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巅峰修真狂少 > 第865章 血魔屠再现
    一个星期后。

    傲方没有规律的袭击让佛教的人再也不敢住在边境地区,而傲方怕太过深入会遇到难缠的对手,所以一般都选择在边境地区徘徊,但是这样的结果依然足以让佛教的人头疼不已。

    当然,边境的异常也引起了许多佛教高手的注意,不过很可惜,袭击魔界的人就像来无影去无踪一样,当他们想要埋伏后将下次到来的魔军一举歼灭时,傲方却停止了对佛教的报复。

    随后,佛教的大军在边境的地方苦等了一个月,奈何那些袭击者愣是没有再出现过。

    这样干耗下去也不是办法,于是乎,怒不可歇的佛教大军采取了主动出击的战略,向魔界进发,而很凑巧的是,因为之前曾经在安定城附近讨到了不少好处,所以佛界大军这回又很是聪明将前进的路线安排在了安定城。

    等到佛界大军进入到魔界境内时,等待他们的是早已埋伏了许久的傲方和他刻意安排前来招呼佛教大军的二十万魔军部队。

    “杀!”

    “不好,中计了!”佛教大军的领衔人一看从四面八方像蝗虫一样涌出来的魔军,当场吓了一跳,这次来本来就没想过要在魔界弄出多大的动静,纯粹是想以牙还牙,所以带的人不多,也就佛教边境数万佛者,却没想到傲方早已安排了二十万的大军在此守株待兔。

    傲方、绝恋、王晋中、张雅怡和傲宇等人坐在后方指挥营的高台上,像是欣赏好戏一样边喝着美酒边看着手下的二十万大军将送上门来的佛教大军包围起来。

    何谓弹指间灰飞烟灭?

    此时的傲方便很好的诠释了这句话的涵义,随着傲方的手缓缓落下,前来送死的佛教大军数万条性命也走到了尽头。

    傲方等人根本无需动手,一千龙卫,加上其他杂七杂八的天神和神人,哪怕是在怎么顽强抵抗,十五分钟过后,整个安定城附近便变成了人间炼狱,占尽天时地利人和的傲方仅仅只是以一万人的伤亡便换取了前来送死的数万佛教大军的性命,绝对的物超所值。

    硝烟散去,留下的只是满地无人认领并且在若干年后化成土壤中一部分的佛教数万佛者的尸体,鲜血早已随着土壤中的缝隙流入地下,只是地面早已被鲜血染成了红色,浓烈的血腥味经久飘荡在安定城上空。

    此役,傲方大获全胜,但是想想佛教一方半个月内损失十几二十万的佛者,傲方当即下令自己所管辖的区域内和佛教接壤的地方所有人往境内迁移。

    另一边,佛教内,连番遭到袭击并且还损失惨重的佛教高层人员气的直跺脚!

    “天衍殿很快便要开启,其他的暂时放一边,全力准备天衍殿的事情,等到天衍殿的事情过去后再找他们算帐!”

    “是,大人,上次尊圣令被盗,我们岂不是少了两个进入天衍殿的名额?”

    听到手下的话,佛教的高层面色巨变,这个佛教的高层是个神王境界的高手,名叫三才,在佛教中的地位就等同于岬樊和崔世淼等人在各自族群内部的地位。

    当初三才的两个手下背地里做出偷鸡摸狗的事情,并且最终将自己手中两块以为没有人有胆子敢偷而放置在宫殿内的尊圣令给偷了出去。

    每次想起这件事情三才就怒火中烧,恨不得将那两个曾经看起来对自己忠心耿耿的手下碎尸万段,在事情发生后,三才也曾经派出过许多人查找那两个手下的下落,并试图将被偷的两块尊圣令追回来,但找了许久都没有找到那两个手下的下落,神界如此之大,想要在茫茫人海中找两个人谈何容易,更何况那两个人可能已经不在佛教的领域内,这就更加加大了寻找的难度,最终,三才只能放弃。

    “那两个人找到了没有?”

    “还是没有消息,只怕已经跑到其他地方去了!”

    “哼,等到去到天衍殿,看我不扒了他们的皮!”

    ……

    “方哥,我们就这样放过佛教的人?太便宜他们了!”金龙城宫殿内,王晋中对于佛教的事情还有点意犹未尽。

    “我们连续袭击他们,还在我们的地头上灭了他们几万人的大队,他们这次肯定早有防备,暂时先缓一缓,就当是让他们喘口气吧,要对付他们也不急于一时嘛!”

    “也好!”

    “二弟,明天的行动你要不要参加?”

    傲方这群人,没有一个是闲的住的,见局势稳定,佛教的人暂时也没有来捣乱,贵为魔王的绝恋便打算再次扩张自己的地盘,毕竟,蚩尤大尊麾下的魔王还是有不少的,绝恋和傲方虽然统领了金龙魔王和沈浪魔王下辖的两块区域,但和那些势力庞大的魔王比起来,还是有一点差距。

    “当然,你刚达到神王境界,没有任何时间本源基础,碰上其他魔王会有危险,不过,在哪儿之前,我还有另外一件事情要做,所以,计划暂时延后几天!”

    “什么事?”

    “炼器!”

    ……

    傲方的炼器造诣早已炉火纯青,来到神界后,朱雀族一行让傲方完全感悟了火之本源,所能释放的火焰更是达到了傲方也无法判断的层次,离开朱雀族后,傲方又一直忙于生计的事情,所以炼器一事就一直耽搁着。

    这次,干掉金龙魔王和沈浪魔王后,傲方终于认为时机成熟,于是便打算开始炼器。

    次日,金龙城宫殿后花园,傲方退去左右,只留下张雅怡等一众亲人。

    炼器的材料傲方身上有很多,由于不知道炼制出来的法宝会达到什么级别,更不知道会弄出多大的动静,傲方做起来显得格外小心翼翼。

    就在傲方准备开始炼制时,门外传来异常骚动,紧跟着,一个手下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

    “魔王,大……大事不好,血魔屠……还有大批修佛者正在进入我们领地!”

    “血魔屠?”

    对于血魔屠这个名字,众人可是一点都不陌生,一个如此牛叉人物跑到自己的地盘来,天知道会不会弄得天翻地覆,尤其刚才手下带回来的消息中还提及了佛教的人。

    “雅怡,你们留在这里,大哥,我们去看看!”

    “好!”

    说完,神识一放,果然发现血魔屠还有紧跟在他身后不远处的近万名修佛者,血魔屠脸色很苍白,飞行似乎也显得很吃力,捂着胸口的手,手指缝隙间能够看到不时有鲜血流出,看来,血魔屠是受伤了,而且还伤得不轻,而他身后紧追的那些修佛者,显然是正在追杀他的。

    虽然和血魔屠没有任何交情,但傲方一直都很想结识这个被神界的人说得充满传奇色彩的人物。

    当即,傲方和绝恋带上五千驻守在金龙城的龙卫,锁定血魔屠所在的位置便飞了过去。

    “血魔屠,你杀我佛教中人,今天本座誓要将你就地正法!”

    身后,追着血魔屠的佛教大军中领衔的人对着前方的血魔屠大声吆喝道。

    此时的血魔屠一副狼狈样,根本没有能力去和身后那么多的佛教大军厮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