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巅峰修真狂少 > 第797章 凭他?还是凭你?
    “妈的,这么厉害!”锵的一声,两人的法宝在半空中发生剧烈对撞,强大的撞击力激起了一个无形的气浪,吹断了四周高大的树木,击碎了地上巨大石块,来人更是在冲击力的作用下后退了两步,有点讶异的看了一脸得意的邬玉诗一眼,脱口骂了一声,跟着,趁着邬玉诗在洋洋自得之际,手中镰刀一挥,甩出一道巨大刀芒。

    极少参加真正实战的邬玉诗尝到了甜头,正自得之时,却不料对方居然趁自己不备搞偷袭,急忙将法宝举起挡在身前。

    轰隆一响,刀芒准确无误的轰在了邬玉诗的法宝上,发生强烈爆炸,当场将邬玉诗轰得后退了好几步。

    “经验不足!”下方的傲方见状,苦笑着摇了摇头。

    “卑鄙,居然偷袭!”剧烈的爆炸并没有给邬玉诗带来丝毫伤害,爆炸的烟雾过后,邬玉诗一脸怒色的看向偷袭自己的人,正好看到那个人转身往相反的方向逃去。

    “还想逃跑!”本来自认快要取得胜利的邬玉诗却受到偷袭,自然是憋着一肚子的气,见对方居然打不过就逃跑,邬玉诗自然不会善罢甘休,于是脚下一发力,全速向已经逃出有一段距离的男子追了过去。

    “玉诗,穷寇没追!”傲方开口想要叫住邬玉诗,但却有点晚了,话刚从嘴里说出来,邬玉诗和那个人已经成为了黑点消失在鱼白的天际,转眼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真是个头脑简单的小姑娘,万一是对方的陷阱怎么办?”傲方再次无奈的笑了笑,由于不放心邬玉诗,傲方便想腾空而起向邬玉诗追去。

    “管好你自己再说吧!”就在傲方快要腾空的时候,一个很不协调,同时也是令傲方讨厌的男性声音从傲方前方的树林中飘出。

    傲方收住了起飞的势头,双目一凝往阴暗的树林中望去,借着树林微弱的光线,两个高大的人影缓缓从树林中走出来,为首的人一脸怀笑,身后的人却一脸冰冷,直到他们走出树林,傲方终于看清两人的真面目。

    “是你!”

    来人自然是等待傲方落空这个机会等了许久的夏侯东宝和他另外一个曾经被傲方羞辱的手下。

    “见到我很意外吧?”夏侯东宝一脸阴险微笑。

    “不好,中计了!”本来在第一个陌生人出现的时候傲方就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夏侯东宝的出现让傲方恍然大悟,原来,这场莫名其妙的劫杀是夏侯东宝在幕后指使的,而夏侯东宝的目的是再明白不过了。

    “哈哈哈!”

    让夏侯东宝和身后那个手下莫名其妙的是,傲方面对他们不仅没有丝毫的惧意,而是仰头大笑起来,让夏侯东宝还以为傲方是被自己给吓疯了。

    “为了我,夏侯公子可真是煞费苦心啊!”

    傲方的表现让夏侯东宝以为傲方是在故作镇定,笑了笑,说道:“你知道我的来意吧?”

    “不知道耶,如果夏侯公子愿意告诉在下,在下很乐意洗耳恭听!”傲方就地找了一块膝盖高度的石头,悠然自得的坐了上去。

    “你倒是挺淡定的嘛!”

    “夏侯公子认为我应该表现得诚惶诚恐吗?”傲方嘴角弯起冷冷弧度。

    “好,够胆识,佩服!”夏侯东宝象征性的对傲方的表现鼓掌,只是眼神中却显露出更多的不屑,傲方越是镇定,在夏侯东宝看来越像是在装腔作势,因为夏侯东宝认为,傲方是明知道自己命不久矣,肯定是在等待着柴依杰和邬玉诗能够回来救他。

    “多谢夏侯公子夸奖!”

    夏侯东宝冷笑一声,说道:“是不是在等人来救你?”

    “等人救我?我需要等人来救我吗?”傲方冷笑着反问道。

    “哈哈哈,是吗?那么说你已经做好心里准备了?一时半刻间,柴依杰和邬玉诗那个丫头是回不来了!”

    “哈哈,好一记调虎离山计,夏侯公子如此费尽心机,我要是没做好准备,那就太对不起你的抬举了!”

    “你知道就好,好好配合,或许我可以让你死得痛快点!”

    “哦?夏侯公子想在下如何配合法?”傲方不急不慢的站了起来,双方往两边一摊,一幅任由你摆布的姿态。

    “把你身上那件叫乾坤一界的法宝交出来!”身后的手下是夏侯东宝的心腹,夏侯东宝不怕他知道自己私吞乾坤一界的事情。

    “嗯?乾坤一界?”傲方一惊,心想,自己来到青龙族后根本就没有使用过乾坤一界,夏侯东宝是如何知道的?

    “夏侯公子知道乾坤一界的事情?”

    既然夏侯东宝能够说出乾坤一界这个词,傲方也没什么好狡辩的,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夏侯东宝和他身后那个手下在傲方眼中已经是两个死人。

    “没错,快交出来,免受皮肉之苦!”夏侯东宝向傲方伸出了手。

    是谁透露了乾坤一界的消息?乾坤一界作为傲方身上最贵重的法宝,傲方并没有太过高调的向别人炫耀它的存在,之前更是没有在夏侯东宝面前展露过,夏侯东宝会知道,肯定是别人告诉他的?

    傲方脑中思考着有可能出卖自己的人,很快,一个名字便出现在傲方脑中。

    柴依杰!

    傲方第一时间想到的人便是柴依杰,因为在知道乾坤一界的人中,只有柴依杰的可能性最大,而且,柴依杰和夏侯东宝的关系很好,之前他还在柴依杰家住了一个晚上,一个晚上的时间足以发生很多事情。

    一切仅仅只是傲方的猜测,在没有得到确切证据之前傲方不敢妄下决断,如果真是柴依杰,傲方会很不客气的教训他。

    “呵呵,夏侯兄消息倒是灵通,让我交出来没问题,不过夏侯兄能否告知在下,你的消息是从哪儿听来的?”傲方淡然一笑说道。

    “哈哈哈,很好奇我是从哪里知道乾坤一界的事情的吧?告诉你又有何妨?是柴依杰告诉我的!”

    在夏侯东宝看来,傲方必然逃不出他的手掌心,而他最后的结局肯定是死路一条,所以夏侯东宝不怕将柴依杰出卖傲方的事情告诉傲方,这就是夏侯东宝,一个连将自己当成知己的人都可以出卖的人!

    “柴依杰!”傲方脸色一变,“果然是他!”

    “好了,该说的都说了,快点把东西交出来,免得柴依杰或邬玉诗那个丫头回来!”虽然行动之前夏侯东宝已经让庞雷和自己的手下情况不对便干掉柴依杰和邬玉诗,但事情总会有万一,如果柴依杰或邬玉诗没有死,夏侯东宝就怕自己的事情曝光,到时肯定会给青龙族带来不小麻烦。

    傲方嘴角弯起邪恶弧度,装傻道:“东西?什么东西?”

    “妈的,还装傻!”傲方一句话让一直站在夏侯东宝身后那名手下终于按耐不住心中的怒火,冲着傲方大骂一句后走上前。

    “少爷,这个人不知死活,让我教训他一下!”

    傲方的装傻早就让夏侯东宝心中升起无名火,“死到临头还在装蒜,也好,让他知道天有多厚!”

    “是!”夏侯东宝到旁边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坐下,像看好戏一样看着傲方,他压根儿就不认为傲方能够跑得掉。

    “出手注意分寸,别把他打死了,我还要抓他回去向我爹复命呢!”夏侯东宝叮嘱道。

    “是!”

    “怎么?软的不行,想用抢的?”傲方依然一脸笑意,浑然没有将夏侯东宝和他的手下放在眼里。

    “既然你皮痒,我当然要满足一下你,放心,只要你将东西交出来,他自然会停手的!”夏侯东宝冷笑道。

    “哦?就凭他?还是凭你?”傲方露出不屑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