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巅峰修真狂少 > 第804章 跟我去要人
    柴依杰急忙稳住了身体,刚停稳,便感一道劲风铺面而来,是庞雷的飞剑。

    刚才那一击已经将柴依杰击伤,柴依杰已然明白双方在力量上的差距,自是不会傻到去硬接庞雷的攻击,这个时候就表现出柴依杰丰富的战斗经验和过人的胆识,只见他手腕轻轻一转,将庞雷的攻击带到一边,让庞雷的飞剑从自己身边划过,而或许是由于被怒火冲昏了头,庞雷的招式虽然力道有余却技巧不足,反被冷静的柴依杰轻松破解。

    双方错身之后,柴依杰觉得自己捡回了一条命,能够破开庞雷的攻击实属侥幸,再来一次的话,柴依杰可没有信心能够接得下,于是,趁着错身而过之际,柴依杰选择了逃跑,等到庞雷回过身来之时,柴依杰已经跑出了老远,边跑柴依杰还边留意着四周的情况,他并没有忘记自己还有个小师妹要照顾,至于傲方的生死,柴依杰是完全不会理会的,只不过神识所过之处并没有发现邬玉诗的气息。

    庞雷回转身时柴依杰已经快要消失在天际,以庞雷的速度,如果想追最终还是能够追得上的,但庞雷心烦意乱,根本没有心情追上去,此时的他只想知道夏侯东宝是否还活着,或者说,他是想证明夏侯东宝是否真的已经死了,是怎么死的……

    于是,庞雷便在捡到夏侯东宝空间戒指的地方附近找了起来

    半日后,方圆数十公里的地方都被庞雷摸了个遍,除了一开始捡到的那些法宝,连夏侯东宝身上一块渣都没看到,而夏侯东宝的两个手下也和夏侯东宝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

    无奈,庞雷只能带着满腔的怒火返回青雷霆涧,他必须将自己所看到的事情禀报给夏侯扈杰,只是庞雷的心中充满了忐忑。

    虽然夏侯扈杰对夏侯东宝的重视没有对夏侯西列来得大,但夏侯东宝毕竟也是他的孩子,夏侯东宝要真的死了,夏侯扈杰会怎么做?将整个妖族翻过来找杀死夏侯东宝的凶手?当时庞雷将柴依杰引开时,和傲方在一起的也就只有邬玉诗一个人,如果夏侯东宝真的死了,那会不会是邬玉诗杀死他的呢?又或者,会不会是朱雀族的人杀死他的呢?

    太多的可能性让夏侯东宝的死充满了疑团,只能让夏侯扈杰自己决定了,庞雷只希望,不要因为夏侯东宝的死而引起青龙族与朱雀族之间的战争。

    雷霆涧内

    “西列虽然天赋过人,可惜却时常不听我的话,而且他根本没有要当族长的意思,反倒是东宝最近这几些年表现得还算中规中矩,哎,看来要从长计议才行!”夏侯扈杰正在房内静修,门外传来庞雷略显仓促的叫喊声。

    “老爷!”

    “进来!”

    门打开,风尘仆仆的庞雷走了进来,难看的脸色说明了他此时的心情。

    “老爷,大事不妙,少爷他出事了!”庞雷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

    “嗯?”听到庞雷的话,夏侯扈杰睁开了紧闭的双眼,却见庞雷一脸愁容,问道:“出了什么事?把你吓成这样!”

    庞雷不知道要怎么回答夏侯扈杰的问题,他根本就不确定夏侯东宝的死活,于是,从自己的空间戒指中取出夏侯东宝的空间戒指,缓缓送到夏侯扈杰面前。

    “老爷,您看!”

    夏侯扈杰往庞雷手掌中一看,是一枚戒指,这枚戒指怎么那么眼熟?哦,对了,这不正是自己给夏侯东宝的那枚空间戒指吗?

    夏侯扈杰猛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一把抢过庞雷手中的空间戒指,怒火让夏侯扈杰变得满脸通红。

    “这枚戒指怎么在你手里?东宝人呢?”夏侯扈杰脸色变得极其难堪。

    庞雷略一踌躇,急忙将离开青湮山脉后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夏侯扈杰。

    “等我回去的时候,少爷已经不见了,这空间戒指是我在现场找到的,还找到了东宝少爷好几件法宝!”

    庞雷一边说着,一边观察着夏侯扈杰的脸色,便见夏侯扈杰脸上的神色随着庞雷一句又一句的话而变得阴晴不定,到了最后,怒火仿佛快要冲破夏侯扈杰的双眼涌出来。

    东宝死了?

    “啊!”夏侯扈杰忽然像发了疯一样仰天大吼起来,强大的气柱从他口中射出,轰隆一声将屋顶吹出一个大窟窿,身上散发出来的强大气劲更是当场将房间内所有的东西吹得支离破碎。

    “老爷!”庞雷双手交叉,死死的挡在自己面前,勉强的稳住摇摇晃晃的身体。

    “轰!”在一声巨响中,夏侯扈杰身上的神元力爆发,像是炸弹爆炸,将整个别院的一角瞬间淹没,四散的能量更是将附近的建筑也吹得摇摇欲坠。

    巨大的响声惊动了雷霆涧中的青龙族人,所有人都跑了出来一看究竟。

    能量风暴过后,夏侯扈杰的大院已经变成了一堆废墟,庞雷面色苍白的漂浮在半空中,看到夏侯扈杰慢慢恢复平静,庞雷降落到其身边却没敢开口说话。

    一个个夏侯扈杰家的仆人很不幸的被卷进刚才的能量风暴中,实力差的当场惨死,实力好的则是被碎石破瓦掩盖,等到他们从乱石堆中爬出来,大批的青龙族人因为好奇正在向夏侯扈杰家围上来,所有人都想知道族长家里到底发生了什么情况,包括了夏侯扈杰的老婆,还有就是夏侯扈杰的二儿子夏侯西列。

    “老爷,发生了什么事?”夏侯扈杰的老婆来到废墟中的夏侯扈杰身旁,看着脸色极其难看的夏侯扈杰,担心的问道。

    夏侯扈杰没有说话,只是看着手中属于夏侯东宝所有的空间戒指,愤怒的他流下了伤心的泪水,脑中不断回想着过往与夏侯东宝有关的一切事情。

    别看夏侯扈杰平时对自己的儿子挺凶,但毕竟也花了这么多年的时间和精力去培养,夏侯扈杰在自己的一双儿子身上花的功夫绝对不少。

    “爹,怎么啦?”看着不说话却在流泪的夏侯扈杰,夏侯西列跟着问道。

    “老爷,大少爷可能还没死,我立刻让人去找,一定能够找到的!”看着老泪纵横的夏侯扈杰,庞雷同样不好受,于是提议。

    “什么?”

    夏侯扈杰像是丢了魂一样的没有反应,但是一旁夏侯扈杰的老婆和夏侯西列在听到庞雷的话时却惊讶的尖叫出来。

    “庞雷,你说什么?什么大少爷死了?”夏侯扈杰的老婆着急的抓住了庞雷的手,近乎歇斯底里的吼叫出来。

    看着眼中已经带着泪光的夏侯扈杰的老婆,庞雷实在不知道要怎么开口,只能任凭对方不断摇晃着自己的身体。

    “娘!”

    夏侯西列上前拉开自己激动的母亲,“庞叔,到底怎么回事?”

    听到夏侯东宝死了的消息,夏侯西列心中的震惊并不比夏侯扈杰夫妻小,但他并没有表现得太过激动,而是第一时间想要了解整件事情的经过。

    庞雷叹了叹气,看了看一脸落寞神色的夏侯扈杰一眼,见后者没有表态,便将傲方和小麒的事情告诉了夏侯西列。

    “变异神兽!”

    庞雷的声音并不大,但在场的所有人却都清楚地听到了至关重要的四个大字。

    夏侯西列之前也不知道傲方和小麒的关系,庞雷的话让他心头一触。

    “老爷?”向夏侯西列他们解释完,庞雷再次看向一直没有说话的夏侯扈杰。

    夏侯扈杰摇了摇头,找?有这个必要吗?如果夏侯东宝没死,对付一个神人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他应该早就回来了,而现在,不仅夏侯东宝没回来,连他的两个手下也没回来,再明显不过的事情,夏侯东宝已经死了,无需为了一件结果早已明了的事情再去多费周章,那样让人更加伤心。

    虽然没有亲眼看到并确认自己儿子的死活,但从已经解除了认主的空间戒指上,对于夏侯东宝的死活,夏侯扈杰似乎比庞雷更加的清楚,或许,那是父亲和儿子之间的心灵联系。

    夏侯扈杰握着夏侯东宝的空间戒指,任由眼泪从脸颊上流下并滴落,千算万算,夏侯扈杰都没想不久前与夏侯东宝的那一次碰面会是两人最后一次碰面,而那次碰面,居然是永别,在庞雷来之前,夏侯扈杰还在想着是否让夏侯东宝继承族长之位会更合适,现在,再也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他们当时总共有几个人?”

    夏侯扈杰并没有责怪庞雷对夏侯东宝的保护不周,庞雷的叙述中,夏侯东宝让他引开柴依杰,所以责任并不在庞雷,如果庞雷在场,是肯定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夏侯东宝被害的,夏侯扈杰深知这一点。

    “在我离开之前,三个人,就是跟二少爷回来的那三个人!”

    “不可能是他们做的!”

    夏侯西列的话当场惹来夏侯扈杰充满怒意的目光。

    “邬玉诗是中部天神,那个傲方更是只有神人境界,谁能伤害得了大哥?”夏侯西列补充道。

    “调集人马,跟我到红焱山去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