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巅峰修真狂少 > 第837章 大尊的指示
    “我才懒得和这个老家伙吵!”紫发老者白了金发老者一眼。

    “这话应该我说才对!”金发老者反驳道。

    “好了好了,老大不小了你们两个,消停一下吧,耳朵都被你们吵聋了!”白色头发老者也走上前,“把该解决的事情解决,然后你们两个想怎么解决再自己看着办?不要浪费我们三个的时间,老师还在等着我们呢!”

    听到白发老者的话,两个老家伙互相白了一眼后停止了无意义的争吵,反正类似这样的争吵每天都在发生,白发老者口中的老师可没时间等他们这群人,不快点过去拜见的话,天知道下次要什么时候才能见到。

    “你说吧?要怎么解决?”金发老者向紫发老者问道。

    “说到底还不就是那个人的问题!”紫发老者指了指正和一个青龙族族人厮杀并被定在半空中的小麒,“还有他,如果不是他先杀了人,事情也不会发展成这样!”

    “难道你还想杀了他?”金发老者白了紫发老者一眼。

    “开玩笑,我动谁也不敢动他!”

    “哈哈,我以为你胆子那么大,这么说来,我那个嫡孙的事情你也不打算管的了?”

    “不管!”

    “那好,那你叫他们不要再到我金耀山来寻衅滋事,否则我跟你没完!”金发老者带着威胁的意味说道。

    “好,就这么定!”

    几个老家伙说话的时候,一旁的崔世淼和邬火等人大气都不敢吭一声,只是恭敬站在旁边,连彼此交谈都不敢,看得出来,这几个老家伙的地位让他们不敢造作。

    几个老家伙说话的时候,空间中的所有一切依然被定格,紫发老者说完,对着一动不动的夏侯扈杰伸手一指,无形的波纹当即从夏侯扈杰身上划过。

    夏侯扈杰原本正冲向皇甫华雨,被紫发老者一指,前冲的势头依旧保持,完全将注意力放在和皇甫华雨交战上的夏侯扈杰在可以动之后浑然没有发现四周的异状,继续向皇甫华雨杀去。

    “嗯?”夏侯扈杰忽发现皇甫华雨一动不动,还没弄清楚是怎么回事,耳边响起一道苍老而威严的声音。

    “住手!”

    声音仿佛直接印在夏侯扈杰的脑中,让夏侯扈杰愕然停住身子跟着急忙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一看之下,夏侯扈杰当场错愕,尤其是看到五个并行而立的老者时,夏侯扈杰差点没从半空中摔下去。

    “夏……夏侯扈杰,拜见诸位大尊!”

    强忍心头的震撼,夏侯扈杰二话没说就对五个老者跪了下去,而他口中的大尊,自然便是指这些突然出现的老者,这些老家伙,就是妖族五大派系背后的顶尖强者,同时也是站在神界最高点的大尊,其中金色头发的是麒麟族的大尊,紫色头发的是青龙族的大尊,白色头发的是玄武族的大尊,赤红色头发的是朱雀族的大尊,而最后一个自然就是玄武族的大尊了。

    妖族五位大尊同时出现,这可是亿万年都难得出现的场面,一个大尊的登场就足够让夏侯扈杰傻眼,可想而知夏侯扈杰在见到五个老家伙的时候是多么的震惊。

    “起来吧!”看着唯唯诺诺兼且诚惶诚恐的夏侯扈杰,五个老家伙都只是微微的笑了笑,说话的是紫发老者。

    “是,谢大尊!”夏侯扈杰起身后,恭敬站到一边等待大尊发话,目光不由自主的从同样恭敬站在一旁的崔世淼等人身上划过,却见几人的脸上都露出意味深长的笑意,显然他们是在看夏侯扈杰的笑话。

    此时的夏侯扈杰哪还有心思去理会皇甫华雨,竖起耳朵仔细的聆听着,深怕自己一个不小心会听漏了什么。

    “夏侯扈杰,我问你,你为什么要带人攻打麒麟族?”金发老者面色不悦地发问到。

    “麒麟大尊,晚辈……这……是他……”夏侯扈杰自然知道金发老者的身份,被金发老者这么一问,虽然麒麟族大尊没有散发任何的威势,但却足以让夏侯扈杰心惊肉跳,连说话都有点语无伦次起来。

    “喂,说好就此作罢的,你干嘛还要质问他?”眼看自己的子孙被金发老者吓得连话都说不清楚,紫发老者白了金发老者一眼。

    “我不过就是想问清楚前因后果而已,你们三个倒是说说,我这样做合不合理?”金发老者转而看向一旁的白虎族、玄武族和朱雀族三位大尊。

    “合理合理!”三人不约而同的点了点头,直把青龙族大尊弄得一阵无语。

    看着没有一点大尊样子的五个老家伙,夏侯扈杰所有的苦水都只能往心里装。

    “说吧,别想隐瞒,就你那点儿小伎俩!”金发老者向着紫发老者摆出一副胜利的姿态,转而看向夏侯扈杰。

    “晚辈不敢!”

    夏侯扈杰哪敢瞎编乱造?指着傲方,貌似口沫横飞外带手舞足蹈地从夏侯东宝如何遇害到自己如何到麒麟族要人,皇甫华雨如何不肯将人交出,到最后事态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哼!”

    听完夏侯扈杰的话,麒麟大尊冷喝一声,对着夏侯扈杰一瞪眼,吓得夏侯扈杰冷汗直流,转而怒目看向青龙大尊,气冲冲道:“青龙,你看你做的好事!”

    “别看我,你知道我和你们一样,向来都不理会神界的事情,再说,那条消息也是大尊告诉我们的,当时你们都在场,全听到了,你们不也和我一样将那条消息告诉了你们自己的族人吗?他们要怎么做是他们的事,和我没关系,也和你们没关系!”

    “好啊你,说得够大义凛然的!”麒麟大尊显然很不爽青龙大尊的说法。

    “难道不是吗?”

    “好你个自私鬼,为了你们自己的地位居然想要我曾曾曾曾……”说着,麒麟大尊忽然发现小麒和自己的辈份实在相差太远,愕然停下了口,改口道:“曾孙子的命!”

    夏侯扈杰被麒麟大尊略显愤怒的表情吓得够呛,又不敢反驳,急忙偷偷用眼睛余光瞄了一下一旁的青龙族大尊,希望大尊可以替自己出头,毕竟夏侯东宝也是青龙大尊的曾曾曾曾……孙子。

    “我说,你既然这么喜欢管神界的事情,当初就应该不要答应老师不管妖族的事情,你现在这样也没好到哪里去!”玄武大尊笑着走上前。

    “玄武说得对,说不定老师就是随口说说而已!”朱雀大尊附和道。

    “你质疑老师的话?”白虎大尊说道。

    “我可没这么说,老师的话没有一次不应验的!”朱雀大尊急忙替自己辩解。

    “那不就得了,连我们都相信老师的话,你说他们不会信以为真?”青龙大尊补充道。

    “哎呀,这本来只是一件再简单不过的事情,却被你们弄得那么复杂,别拖拖拉拉的!”

    “哼,算了,不跟你一般见识!”麒麟大尊白了夏侯扈杰一眼,直把夏侯扈杰吓得一个哆嗦,跟着又暗暗的松了口气,看样子,麒麟大尊已经不会追究了。

    “这件事情就此作罢,至于他们两个,不许你再找他们麻烦,更不许到麒麟族闹事,否则,天王老子也保不住你!”麒麟大尊有点威胁得说道。

    “是,晚辈紧尊麒麟大尊吩咐!”夏侯扈杰哪个反对?虽然很想替夏侯东宝报仇,但面对的是大尊,就算再不甘也只能将苦水往肚子里吞。

    “至于你儿子,死了就死了,没什么大不了的,你不是还有一个吗?要不要我把他也一起杀了,免得你看了难过?”

    “晚辈不敢,晚辈不敢,请麒麟大尊手下留情!”听到麒麟大尊的话,夏侯扈杰连忙直接跪倒磕头,他可丝毫不会怀疑大尊的话,如果大尊要杀人,完全就是一个念头而已,死了一个儿子已经够夏侯扈杰伤心的了,如果因为想替夏侯东宝报仇而害得夏侯西列也丢了性命,那就太得不偿失了。

    “你吓他做什么?”一脸微笑的玄武大尊走上前白了麒麟大尊一眼,跟着看向夏侯扈杰,说道:“夏侯扈杰,你知道该怎么做了,结果掌握在你自己手上,不要为了一己私欲做出不可挽回的啥事,到头来,吃亏的只会是你自己!”

    “是,晚辈明白,多谢玄武大尊提点!”

    “明白就好,这样应该就差不多了吧?你们两个!”玄武大尊先后看向麒麟大尊和青龙大尊。

    “本来就没什么事!”

    “呵呵,那走吧,别再耽误时间了!”说着,玄武大尊领着岬樊率先凭空消失在众人面前。

    “呼!”

    “呼!”

    随后,各位大尊也相继离去。

    众人一走,夏侯扈杰手撑着地面缓缓站了起来,面对大尊的时间很短,但却比之前连续的几场战斗还要累上千百倍,不知不觉中,夏侯扈杰身上的衣服已经被冷汗浸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