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巅峰修真狂少 > 第801章 自杀还是要我动手?
    夏侯东宝大惊,拼命对着能量球挥动手中的飞剑。

    剑芒与空间裂缝不断轰击着能量球,但却始终无法冲开能量球的束缚。

    傲方眼中闪过杀意,意念一动,恐怖的水之本源能量球急速收缩。

    “啊!”夏侯东宝不知所措,无法冲开束缚的他只能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在能量球中走完人生最后一秒钟的时间。

    傲方确实没有给夏侯东宝施加太多的痛苦,从夏侯东宝被能量球包围,到夏侯东宝身体和灵魂被彻底冻结,到最后夏侯东宝的身体在风中成为颗粒散向下方的土地,前后不到两秒钟的时间。

    两秒钟的时间,一个上部天神就此身陨,而且是毫无反击之力的惨死在一个比他低整整一个境界以下的中位神人手上,不得不说,很讽刺,同时也是夏侯东宝的悲哀。

    这就是最高层次本源能量的强大与可怕的攻击力和毁灭性,验证了岬樊曾经跟傲方说过的一句话,傲方便是神王之下的第一人,只要对方不是完全感悟空间本源的,在傲方面前绝对只有死路一条。

    夏侯东宝死了,地上留下的是夏侯东宝的法宝和储物戒指,对于神器级别的法宝傲方早已失去了兴趣,所以只是收了夏侯东宝的储物戒指,傲方不怕留下证据让青龙族的人知道自己干掉夏侯东宝,实际上,夏侯东宝袭击傲方的事情夏侯扈杰肯定是知道的,所以留不留下证据,夏侯东宝死的事情肯定会被怀疑到傲方头上,同时也会怀疑到柴依杰和邬玉诗身上,但显然后者的可能性会更大一些。

    当然,这些问题傲方并不关心,等到夏侯扈杰找到自己的事后,自己可能已经去到了麒麟族,可能实力已经突破,或者自己已经去了其他地方,再不行,直接投奔岬樊他们,杀都杀了,傲方没有后悔。

    “不愧是青龙族族长的儿子,真有钱!”

    看了夏侯东宝储物戒指中的神元石数量,傲方眉开眼笑,直接将所有的神元石挪移到乾坤一界中,随手就将夏侯东宝的储物戒指丢到一边。

    “看来,夏侯东宝总共带来了三个人,那个引开玉诗和被傲方杀死的人应该就是在夏侯西列家见过的那两个人,至于那个引开柴依杰的人,能够和柴依杰打成平手,看来至少也是个上部天神!”傲方分析着眼前的局势,干掉了夏侯东宝,傲方必须立刻离开这里,否则一旦夏侯扈杰发现夏侯东宝被杀,肯定会第一时间跑来,到时傲方就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了。

    “柴依杰,你居然出卖我!”傲方恶狠狠的低吼了一声,这个柴依杰不仅时常对自己冷眼相向,现状居然还出卖了傲方,傲方本来想去教训他一顿,不过想到自己处境,傲方决定暂时放过他一马,傲方的安危更关乎着张雅怡和小麒他们以及一万龙卫的性命,于是,傲方调转方向全速往邬玉诗离去的方向飞去,同时放出神识查探邬玉诗的位置。

    傲方要找邬玉诗,一来是担心她的安全,虽然傲方和邬玉诗非亲非故,但邬玉诗一路表现出来对傲方的关心以及她和张雅怡的关系都让傲方觉得应该帮她,二来,傲方也不想不辞而别,让邬玉诗以为自己被杀了或者被抓了,到时这个急躁的小丫头回到朱雀族肯定会将事情无限量的放大,邬火和朱雀圣母知道傲方出事,免不了要给朱雀族带来麻烦。

    顺着邬玉诗飞走的方向飞出数万公里远,傲方便隐约听到了法宝撞击时发出的清脆响声,顺着响声传来的方向,傲方放出神识一查,果然发现声音来源的地方有能量撞击时产生的波动,于是傲方便飞了过去,便看到了正被打得节节败退的邬玉诗。

    话说之前邬玉诗打得兴起,又见对手被自己打得没有招架之力,于是便没有听到傲方的话追了上来,结果,刚追出没多久,那个陌生人便停了下来,邬玉诗还以为对方是被自己吓到了,暗暗得意的她便再次和对方缠斗在一起。

    这次,对手像完全变了个人一样,精妙的招式从一开始就打得邬玉诗节节败退,不消片刻,身上便挂了好几处彩,庆幸的是,邬玉诗身上的法宝都是顶级的,加上与对方的实力相差也不算很远,仅仅只是招式上的差距而已,所以邬玉诗也很勉强得和对方纠缠了起来,当然,这并不是邬玉诗的本意,邬玉诗就搞不懂了,为什么相同一个人,前后两次的差距却会如此之大,邬玉诗有点后悔自己盲目的追了上来,此时,邬玉诗巴不得可以脱身,奈何,对方的攻击一波接着一波,邬玉诗在之前的战斗中的优势荡然无存,只能陷于完全被动的局面,疲于防守,根本没有任何逃跑的机会。

    傲方干掉夏侯东宝和他的手下并没有花多少时间,当傲方找到邬玉诗时,邬玉诗身上已经有多处地方挂了彩。

    “嗯?”和邬玉诗交手的人看到远处飞来一个人影,定睛一看,赫然是之前在夏侯西列家羞辱自己的傲方,一怔,心想,夏侯东宝不是去抓他了吗?他怎么会在这里出现?

    “御空飞行!”眼见傲方居然能够御空飞行,夏侯东宝的手下大吃一惊,露出了破绽,背对着傲方的邬玉诗并没有发现傲方的到来,见对方居然在战斗中走神,挥着法宝便向对方杀去,可怜的邬玉诗,这是她追上对方后第一次主动攻击对方,之前的战斗中她一直处于被动状态。

    夏侯东宝的手下战斗经验比邬玉诗高太多,傲方的出现让他出现了短暂的走神,但转瞬间便回过了神,手中法宝一抬,哐啷一声将邬玉诗的法宝格挡到一边,轻松破解掉邬玉诗的攻击,看得出来,之前在傲方面前迎战邬玉诗时他是故意让着邬玉诗的,目的就是要将邬玉诗引开傲方身边,夏侯东宝当初会做这个决定,主要也是想着不到必要关头还是不要伤及邬玉诗的性命,毕竟邬玉诗是邬火的女儿,万一邬玉诗死在青龙族的地域,邬火和朱雀圣母追究起来免不了又是一场麻烦。

    邬玉诗和对手一个错身而过,回过身时,正好傲方来到了离她不远的地方。

    “傲方大哥!”见到傲方,邬玉诗惊喜的叫了出来,仿佛是援军赶到,随即,看到傲方居然漂浮在半空中,邬玉诗呆愣当场,之前,傲方在邬玉诗面前可没展现过真正的实力。

    夏侯东宝的手下停止了对邬玉诗的攻击,转而看向正一脸微笑的傲方。

    “少爷没有动手?”傲方完好无损,夏侯东宝的手下还以为自己的主子还没对傲方动手,殊不知自己的主子已经去见了上帝。

    “你是要自杀还是要我动手?”傲方向邬玉诗笑了笑后看向夏侯东宝的手下,他实在不敢期望邬玉诗能够对付眼前这个人。

    “什么?”

    傲方的嚣张气焰与话语让夏侯东宝的手下和邬玉诗齐皆一怔,傲方的嚣张与胆识之前在夏侯西列家的时候已经见识过,没想到这次更甚。

    “哼,找死!”

    虽然夏侯东宝的手下对于傲方为何能够御空飞行感到不解和疑惑,但并不表示他会害怕傲方,尤其是他和傲方之间有旧恨现又有新仇,将邬玉诗晾到一边转而向傲方发动了攻击,举起法宝对着傲方的脑袋便轰了过去。

    眨眼间,夏侯东宝的手下已经出现在了傲方身边,傲方却没有丝毫要躲闪的意思,眼睁睁的看着夏侯东宝手下的法宝砸向他的脑袋眼睛却没有眨一下。

    “傲方大哥!”

    见傲方居然毫不躲闪,邬玉诗在发出尖叫的同时急忙向傲方飞了过去,但是,为时已晚,邬玉诗刚刚起步,夏侯东宝手下的攻击已经砸在了傲方头上。

    “轰!”强大神元力在傲方身上爆开,激起的气浪卷起强大气压,闪烁耀眼光芒,将四周飘荡的白云吹得支离破碎。

    夏侯东宝的手下压根儿就没认为傲方能够在他的攻击下活命,直至看到傲方完好无损的站在自己面前,自己的法宝却停在了傲方头上无法寸进半步,而挡住自己法宝的,赫然是一块表面雕刻着精美图纹的鳞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