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巅峰修真狂少 > 第796章 激战
    阴森的声音从左手边的树林中传来,傲方三人大惊,顺着声音抬头望去,便见一个黑影呼啸着从树林中飞出,卷起呼啸的破空声和森寒的杀气向傲方他们飞了过来。

    来人一张陌生的面孔,周身一袭黑色长袍,狰狞的面容上两只眼睛透着寒光,一看就知道来者不善,柴依杰当即放出神识往来人身上一探,惊讶的发现来人居然是个上部天神。

    高手!

    柴依杰心中大惊,这一路走来顺风顺水,没想到刚离开青湮山脉没多久就遭人袭击,柴依杰急忙挡在邬玉诗身前,一脸警惕的看着漂浮在半空中的陌生人。

    “来者何人?”面对一个和自己同一个境界的高手,柴依杰不敢有丝毫的怠慢,当即祭出了自己的法宝,毕竟,同一个境界的人实力也有高低之分。

    “取你性命的人!”来人声音低沉而沙哑,身上长袍在风中猎猎作响,周身散发着让人心颤的森寒杀气,手一挥,一把黑色弯刀出现手中。

    柴依杰心想,没想到这人是冲着自己来的,难道是自己的仇人?

    “纳命来吧!”

    陌生人没给柴依杰太多的思考时间,举起手中弯刀便向柴依杰杀了过去。

    “小师妹,你自己小心!”

    柴依杰此行的使命便是保证邬玉诗的安全,至于傲方的死活他可是一点都不在意,邬玉诗虽然同是上部天神境界,但实战经验和柴依杰却不可同日而语,为了保证邬玉诗不受到伤害,柴依杰立刻迎上了陌生人。

    转瞬间,柴依杰和陌生男子交战到一起,半空中,闪动的残影带出道道耀眼的华光,迸发出一声声震耳欲聋的响声,还有一浪高过一浪的能量波动。

    高手与高手之间的比试,没有太多的花俏招式,有的只是简单的杀招,招招致命。

    下方的邬玉诗手拿着神器护在傲方面前,由于不知道傲方的真实实力,所以她还天真的想要保护傲方,傲方慈爱的看着一脸紧张的邬玉诗,抬头看向打得天昏地暗的柴依杰。

    “好身手!”和柴依杰一个错身,分开后,陌生人持刀指向柴依杰。

    “你也不差!”柴依杰本来就是个好战分子,难得遇上一个旗鼓相当的,一下子心中的战斗欲望便被无限的激发出来。

    “再接我一招!”

    两人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对攻战,打得难分难解,一时间无法分出胜负,战局就这样持续着,而傲方和邬玉诗所担心的陌生人的同伴却始终没有出现。

    傲方搞不懂,为什么自己刚离开青湮山脉便有人袭击自己。

    随着战斗的进行,陌生人和柴依杰逐渐远离傲方和邬玉诗所在的位置,邬玉诗和傲方并没有发现任何不妥,由于担心会有突发情况,所以两人始终留在原地没有离开,而柴依杰完全被陌生人缠住,根本抽不开身,直到他在陌生人的牵引下离开了傲方和邬玉诗的视线却浑然没有察觉。

    “你,去吧邬玉诗那个丫头引开,万不得已的时候……”夏侯东宝对自己其中一名手下做了个抹脖子的手势。

    “是!”

    柴依杰和陌生人的打斗显然很激烈,久经战阵的傲方能够看得出来,然而,傲方却没发现陌生人有意在将柴依杰引到别的地方去。

    看着柴依杰和陌生人消失的方向,傲方心中泛起异样感,似乎有什么不妥,但就是想不起来,忽然出现的陌生人隐藏了他身上的灵魂气息,让人无法看清他的身份。

    “那个人真厉害!”在邬玉诗看来,并不是柴依杰在陌生人的牵引下走远,而是陌生人被柴依杰打跑了,但是,身为中部天神的她还是看出了陌生人的强大实力,要知道,虽然她对柴依杰的印象一直都不是很好,但柴依杰是朱雀族年轻一代中实力最强的一个,连邬馨倩都不是他的对手,那个陌生人能够和柴依杰大战数百回合而不落下风,单凭这一点就能说明陌生人的实力。

    “嗯?”

    这时,一直因为心中的异样感觉而全神贯注留意着四周的傲方忽然感到前方有所异常,一旁的邬玉诗对空间本源的感悟比傲方要深,也感受到了异常,两人齐齐举目望去,便见又一个黑影从树林中飞了出来,来人面容同样狰狞,身上的穿扮和之前那个陌生人有点近似,全身上下同样散发着冰冷的杀机,但却不是之前被柴依杰‘打跑’的那个人。

    傲方和邬玉诗一怔,立刻明白,这第二个已经飞到自己面前的人原来是之前那个人的同伴。

    “中部天神!”邬玉诗一眼看出了来人的境界,将原本放下的法宝再次举了起来,挡在傲方面前做出防守姿态,傲方看了看邬玉诗一眼,察觉到邬玉诗脸上的紧张,暗笑邬玉诗自己紧张还顾虑着自己的安全,这个朋友看来没有交错。

    “傲方大哥你不用担心,我会保护你的!”

    似乎是怕傲方害怕,邬玉诗一边盯着已经来到面前的第二个陌生人,一边向身后的傲方说道。

    傲方只是会意的笑了笑却没有说话,虽然他看不出来人的境界,但傲方却没有丝毫紧张的感觉。

    “嘿嘿!”来人看了看邬玉诗一眼,嘴角弯起令人心颤的邪恶弧度,笑声更是阴险得令人发毛,二话没说,手中光芒一闪祭出类似镰刀一样的法宝便向邬玉诗杀了过去。

    “呀!”看得出来,邬玉诗战斗经验明显不足,看到来人杀来,也不知道是为了给自己鼓气还是被吓的?居然发出一声高分贝的尖叫,差点把傲方给吓了一跳,不过,或许是真的为了印证自己那句‘保护你’的话,邬玉诗还是举起了法宝迎击来人。

    “哐当!”眨眼间,邬玉诗便和来人战到了一起,来人的战斗经验明显比邬玉诗高得多,从出手的角度和对能量的应用控制上就能看出一二,而邬玉诗也不含糊,正是因为她鲜少遇到这样的实战,所以每次出手都是没有章法可循,弄得对方时而也会有措手不及的情况,结果是,上百回合的交手过去了,邬玉诗居然还没有落得完败的下场。

    从来人的出手,傲方更能判断对方的实力确实没有比邬玉诗强多少,所以傲方安心了许多,至少万一邬玉诗有危险,他还可以出手救她,傲方所关心的是四周会不会还潜伏着其他的同伴,所以傲方将更多的注意力放在了四周的树林中,仔细地留意着四周的一举一动。

    邬玉诗又和来人交手百来回合,随着战斗的进行,邬玉诗开始变得熟练起来,平日里在族里的时候她也偶尔会跟族里的人对练,但对练毕竟不比真正的实战,随着战斗的进行,邬玉诗发现眼前这个一脸横肉的人似乎也并没有想象中的厉害,打了这么久,对方根本没有在自己身上占到任何的便宜,于是邬玉诗的自信心就更加的大了,没有章法的招式随便使出,似乎有要将来人击杀以在傲方面前表现自己的想法。

    “这样也行?”傲方有点哭笑不得的看着邬玉诗,诧异的发现邬玉诗居然慢慢占据了上风,而那个一开始还一脸杀气的人却有点招架不住的架势。

    “这倒好,省得我出手!”傲方再次仔细的观察起四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