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巅峰修真狂少 > 第802章 三大族长齐聚首
    在夏侯东宝手下的法宝砸下的时候,邬玉诗就知道自己已经来不及救下傲方,于是便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她不想看到傲方被夏侯东宝的手下轰成一滩碎肉。

    “这不可能!”

    夏侯东宝的手下难以置信的看着正一脸邪笑的傲方。

    “傲方大哥!”听到夏侯东宝手下的声音,邬玉诗缓缓睁开眼睛,却欣喜的发现傲方居然挡住了对方的攻击。

    “既然你不愿自杀,那唯有我亲自动手了!”

    夏侯东宝的手下还处在震惊中,回过神来时,便感到四周的温度已经提升到一个可怕的程度,跟着,便看见傲方的右手一拳轰向自己,拳头上居然还携带着桔红色的火焰,那是一种拥有令人窒息高温的火焰。

    由于双方之间的距离实在太短,加上夏侯东宝的手下完全没想到傲方会挡下他的攻击,所以,傲方的拳头分毫不差的轰在了夏侯东宝手下的面门上。

    “哧!”没有任何声响,只是在一瞬间,被散发着桔红色火焰的拳头轰击到,夏侯东宝手下的整个脑袋当场被烧成了粉末,连灵魂都无法幸免。

    “呼!”灵魂一散,夏侯东宝手下的身体无力的从天空中坠落,傲方手一挥,又一团桔红色火焰将无头的身体包围,一个呼吸间,夏侯东宝的手下彻底的从这个世界上消失,甚至连他身上的所有法宝都在火焰中融化。

    “轻松搞定!”傲方高兴的拍了拍手掌,这时,亲眼看到傲方出手的邬玉诗一脸惊讶的飞到傲方身边。

    “你……你是傲方大哥?”邬玉诗上下打量着傲方,她实在无法将自己面前这个傲方和之前那个傲方联系在一起。

    “不是我还有谁啊?”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

    “我一直都这么厉害,只是你不知道而已!”

    “你是怎么做到的?”

    傲方一阵无语,貌似之前刚到朱雀族的时候,邬玉诗还拉着傲方说要教傲方修练,现在见到傲方的实力如此强大,这个丫头居然反过来问起傲方来。

    “这个问题我无法解释!”傲方笑着敷衍了邬玉诗一句,急忙转移话题。

    “不行,你必须告诉我你是怎么做到的,我要拜你为师!”邬玉诗有点不善罢甘休的说道。

    “拜我为师?千万别,我只是个神人,你都已经是天神,我哪有资格成为你的师傅?我拜你为师还差不多!”傲方半开玩笑的说道。

    “你是神人,为什么你会这么厉害?难道你隐藏了境界?而实际上你却和我爹一样厉害?都是神王?不可能,不管你如何隐藏境界我肯定都能看得出来!”邬玉诗像看怪物一样打量着傲方,说得话让傲方之冒冷汗,暗道邬玉诗果然不是个好应付的人。

    与此同时,朱雀族,红焱山,邬火练的练功房中。

    “呼!”空间出现一阵类似湖面泛起涟漪时的波纹,完全掌握空间本源的神王高手一眼便能看出,这特殊的空间波动是瞬移特有的波动,波动过后,一个有着满头土黄色头发的男子出现在房间中,正是岬樊!

    似乎感受到有客人到来,正漂浮在半空中的邬火睁开了眼睛。

    “怎么那么好心过来看我?”

    “想找老朋友喝两杯酒行不行?”岬樊笑道。

    “有好酒喝,当然是求之不得!”

    “就知道你这么说,之前傲方是不是来过你这里?”

    “是啊,有什么问题?”

    “你不知道他掌握了火之本源吗?”岬樊自顾自的走到墙边的红木椅上坐下,从空间戒指中取出一个精致的小酒瓶和两个通体晶莹剔透的酒杯给自己和邬火倒了一杯,瞬间整个房间中飘散着浓郁的酒香。

    “好酒,他真的掌握了火之本源?其实,之前他从我们族的圣地出来的时候我就多少猜到了一点,当时问他他没承认,我也就没有追问了!”

    “原来你早就知道?你没将这件事情告诉朱雀大人?”

    “正准备去,你就为这件事来的?”

    “呼!”这时,空间中又泛起波动。

    “今天是什么日子?”看到在空间波动过后出现在房间中崔世淼,邬火笑了笑,手一招,一张椅子自动飞到邬火和岬樊围坐的木桌旁。

    “距离上次我们三人围坐在一起,也有百万年了吧?”坐下后,崔世淼端起岬樊拿出的第三个斟满酒的酒杯便喝了起来。

    “你过来又是为了什么?该不会也是为了傲方的事情吧?”邬火边喝着酒边说道。

    “这么说老邬你也是为了傲方的事情过来的咯?”崔世淼看向邬火问道。

    “你说对了,我们刚才正谈到傲方的事情!”岬樊笑了笑,替两人斟满了酒。

    “说什么?也说来我听听!”

    “他之前也去过你那里,你不知道他掌握了水之本源?”

    “知道,其实他没有承认,不过我能猜得到!”

    “和我一样!”邬火和崔世淼撞了撞酒杯,两人的情况完全一样。

    “既然你们一个知道他掌握了水之本源,一个知道他掌握了火之本源,你们都没有留他?”

    “留了!”邬火和崔世淼异口同声说道。

    “谁说我没有留?只是被他拒绝了而已!”

    “我的情况和他一样!”邬火补充道。

    “你呢?”崔世淼向岬樊问道。

    “你们都没留住他,我当然也没留住!”岬樊无奈苦笑。

    “他的心根本就不在我们这里,谁能留得住他?”邬火无奈道。

    “真不知道该说他是天才还是变态?在老邬这里,他掌握了火之本源,在老催那里,掌握了水之本源,在我那里,又掌握了土之本源和木之本源,老天,一个仅仅只有神人境界的小家伙居然完全掌握了只有大尊才能掌握的四种本源能量,你们能够想像,他的实力强大到什么程度吗?”

    岬樊似乎也说中了邬火和崔世淼的心声,听着岬樊的话,两人脸上都写满无奈的苦笑,更多的是遗憾,因为傲方不能为自己所用。

    “水火两种本源能量拥有无可比拟的攻击力,土之本源有着最强的防御,木之本源有着最强的修复力,不用猜,在神界之中,除了我们以及那些和我们一个层次的人物,没有人会是他的对手!”邬火很是肯定的说道。

    “嗯,老邬说得没错!”崔世淼附和道。

    “说对了,我曾经和他交过手,确实如你们所说!”

    “活了这么久,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人,真是太有意思了,也不枉我们当初在天界等了他那么多年,为了这个,我们干一杯!”

    “喝完这杯,要去向大尊禀报情况了!”喝完酒,岬樊说道。

    “是啊,那个小家伙真不知道是什么人?居然得到这么多大尊的青睐!”

    “管他是什么身份,连大尊都如此器重他,我们只需要和他打好关系就行!”

    “对!”

    “有件事情要跟你们说一下,一万多年前,我那个姨子的孩子已经和傲方一起到神界来了!”

    “哦?”岬樊和崔世淼齐皆一怔。

    “这么快就飞升了?这才一万多年!”岬樊有点意外地说道。

    “变异神兽,果然与众不同!”崔世淼笑了笑,并没有像其他妖族中人听到变异神兽时的激动。

    “他现在在哪儿?不是听说你那个侄子和傲方的关系不错吗?”岬樊直接向邬火问道。

    “他一直都和傲方在一起,之前刚回这里认了亲,后来跟着傲方一起离开了,不是去了你哪里吗?”对于自己的两个老友,邬火并没有隐瞒小麒的事情,因为他知道,岬樊和崔世淼根本不可能对小麒下毒手,因为他们根本不在乎那个传说,不在乎谁能够统一妖族,邬火知道两人的秉性。

    “去我那里的时候倒是没有见到!”岬樊说道。

    “估计是怕别人知道我那侄儿,肯定是躲在那个叫乾坤一界中去了!”

    “乾坤一界?什么东西来的?还可以住人?”岬樊好奇问道,一旁的崔世淼同样一脸好奇。

    “是一件空间法宝!”

    “能够住人的空间法宝?难道是……圣器?”

    邬火摇了摇头,“具体我也不清楚,是我那侄儿告诉我的!”

    “居然还有能够住人的空间法宝?谁有能力炼制出这样的法宝?该不会是……”

    “呵呵,我也这么想!”邬火笑了笑。

    “难怪玄武大人那么器重傲方了,原来还有这层关系在!”岬樊恍然大悟道。

    三人又聊了一阵,基本上都在谈论和傲方有关的事情。

    “好了,该说的都说了,酒也喝了,要去向大尊禀报情况了!”岬樊起身。

    “我也该动身了!”

    崔世淼和邬火跟着站了起来。

    “下次见面应该不用那么久了,傲方去你那里后又去了哪里?”邬火向岬樊问道。

    “听他们说是要去青龙族!”

    “看来那个家伙是对本源能量上瘾了,八成是看上了青龙族的圣地!”崔世淼笑道。

    “夏侯扈杰那个疑心病重的家伙,会不会答应他还不知道,我看,悬!”

    “我看也悬!”岬樊附和邬火的话道。

    “冥冥中自有天意,我们也管不了,一切都要看他的造化了,还有你的侄儿!”

    “没错,好了,下次见面我们再喝个痛快!”岬樊说完,一个瞬移消失在房间中。

    崔世淼第二个消失,跟着,邬火也瞬移离开,三人要做的是同一件事情,只是对象各不相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