的体内。

    一个

    两个

    三个

    只是,这样换来的结果却是血魔屠身上的伤越来越多,伤势越来越重,而他的身体也越来越虚弱,同时,大量的失血让他的反应变得迟钝,脸色变得愈加苍白,意识也随着鲜血越流越多而开始出现模糊现象。

    攻击的目标只有一个人,很多佛者都因为被同伴挡住而无法靠近血魔屠,但这已经足够,包围圈中的血魔屠已经没有更多的战斗力和能量去应付似乎怎么杀都杀不完的人。

    虽然佛者的法宝不住的往身上招呼,但是血魔屠由始至终却都没有叫出声,他不想认输,他不愿认输,他也不会输。

    但是,现实摆在面前,随着战斗的进行,血魔屠手中的飞剑终于因为握力的不足而被击飞,这样的情况在血魔屠身上发生的概率几乎为零。

    “杀!”

    见血魔屠居然连握飞剑的力气都没有,佛者们更是疯狂的往他身上招呼。

    眼看着血魔屠被淹没在佛者的包围圈中并且快要被碎尸万段,这时,远处的天空总出现了一片‘黑幕’,黑幕迅速扩大,赫然是傲方所带领的数千个龙卫。

    “大人,是魔界的人!”

    佛教的人立马发现了傲方他们,当他们发现前来的人居然都是手持顶级神器的上部天神时,包括领衔者在内的所有佛者尽皆被吓了一大跳。

    “杀!”

    傲方发现血魔屠危在旦夕,没给佛教大军喘息的机会,果断下达了攻击的命令。

    “杀!”

    数千的龙卫散发着浓烈的杀气,化成洪流眨眼间冲进佛教大军之中,转瞬间成片的佛教大军变成尸体从天空中掉落。

    围住血魔屠的佛者们也被外围的动静惊动,丢下已经毫无反击之力的血魔屠往后望去,却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杀来了这么一支强大的魔界队伍,惊愕当场。

    血魔屠遍体鳞伤,体内的神元力近乎耗尽,本来就靠着坚强的意志才没有倒下去,此时,所有的佛者都被突然杀出的大军吸引,血魔屠有气无力的睁开因为血水流过而变得迷蒙的双眼,正好看到佛教大军中傲方缓缓走来的身影,所有被傲方擦身而过的佛者尽皆化成了粉末。

    这个身影似乎似曾相识,这是血魔屠昏迷之前所记的的唯一一件事情,跟着,两眼一闭,血魔屠便成自由落体状从高空中坠落下去。

    “呼!”

    傲方的身影出现在下坠的血魔屠身旁,手一招,昏迷的血魔屠便飞到傲方身边。

    傲方一行的出现让佛教的人暂时忘了血魔屠的存在,因为他们连对抗龙卫的能力都不够。

    “时间算得刚刚好!”感受到血魔屠均匀的呼吸,傲方笑了笑,直接将血魔屠送入乾坤一界中。

    回头望了混乱的战场一眼,傲方笑着飞回到在战场外看好戏的绝恋身边,有五千个龙卫在,根本就不需要傲方他们动手,龙卫们也不会让傲方他们动手,这是他们一贯以来的原则。

    千人对万人,双方之间是好几倍的差距,但是,胜利的天平却从一开始就偏向傲方他们一边,佛教大军中实力最强的领衔者第一个惨死在龙卫们的剑下,半个小时后,随着最后一个佛者的尸体从半空中掉落,喧闹的战场终于恢复了平静。

    龙卫们的脸上都写满了胜利后的喜悦,虽然每个人的身上都有或重或轻的伤,但是却没有人去理会。

    “走吧!”傲方和绝恋相视一笑,传令让边境地区的城主留意情况后,带着龙卫返回到金龙城中。

    每杀一次人总会有或多或少的收获,数万佛者身上落下的法宝全数被龙卫门‘没收’,对此傲方可是一点意见都没有。

    金龙城内,傲方原本炼器的计划被推迟。

    找了个房间,将血魔屠安放在床上,众人饶有兴趣的打量起这个被神界的人称为天才的人物。

    “伤的好重啊!”

    “我们如果去晚一点儿,他的命就没了!”绝恋笑道。

    “血魔屠这么厉害,谁把他打得这么伤?”

    “估计得等他醒了才能知道!”

    “我不能死,我不能死……”

    床上的血魔屠虽然昏迷,但口中却念念有词,虽然生命垂危,生命力却很强,似乎有一股信念在支持着他。

    重伤的血魔屠根本没有能力和意识去给自己疗伤,傲方索性好人做到底帮他疗伤,血魔屠身上的伤实在太重,足足花了傲方半天的时间才将血魔屠的外伤彻底的治好,更是耗费了数百颗极品神元石。

    此时的血魔屠脸色恢复了红润,重度昏迷的他睡得很安详。

    傲方等人看了看血魔屠一眼,留下两个手下在门外照看着,众人各自离去。

    三天后,当傲方和张雅怡等人在后花园悠闲地聊着天,畅谈着未来的计划时,一个负责照看血魔屠的手下急匆匆的跑了过来。

    “启禀魔王、傲方大人,血魔屠醒了!”

    “哦?”

    当傲方一行来到血魔屠休息的房间时,另外一个照看血魔屠的手下正站在门口,望着门内脸色有点难看,似乎是在害怕,再往门里看去,一脸杀气的血魔屠缓缓走出来。

    “醒了!”

    傲方笑着主动向血魔屠打了个招呼。

    眼前的人有着一张似曾相识的面孔,似乎在什么地方见过,而自己昏迷前看到的人便是这个人,而在这个人身后的,还有一个自己看不透的高手,其他那些更是全部都是上部天神。

    不简单!

    这是血魔屠看到傲方他们一眼后心中所产生的复杂想法,他充满了警惕!

    “你们是什么人?”

    “不管我们是什么人,可以肯定的是,我们绝不会是你的敌人!”见血魔屠一脸警惕,傲方保持善意的微笑。

    “为什么要救我?”

    “不是什么了不起的理由,救你,一是我看佛教的人不爽,二嘛,久闻血魔屠大名,想交个朋友!”

    听到傲方的话,第一个理由倒是挺喝血魔屠的口味,但是。

    “请问阁下高姓大名?”血魔屠似乎看得出来,在傲方他们当中,主导一切的就是站在最前面的傲方和绝恋,而他有印象的只有傲方,所以说话的对象也顺理成章的变成了傲方,倒是把绝恋晾在了一边。

    “傲方!”

    “傲方?”血魔屠默默的记下了傲方的名字。

    “多谢阁下出手相救,请收下这个!”

    一块乳白色晶石从血魔屠手上飞到傲方面前。

    “如果有事需要血某效劳,只需稍个讯息,无论多困难我都会替你完成,做朋友就不必了,血某一生孤独,仇人甚多,与我为朋友者,只会招来杀身之祸,就此告辞!”

    向傲方抱了个拳作揖,血魔屠二话没说便飞上了天空,根本不给傲方他们挽留的机会,便化成黑点消失在天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