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巅峰修真狂少 > 第839章 认祖归宗
    “庞叔!”

    就站在庞雷隔壁的夏侯西列被眼前闪过的白色身影吓了一跳,反应过来时,便看到一把长枪贯穿了庞雷的身体,鲜血正从庞雷的背后如注般泄出。

    庞雷的身体在剧烈的抖动着,傲方突然的出手他根本没有反应,等到感受到身上传来的剧痛,傲方的雷火神枪已经将他贯穿。

    “庞雷!”夏侯扈杰一脸吃惊模样地瞪大了眼睛,刚才他一直在走神,以至于傲方出手他都来不及阻挡,正想出手救下庞雷,但早已在夏侯扈杰手上吃过亏的傲方又岂会范一开始的错误?之前如果不是为了折磨庞雷,傲方早就有足够的时间将庞雷碎尸万段了。

    “老爷!”

    庞雷难以置信的看着插在自己胸口的枪杆,跟着抬头看着一脸冷漠完全不当一回事的傲方,最后才看向夏侯扈杰,口中发出不甘与绝望的叫声。

    庞雷的叫声刚刚响起,傲方眼中闪过寒光,握着雷火神枪的手轻轻一抖,哧的一声,强大的混沌能量和无形的空间波动瞬间将庞雷撕成碎片,连体内的神元金身和灵魂都在无形的空间波动中化成了粉末。

    从傲方出手到庞雷粉身碎骨,一切只是发生在一秒钟内,一秒钟的时间对于傲方这个层次的人来说足够做很多事情,等到傲方收回雷火神枪退回原来的位置时,包括夏侯扈杰在内的所有青龙族人由始至终没有任何反应,夏侯扈杰是来不及反应,而其他人则是因为傲方出手的速度太快、太突然而没有反应。

    “庞叔!”自小看着自己长大的庞雷就这样当着自己的面被人碎尸万段,甚至连渣都没有留下,夏侯西列心头发凉,怒火随即在心中燃烧。

    “啊!”夏侯西列怒吼一声举起飞剑便杀向傲方。

    “住手!”就在夏侯西列刚刚冲出之时,夏侯扈杰一个闪身挡在了他的面前。

    夏侯西列以为夏侯扈杰要亲自动手对付傲方,便气愤的站在夏侯扈杰身后,傲方同样一脸警惕的看着夏侯扈杰,此时的夏侯扈杰,脸色和知道傲方是杀死夏侯东宝凶手时一样的难看。

    “我们走!”

    当所有人都会以为夏侯扈杰会发飙,都以为大战将再次爆发时,夏侯扈杰却只是恶狠狠地瞪了傲方一眼后,便打算带头离开。

    “爹!”

    “老爷!”

    夏侯西列母子一脸不解,还在提防着夏侯扈杰的傲方和远处的小麒等人更是再次傻眼,当着夏侯扈杰的面将他手下最得力的助手杀了,夏侯扈杰居然还能忍得住,今天的太阳打从西边升起来了。

    “走!”

    夏侯扈杰没有多说,没有解释,更不容夏侯西列母子过多的提问,冷眼扫过傲方,带头往返回青湮山脉的方向飞去。

    夏侯西列两母子很是不甘,但是连夏侯扈杰都不出手,他们根本不是傲方的对手,脑袋没有发热的他们自然不会和傲方动手,于是带着这样不甘的心情跟在夏侯扈杰身后眨眼间消失在天际。

    剩下的数万青龙族族人或扶着受伤的同伴,或抱起地上已经逐渐变冷的同伴的尸体,也紧跟在夏侯扈杰身后悄然离开了金耀山。

    青龙族的人一走,压抑的气氛终于得到了缓解,置身在这样的大战中,每个人都承受着巨大的心里压力,战争一结束,所有人都长长松了口气。

    命人将战死的族人尸体妥善安排,皇甫华雨来到已经聚在一起的皇甫易三兄弟旁边,皇甫羽正在将小麒和傲方介绍给自己的两个兄弟。

    “爹!”

    见皇甫华雨走来,皇甫易两个哥哥急忙打起了招呼,皇甫羽看着皇甫华雨,迟疑了一下,用略显生硬的口气最终也跟着叫了一声。

    虽然皇甫易被关在金耀山岩洞中,但他并没有怨恨皇甫华雨,只是两父子许久没见,加上一万年前那场一开始被当成是误会的事情让皇甫易面对皇甫华雨时候有点不自然,实际上,当皇甫华雨出现在金耀山的时候,皇甫易比任何人都要高兴。

    “嗯!”皇甫华雨安慰的向兄弟三人点了点头,目光在皇甫易身上停留了一下,眼神中充满了愧疚,跟着看向站在皇甫易身后的小麒,小麒正好也看着皇甫华雨,两人的目光对视到一起。

    “老爷!”

    这时,一直呆在岩洞中的皇甫易的母亲和华玉燕知道战争结束后也从岩洞中飞了出来。

    一万多年后,一家人在这样的环境下重聚了,真正的全家团聚,只是,小麒和华玉燕并没有主动和皇甫华雨说话,在面对皇甫华雨的时候也有点不自然。

    皇甫华雨的目光不断在小麒和华玉燕身上游离着,看着眼前这个差点被自己害死的亲孙子,皇甫华雨除了内疚,更多的是亏欠,一万年前,听说小麒被皇甫易送进次元空间后,皇甫华雨黯然神伤许久,只是他控制得很好,所以没有人察觉。

    皇甫华雨默默的叹了叹气后,说道:“有事回金城再说吧!”

    说完,没等皇甫易等人反应过来,皇甫华雨自顾自的便往金城的方向飞去。

    “易哥,我和羽儿……”华玉燕不知道自己母子该不该和众人一起去金城,看向皇甫易。

    “母亲,玉燕和羽儿他们……”

    “你没听出来吗?你爹已经承认玉燕他们母子的身份了!”

    听到皇甫易母亲的话,小麒母子眼前一亮,纷纷露出欣喜神情,华玉燕有点不敢相信的问道:“真的吗?”

    “是啊,不信的话,你们可以问项风!”皇甫华雨虽然没有亲口承认,但是熟悉他的人早已知道皇甫华雨已经间接承认了小麒母子的身份。

    一旁的项风附和般点了点头,项风跟随皇甫华雨时间非常久,众人见连项风都确定,无不欢欣鼓舞。

    “小麒,恭喜你,你们一家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了!”傲方高兴的上前拍了拍小麒的肩膀,他知道,为了这一天,小麒等了太久太久了。

    然而,小麒并没有想象中的欢欣雀跃,脸上甚至没有丝毫高兴的神情,只是看着皇甫华雨飞走的方向,若有所思!

    ……

    金城,皇甫华雨家大堂。

    傲方一行刚进门,便看到皇甫华雨坐在中央的大位上低头抿着茶,众人按照顺序跟在皇甫易母亲身后走进大厅,傲方和张雅怡等外人则是留在了最后。

    “老爷!”

    “爹!”

    “爹!”皇甫易跟着自己大哥二哥叫了一声,华玉燕和小麒站在身后没有说话,只是有点不自在的看着皇甫华雨。

    轻轻放下茶杯,皇甫华雨方才抬起头,仔细的打量起这个被自己‘关’在金耀山一万多年的三儿子。

    “身上的伤没事了吧?”

    “没事了!”

    一句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话,足以让皇甫易感受到自己父亲对自己的关爱。

    皇甫易陷入了一万多年都没感受到的父爱之中,只是在旁傻笑,但他母亲和他的两个兄弟却还等着皇甫易上前将小麒介绍给皇甫华雨,也只有那样小麒才能真正的认祖归宗。

    或许,皇甫华雨也正在等待着,但是他显然不会主动提及小麒。

    大厅中忽然没有人说话,皇甫易一家都在等待着,傲方又不便插嘴,气氛一下变得尴尬。

    可能是因为太久没有感受到家庭的幸福,皇甫易一时间没有意识到自己走神。

    “老三!”

    就站在皇甫易旁边的皇甫洪用手肘轻轻的捅了捅皇甫易,皇甫易恍然回过神,看了看皇甫洪,发现后者猛向自己使眼色,又见皇甫华雨一脸木然,整个大厅的气氛似乎都被自己弄得压抑了。

    “羽儿,快,快来拜见你爷爷!”

    皇甫易的话让小麒一怔,爷爷这个词是多么的陌生,眼前这个满头金发的中年人就是一万多年前害自己和自己的父母分散,以至差点无法团聚的人。

    虽然在岩洞中,皇甫易的母亲已经多次向小麒说明了皇甫华雨会那么做的原因,但小麒心中的芥蒂并没有因此消失,在他看来,如果不是皇甫华雨愚昧,他和他的家人根本不用分开,而皇甫易夫妻更不用在那没有天日的岩洞中渡过了一万多年的时光。

    “羽儿,你在做什么?还不快点拜见你爷爷?”

    见小麒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皇甫易提醒道。

    “他不是我爷爷!”

    小麒冷不禁冒出的话让在场所有的人都为之一错愕。

    “羽儿,你在胡说什么?”皇甫易面色一变。

    “我没有胡说,他不配做我爷爷!”

    大堂中的气氛因为小麒的话变得比之前更加的压抑,除了安坐在大堂中央的皇甫华雨,所有人都不自然的站着,包括傲方、张雅怡、王晋中和傲宇。

    作为看着小麒长大的大哥,傲方比任何人能够理解小麒此时的心情,傲方本来想要上前,但想到这毕竟是小麒的家事,自己一个外人显然不方便插足,于是也只能和张雅怡他们站在旁边静观事态的发展。

    “如果不是他,你和娘不会被关在那鸟不生蛋的地方那么久,我和你们也不会分开!”小麒尽情的咆哮着,似乎想将这一万多年前所堆积的怨气一股脑的宣泄出来。

    面对小麒的指责,皇甫华雨依然没有说话,然而,眼见小麒越说气氛越不对劲,华玉燕急忙上前拉住小麒的手。

    “不许胡说!”说完,华玉燕看向皇甫华雨,声音中透着敬畏地说道:“羽儿他不懂事,请您不要怪罪他,要惩罚的话请惩罚我吧!”说着,华玉燕就对皇甫华雨跪了下去。

    “娘……”

    “你别说话!”华玉燕拦下了小麒,虽然皇甫华雨没有公开承认过她们母子的身份,但她和小麒毕竟一个是皇甫易的妻子,一个是皇甫易的孩子,华玉燕知道什么是自己应该做的,什么是自己不应该做的,华玉燕深怕自己的小麒的莽撞会让皇甫华雨不悦。

    皇甫华雨没有发话,没有人敢让华玉燕起来。

    “起来吧!”皇甫华雨意味深长的看了看怒气未消的小麒一眼,转而看向华玉燕,叹了声气后说道。

    “快起来吧,傻孩子!”见皇甫华雨发话,一直都于心不忍的皇甫易的母亲急忙上前将华玉燕扶起。

    皇甫华雨没有理会一脸怒意的小麒,看向皇甫易,淡淡道:“一万多年了,易儿,你有怪为父当日对你的狠心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