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巅峰修真狂少 > 第838章 憋屈的夏侯扈杰
    夏侯扈杰一脸落寞,大尊已经下了死命令,虽然不是青龙大尊下的,但妖族几位大尊都是很好的朋友,麒麟大尊下的命令和青龙大尊下的命令意义是一样的,麒麟大尊让夏侯扈杰就此收手,夏侯扈杰就算再有不甘也只能接令。

    “呼!”几位大尊刚走,笼罩在空间中的无形波纹随之消失,波纹消失后,空间中所有的一切又都恢复了原样,风继续吹,尘土继续飞扬,喊杀声再次升起,混乱的战场再次变得混乱。

    “杀!”

    夏侯扈杰的老婆带来的大批青龙族族人在一片喊杀声中化成洪流涌向金耀山,眼看着战势转眼间变得更加激烈,呆愣的夏侯扈杰出声。

    “住手!”

    夏侯扈杰的声音不大,但却在整个金耀山上空回荡,包括傲方在内的所有人在听到夏侯扈杰的声音都停下了手,连一直和夏侯扈杰厮杀的皇甫华雨也在冲到了一半的时候因为发现夏侯扈杰神色的变化而停了下了手,不解的看着夏侯扈杰。

    很多麒麟族和青龙族的人已经杀红了眼,根本听不到夏侯扈杰的声音,但是,旁边的人一个个都停下了手,这些人也感受到了什么,纷纷停了下来,很快,整个战场变得安静了许多,只有那一声声急促的喘息声似乎在说明刚刚这里还在发生的事情。

    “老爷!”

    夏侯扈杰的老婆这个时候刚好来到战场,来到夏侯扈杰身边,还没开口,便听到夏侯扈杰向皇甫华雨说道:“皇甫华雨,让你的人停手!”

    皇甫华雨莫名的看着夏侯扈杰,搞不懂这个夏侯扈杰葫芦里又在卖什么药,不过,鉴于是在自己的地盘上,皇甫华雨并不担心夏侯扈杰会使什么诈。

    “住手!”

    随着皇甫华雨一声令下,混乱的战场终于得到片刻宁静,只是,没有人知道这一刻的宁静会不会换来下一场更大的风暴。

    “夏侯扈杰,你又想耍什么招数?”

    夏侯扈杰没有理会皇甫华雨,对着已经开始汇聚到身后的青龙族族人下令道:“所有青龙族族人听命!”

    看着夏侯扈杰煞有其事的模样,所有人都在猜测夏侯扈杰的打算。

    “撤退!”

    就当所有人都在以为夏侯扈杰会有下一步的行动时,从夏侯扈杰口中吐出的两个字却让所有的人一阵傻眼。

    “夏侯扈杰,你以为我麒麟族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吗?”

    皇甫华雨压根儿就没想过要轻易放过夏侯扈杰和他的青龙族。

    听到皇甫华雨的话,夏侯扈杰脸色微微一变,但是很快便恢复了正常,冷着脸说道:“皇甫华雨,今日之事就此作罢,我也不继续追究!”

    “不追究?”一旁,听到夏侯扈杰的话的傲方和小麒等人一头雾水,心想,这夏侯扈杰难道的是脑袋进水了?刚才还要死要活的,怎么突然就变了个样了?该不会是失心疯吧?

    皇甫华雨是个老人精,夏侯扈杰突然的变卦如何能够让他相信。

    “夏侯扈杰,你到底想耍什么招数?今天把事情都挑明了谈,别以为我们麒麟族的人好欺负!”青龙族在麒麟族杀了这么多人,麒麟族的人岂肯善罢甘休。

    夏侯扈杰十分郁闷,他不想替自己的儿子报仇吗?很想!但是,一想到大尊的指令,就算面对反过来咄咄*人的麒麟族的众怒,夏侯扈杰也只能莫不吭声。

    “我说了,事情就此作罢,他们的事情我也不会再理!”夏侯扈杰看向傲方和小麒,让后者更是摸不着头脑,夏侯扈杰说得煞有其事,一开始不是要死要活的想替夏侯东宝报仇吗?

    “老爷,他们杀了东宝,你怎么可以……”连夏侯扈杰的老婆也为夏侯扈杰的决定感到不解。

    夏侯扈杰一脸愁容,沉声道:“回去再说!”

    说着,夏侯扈杰转身就想离去。

    呆呆地看着夏侯扈杰带着数万伤痕累累的青龙族族人离去,或许很多人都没有异议,毕竟可以减少伤亡,而且,总得来说,青龙族的死亡人数远比青龙族来得多。

    但是,却又一个人不会轻易的放夏侯扈杰他们离去,那就是傲方。

    “站住!”

    一个闪身,满身杀气的傲方挡在了夏侯扈杰前面,虽然不敌,傲方也不会眼睁睁的看着杀死曹斌的人离去,更何况皇甫华雨已经站在傲方这一边。

    “你想做什么?”看到拦住自己的居然是杀死自己儿子的凶手,夏侯扈杰怒火中烧,但又偏偏不能对傲方怎么样。

    “谁都可以走,他必须留下!”傲方冷眼看着站在夏侯扈杰身后的庞雷。

    傲方的话让庞雷一怔,正想开口,冷着脸的夏侯扈杰抢先道:“你以为你有能力从我手上要人吗?”

    “他今天一定要死,就算我打不过你,我也保证你们青龙族没有好日子过!”

    威胁,又是赤果果的威胁!

    “傲方……”夏侯西列原本和傲方关系还算不错,毕竟他曾经帮助过傲方,但是今天过后注定了两人的决裂,面对傲方的咄咄相逼,夏侯西列气愤得想要冲上前。

    夏侯扈杰伸手拦住了夏侯西列,一旁,夏侯西列的老母不愿意了,原本她就对夏侯扈杰的决定感到不甘。

    “还我儿子的命来!”

    “夫人!”

    夏侯扈杰一并将自己的老婆也拦下。

    “老爷,就是他杀了东宝,你为什么不杀了他?”

    面对自己老婆带泪的质疑声,夏侯扈杰并没有回答,任谁都看得出来夏侯扈杰一脸的杀气,他似乎在强忍着什么。

    “我已经退让了,你别欺人太甚!”夏侯扈杰冷声对傲方说道。

    “我欺人太甚?笑话!”

    “不把人交出来,谁走我杀了谁!”

    手握雷火神枪,傲方爆发出全部的气势,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

    夏侯扈杰身后的庞雷有点不知所措,傲方的实力在之前的交手中给他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估计还会陪伴庞雷一生,如果可以,谁愿意被别人杀死?庞雷也是如此,但是傲方以整个青龙族作为要挟,庞雷又如何能够置身事外?

    此时的庞雷除了勇敢的站到傲方面前,他知道,唯一能够保住他性命的便只有夏侯扈杰。

    但是,庞雷估计想破脑袋也不会想到刚才在夏侯扈杰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更不会知道刚才夏侯扈杰见了什么人,如果他知道,或许庞雷就不会对夏侯扈杰抱有希望,因为夏侯扈杰连夏侯东宝被杀的仇都可以不报,更何况是庞雷呢?纵使庞雷跟随在夏侯扈杰身边已经无数个年头,但他的命怎么也没夏侯扈杰的家人和整个青龙族的兴衰来得重要。

    或许,在夏侯扈杰不甘的接受麒麟大尊的指示时,他便已经做好了最坏打算的准备。

    夏侯扈杰回身看了庞雷一眼,这个自己最得力的手下,今天如果真的死在傲方手中,那便是自己害了他,如果不是自己派庞雷去天界抓小麒,就不会得罪傲方,也就不会发生现在这一幕。

    夏侯扈杰看着庞雷的眼神中充满了不为人知的愧疚,还有自责,他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憋屈过,换做以前,谁敢在他面前如此放肆?更别提是向他要人了。

    转过头,夏侯扈杰不敢再看庞雷,而庞雷在和夏侯扈杰眼神的交汇中也似乎发现了什么,多年的相处让主仆两人之间有了某种程度的默契,不需要言语便能明白彼此心中的想法。

    “我的命就在这里,有本事过来拿!”庞雷一声大喝,手持飞剑便走上前。

    所有人都认为庞雷是占着他旁边有个夏侯扈杰,所以庞雷才会如此大胆,但是,夏侯扈杰却没有任何表态,只是冷冷的说了声:“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肯停手?”

    夏侯扈杰的话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懵了,这句话算什么?夏侯扈杰是在向傲方妥协吗?感觉上更像是夏侯扈杰一方处于了劣势,要知道,夏侯扈杰一直都是强势的,他的态度为什么会突然发生这么大的变化?

    “他,留下!”

    “你……”

    傲方的坚持让夏侯扈杰几乎发飙,但是,当他快要控制不住自己的时候,大尊的那些话总会很适时的在他脑中响起。

    身后,夏侯西列母子看着明明被傲方气得快要说不了话的夏侯扈杰,实在想不通后者为什么会突然变得‘软弱’,如果不是夏侯扈杰拦着,两人早上前和傲方拼命了。

    “去死吧!”见夏侯扈杰虽然被自己气的满脸通红但却还是忍着没有发飙,傲方可没闲情继续和夏侯扈杰打游击,趁着夏侯扈杰走神之际,傲方手中的雷火神枪已经刺出。

    “噗!”根本没有人想到傲方会毫无征兆的动手,等到反应过来时,雷火神枪已经贯穿了庞雷的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