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巅峰修真狂少 > 第805章 质问,心虚
    “老爷,您请稍安勿躁!”庞雷急忙劝阻道。

    “你想违抗我的命令?”夏侯扈杰正在气头上,如果庞雷不是跟随了他多年,肯定会被教训,说到底,夏侯扈杰虽然没有责怪庞雷,但夏侯东宝的死庞雷还是有责任的。

    “属下不敢,只是我们没有真凭实据,贸然前去,只怕……”

    “那你说我们应该怎么办?就这样让东宝白死?啊?”夏侯扈杰怒目反问道。

    “属下之前听到傲方和邬玉诗的对话,他好像要去麒麟族,估计那个变异神兽就在麒麟族中,如果那个傲方没死,我们只需要把他抓了,便可以知道杀害大少爷的凶手,就算不是傲方,到时我们再到红焱山去也不迟!”

    夏侯扈杰虽然怒火中烧,但脑袋却没有发热,庞雷分析的有理,顾全的是大局,夏侯扈杰一时间陷入了沉默,分析了前后的情况,夏侯扈杰最终同意了庞雷的建议。

    随后,夏侯扈杰带上了庞雷,带上了几个手下前往麒麟族,而于此同时,一路跋涉的柴依杰回到了红焱山。

    屋内,邬玉诗正口若悬河的向朱雀圣母和邬馨倩叙说着这一路上发生的事情,当说到傲方杀死夏侯东宝和他两个手下时,邬玉诗简直可以用手舞足蹈来形容,而当邬玉诗说到柴依杰出卖傲方时,又气得七窍生烟。

    当然,事关重大,鉴于傲方和小麒的关系,三人自是不会将傲方杀死夏侯东宝的事情说出去。

    邬玉诗正滔滔不绝的说着自己战斗的事情,朱雀圣母和邬馨倩也是听得津津有味,这时,柴依杰走了进来。

    “哼,你回来做什么?”

    邬玉诗没好气地对着柴依杰怒喝,让柴依杰一头雾水,心想,难道是自己丢下邬玉诗而让她生气了?

    “对不起,小师妹,那个人着实厉害,当时我被他缠住,回去的时候你们已经走了,我就回来了!”柴依杰解释道。

    “依杰,你受伤了?”朱雀圣母观察细微,一眼便看出柴依杰身上带着伤。

    “嗯,是在和那个人交手的时候受伤的!”

    “活该,报应来了!”邬玉诗白了柴依杰一眼,如果柴依杰不是邬火的徒弟,邬玉诗估计已经向他动手了。

    小师妹今天的脾气似乎比平时大,柴依杰想到,就因为自己和那个人战斗邬玉诗就生这么大的气?至于吗?

    “玉诗!”邬馨倩不像自己妹妹那样没分寸,开口制止后者继续说下去,有朱雀圣母在场,自然会让柴依杰给他们一个交待的,要知道,邬玉诗可是差点丢了性命,如果柴依杰真的出卖了傲方从而给邬玉诗带来了麻烦,不用邬玉诗动手,邬火和朱雀圣母也不会轻绕他。

    “依杰,师母有事问你!”

    见朱雀圣母一脸严肃,柴依杰不解,忙说道:“师母请说!”

    “你可知道袭击你们的人是谁?”

    “不清楚,那人境界和我相若,一开始交手的时候没尽全力,弟子还能和他对上两招,后来,弟子就完全不是他的对手了!”柴依杰如实说道。

    “那你可知道你走了之后你小师妹他们受到攻击的事情?”

    “小师妹受到攻击?”柴依杰一惊,看向邬玉诗,便看到邬玉诗正恶狠狠的盯着自己,“我不知道,当时弟子忙着对付那个人,根本没想到会……”

    调虎离山!

    柴依杰恍然,原来那个人攻击自己是为了将自己引开,他们真正的目标并不是自己,而是傲方和邬玉诗,但是,柴依杰随即又想到,那些人袭击傲方和邬玉诗又是处于什么原因呢?

    “哼,你当然不会想到,如果不是傲方大哥,可能我就再也见不到我爹、我娘和我姐姐了;你和他们根本就是一伙的,说不定你身上的伤就是你自己弄出来想要蒙混我们视线的!”邬玉诗气氛的对着柴依杰破口大骂。

    柴依杰心高气傲,被邬玉诗这么骂,心中自然免不了会有怨气,但是,邬玉诗是邬火和朱雀圣母手心的宝贝,柴依杰不敢对她怎么样,而且他也没有那个胆子。

    “小师妹,你冤枉我了,我怎么可能和他们是一伙的?我连他们是谁都不知道啊!”

    “哼,还想狡辩,你……”

    “玉诗!”邬玉诗越说越激动,朱雀圣母冷声一喝,邬馨倩一拉邬玉诗的手,一把将邬玉诗拉回到座位上。

    “依杰,我问你,你是不是曾经和夏侯扈杰的儿子夏侯东宝说过什么不该说的话?”朱雀圣母缓缓问道,面无波澜,但却透着不容抗拒的威严。

    “嗯?”听到朱雀圣母的话,柴依杰明显地神色一变,暗惊,不是吧?难道自己因为无意而将小麒的下落泄露给夏侯东宝的事情给朱雀圣母他们知道了?否则的话朱雀圣母无端端的怎么会问自己这样一个问题?难不成夏侯东宝他们就是为了小麒而去找傲方和邬玉诗麻烦的?

    “没有啊,我什么都没和他说过!”柴依杰心跳加快,但表面却依然表现得镇定自若,他是在害怕,害怕真被自己猜中,害怕朱雀圣母知道他泄露小麒的事情给夏侯东宝,全世界都知道小麒的存在是个秘密,邬火和朱雀圣母让柴依杰知道小麒的存在是出于对柴依杰的信任,而柴依杰却将小麒的事情泄露了,虽然那完全是柴依杰的无心之举,但错误毕竟是在柴依杰身上,柴依杰不敢承认自己的错误。

    “哼!”一旁的邬玉诗已经被柴依杰气得快要说不出话了,她恨不得傲方可以在场和柴依杰对质。

    “真的没有?”如果让朱雀圣母选择一个自己相信的人,她第一个选择的自然是自己的女儿——邬玉诗,自己女儿的脾性她很清楚,邬玉诗是不可能和她撒谎的,尤其是如此重大的事情。

    “没有啊!”

    “你这个小人,就是你将傲方大哥拥有乾坤一界的事情告诉了夏侯东宝,你还想抵赖,无耻!”

    听到邬玉诗的话,柴依杰一怔,在心里将夏侯东宝祖宗十八代的女性问候了一遍,他从来没想过夏侯东宝居然会在自己走后派人抢夺傲方的乾坤一界。

    “怎么?默认了吧?没话说了吧?如果夏侯东宝不是已经被傲方大哥杀死,我一定拉你去和他对质,让所有人都看清你的真面目!”邬玉诗说话很不客气。

    “夏侯东宝被傲方杀了?”柴依杰面色一变。

    “依杰,你是我和你师傅看着长大的,我们真不愿意看到你被人利用而走上歧途,你明白吗?”

    朱雀圣母语重心长的说道,柴依杰的天赋还是很不错的,邬火和朱雀圣母也一直将他当成下任的族长最佳人选培养,但是柴依杰在为人处世方面却不尽人意,朱雀圣母和邬火也很无奈,这次发生这样的事情更让朱雀圣母多少有点失望,所以他必须找柴依杰问清楚,她不会冤枉好人,更不会姑息任何人犯下的错误。

    “师母,我……”

    “你还不承认是吗?反正夏侯东宝已经死了,死无对证,不过,等傲方大哥过来肯定不会放过你,你等着吧!”

    邬玉诗言语中带着明显的威胁,傲方能够干掉夏侯东宝,自然能够干掉柴依杰。

    “你要知道,傲方虽然不是我们的族人,但他和小麒亲如兄弟,小麒从小跟着他长大,如果傲方出什么事,你认为小麒会善罢甘休吗?”

    柴依杰没有回答朱雀圣母的话,因为他知道自己理亏,朱雀圣母的话只会让他感到惭愧。

    “玉诗说你出卖了傲方,我希望从你嘴里听到真话!”

    柴依杰心中充满了矛盾,面对待自己如亲生儿子般的朱雀圣母,柴依杰实在无法欺瞒下去,但是如果坦白了,本来就岌岌可危的族长之位肯定再不会属于自己。

    两难的抉择,到底该选择哪一个呢?是要当遭人唾弃的小人还是要当坦荡荡的君子?

    “师母,对不起,是我不小心说漏嘴的!”

    最终,柴依杰还是选择了坦白,他实在过不了自己那一关。

    “终于承认了,你为什么要那么做?”

    “是我喝醉酒后说漏嘴的!”

    “你还说了什么?我表哥的事情你没有泄露出去吧?”邬馨倩同样一脸担忧。

    “我……”柴依杰心虚了。

    “你将小麒的事情告诉了夏侯东宝?”朱雀圣母脸色一变,带着明显的怒意,不管柴依杰是不是邬火的徒弟,不管柴依杰是不是她看着长大的,对朱雀圣母他们来说,小麒才是他们最亲的人,柴依杰始终还是个外人,而如今,这个得到邬火一家信任的外人居然出卖了小麒,如何能够不让人生气。

    柴依杰默默的点了点头,诚惶诚恐,他实力再高,在朱雀圣母面前却什么都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