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巅峰修真狂少 > 第841章 孽债,报应
    另一边,夏侯扈杰带着一众青龙族族人回到了雷霆涧。

    “啊!”

    “轰!”

    青湮山脉中,夏侯扈杰愤怒的用拳头轰击着脆弱不堪的山体,转眼间,几座大山就在夏侯扈杰的手中化成了粉末。

    夏侯西列母子回到了雷霆涧后便直接找到了夏侯扈杰,但是,他们看到的夏侯扈杰却像个疯子一样在青湮山脉中发泄着,任谁都看得出来夏侯扈杰很愤怒,见状,母子二人便没有上前。

    “呼呼!”不知道过了多久,夏侯扈杰终于停下了手,此时,毁在夏侯扈杰手中的大山至少有十几座之多,幸好青湮山脉中的高山很多,否则还真不知道青湮山脉会不会就此毁在夏侯扈杰手中。

    或许是因为体力的流失,又或者是因为愤怒,夏侯扈杰大口的喘着气。

    “爹!”

    “老爷!”

    夏侯西列母子走上前,却见夏侯扈杰脸上怒意未消,便向夏侯扈杰询问撤退的原因。

    夏侯扈杰直接向两人道明原委,让夏侯西列母子两人错愕当场。

    “大尊?”除了夏侯扈杰,根本没有人知道妖族五位大尊曾经在金耀山出现过,更没有人知道在金耀山的时候发生的事情,对他们来说,被定格的那一段时间压根儿就没发生过任何事情。

    跟着,夏侯扈杰又将麒麟大尊的指示说给夏侯西列母子听,麒麟大尊的意思其实很简单,说白了就是不许夏侯扈杰再去找傲方和小麒的麻烦,包括向傲方寻仇。

    听到大尊的指示,夏侯西列的母亲脚下一软,一个踉跄差点摔到。

    “娘!”

    夏侯西列连忙将母亲扶住,并让她坐到椅子上。

    “东宝……我的儿啊……”

    看着趴在桌子上嚎啕大哭的母亲,夏侯西列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大尊的命令没有人能够违背,也就是说,夏侯东宝的死只能算是白死了,至于庞雷,死得更加让夏侯西列郁闷,回头想想,夏侯西列便明白夏侯扈杰眼看着傲方杀死庞雷却没有出手相救的原因。

    夏侯扈杰不是不想救庞雷,只要他出手,傲方根本没有机会杀庞雷,但是,碍于大尊的命令,夏侯扈杰根本不敢那么做。

    可想而知,夏侯扈杰当时心中该是多么的痛苦和郁闷,明明知道傲方要对自己最得力的手下下手却不得不忍着,也难怪回到青湮山脉后的夏侯扈杰会如此的愤怒。

    “大哥,庞叔!”夏侯西列默默的念着夏侯东宝和庞雷的名字,心中却是一阵唏嘘和悲哀,对傲方的身份更是多了几分猜测。

    傲方到底是什么人?不仅拥有神奇的乾坤一界,本身的实力更是让人捉摸不透,最可怕的是,居然妖族五位大尊为了他而出面调停青龙族和麒麟族两族之间的矛盾,或者说直接对青龙族降下命令来得更贴切。

    一切似乎都在说明傲方神秘的身份。

    难道傲方是什么大人物的子弟或后代?神界之中有什么厉害的人物可以惊动到让妖族五位大尊同时出现,要知道,五位大尊同时出现在神界漫长的历史上是极其稀少的。

    门口留下一道被拖长了的影子,夏侯西列抬头望去,看到的是夏侯扈杰落寞的身影,没有人能体会夏侯扈杰的心情,一个儿子,一个跟随自己无数个年头的得力助手,几天之内相继惨死,夏侯扈杰仿佛一下子苍老了许多,阳光下,夏侯扈杰消失在了过道的转弯处,只留下满地的唏嘘。

    或许,如果知道事情会发展到如今的地步,一万多年前夏侯扈杰就不会派庞雷下天界击杀小麒,更不会让夏侯东宝和庞雷前去抓捕傲方,此时,说什么都为时已晚,只剩下过往的记忆在诉说着无尽的哀愁。

    宴会后,作为皇甫家恩人的傲方自然没有立刻离去,而是在金城中逗留了几天。

    金城很大,远比傲方他们想象中大得多,趁着有空,傲方几人便和小麒在金城中转悠了一下,由于皇甫华雨已经诏告全族,所以小麒在金城中出现难免引来众多麒麟族族人的关注。

    当然,对于这样的关注小麒早已不以为意。

    小麒几乎每天都在傲方耳边说着让傲方留在金城的话,和自己的父母分开那么多年,小麒自然想要有更多的时间和自己的父母和家人相处,享受这难得的天伦之乐,然而,小麒又不想和傲方他们分开,所以劝说傲方留下便成为小麒的不二选择,奈何,傲方去意已决,小麒再三的劝说换来的也只是相同的答案。

    傲方见到小麒已经和家人团聚,此次妖族之行的任务便算完成,这样的结果在傲方他们来妖族之前根本是想都不敢想的。

    在金城逗留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战争过后,整个麒麟族早已恢复了以往的平静,小麒的出现似乎也变成了麒麟族族人的一种习惯,他们早已不将变异神兽的小麒当成异类,反倒是在惊叹小麒的强大实力和可怕的修炼速度。

    傲方决定明天离开金城,离开妖族,离开前一天,在小麒的强烈要求下,两人来了一场久违的切磋。

    这样的切磋在以前是常有的事情,来到神界后,傲方忙着四处奔波,根本没有真正闲下来过,此时距离傲方他们来到神界已经过去了好几个月的时间,谁曾想到,在这几个月的时间内傲方和小麒的实力会发生如此翻天覆地的变化。

    切磋的结果自然是小麒不敌。

    “我认输了,还是大哥厉害!”

    两人其实都没尽全力,说是切磋,实则是想缅怀一下过去,不管什么时候,两人永远是最好的兄弟。

    “我要是厉害,就不会连夏侯扈杰都打不过了!”傲方自嘲道。

    “呵呵,大哥不必介怀,我相信大哥用不了多久便可以将他打败的!”小麒的话听起来像在安慰傲方,实际上只要了解傲方的人都知道他修炼进度的可怕,没有人比小麒更清楚这一点。

    “是啊,只要我也能感悟时间本源!”

    说到和夏侯扈杰的交手,傲方便想到了时间本源,想要了解时间本源,就必须找到已经感悟了时间本源的人,所以,在傲方离去之前,他还拜访了一下皇甫华雨!

    夜,后院,花园

    “请坐!”皇甫华雨客气的将傲方请到摆放在花园中央的方型石桌边。

    “皇甫族长请!”

    “你不来找我,我也要去找你!”

    双双坐下,两人举杯对饮,眉宇间皆透着颇具意味的神色。

    “这次前来实为有事请教皇甫族长!”

    “哦?我也正好有事想请问一下傲方兄弟!”

    “皇甫族长请说!”

    “那我就开门见山了,不知道傲方兄弟师承何处?”

    “无门无派!”

    皇甫华雨眼中闪过异样光辉,莞尔一笑,“那傲方兄弟这一身超卓修为……”

    “实不相瞒,小子是偶然拜得一高人为师,只是从来没有见过师傅的面,更不知道师傅的门派,所以,皇甫族长的问题实在不知道如何回答!”

    由于没有见过自己的师傅,鉴于自己师傅给了自己那么多的法诀,傲方也只能称呼他为‘高人’,想再说得详细点,傲方也是无能为力。

    “哦?呵呵,不妨事!”对于傲方的说辞,皇甫华雨不想深究,“那日,傲方兄弟仅以天神实力便和夏侯扈杰交手数千回合而不落下风,单是这实力着实让老夫大感折服!”

    “皇甫族长就别损我了,当日若不是族长你出手,小子估计今日就没办法坐在这里和您喝酒了!”

    “当初老夫愚昧,险些酿成大错,如果不是小兄弟你,我家羽儿还不知道能否归来呢!”

    “这么说,咱们可以算是扯平了?言归正传,此次前来,是想向皇甫族长请教时间本源的问题!”傲方略将笑容收敛些。

    “其实,当天在金耀山我已经看出来了,你没有感悟时间本源,否则,以你的实力,夏侯扈杰估计不是你的对手!”

    “不瞒皇甫族长,小子这一身本事,也是最近刚练出来的!”

    皇甫华雨是小麒的爷爷,傲方便不忌讳的将自己带着小麒挟持了皇甫华雨的老婆,并且在金耀山擅自吸收金之本源的事情一一说出。

    “你掌握了金之本源?”听完傲方的话,皇甫华雨惊讶地瞪大了眼睛,像见鬼一样的看着傲方。

    “嗯!”傲方肯定的点了点头。

    “难怪那天我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夏侯扈杰那些攻击打在你身上却一点事都没有!”皇甫华雨上下打量着傲方这个怪物。

    “没想到你居然掌握了金之本源,那你的圣玄甲都达到什么层次了?”

    “具体什么层次我不知道,至少在圣器那个级别!”傲方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圣玄甲到了哪个层次,随意的说出了傲方所认知的范围,当然,傲方并不知道就圣玄甲的级别而言,堪比圣器已经足够让皇甫华雨惊讶。

    “圣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