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巅峰修真狂少 > 第795章 劫杀
    “是的,爹!”

    已经从柴依杰那里得到确切消息的夏侯东宝一脸得意微笑,虽说夏侯东宝是夏侯扈杰的长子,但夏侯扈杰似乎更加的看重夏侯西列,族中关于夏侯西列将来继承夏侯扈杰族长一位的传言也是没有消停过,这让夏侯东宝非常的不爽,凭什么夏侯西列就一定是下一任的族长?论天赋,是,自己比不上夏侯西列,但是那并不表示自己就没有继承权。

    妖族五大派系的族长之位是世袭的,如果现任族长有几个儿女,则由现任族长挑选最合适的人接任,夏侯东宝的品性以及他平时的作威作福注定了他得不到青龙族族人的支持,相比之下,夏侯西列一向待人谦和,所以青龙族中对夏侯西列的支持率比对夏侯东宝的要高得多,为了争取到族长之位,夏侯东宝没少在夏侯扈杰面前邀功,平时也经常十分积极的表现自己,为的就是证明自己才是青龙族下任族长的最佳人选。

    可惜的是,夏侯东宝不知道,他的亲弟弟根本就看不上族长之位,否则他也就不需要做那么多没有意义的事情,有的甚至还是他有意针对自己的弟弟而做的,当然,那些事情夏侯西列是知道的,但他并没有怪夏侯东宝,夏侯西列更看重的是两人之间的感情。

    “很好,哈哈,你这次可以说是立了大功了!”

    “这是孩儿应该做的!”夏侯东宝谦逊的笑了笑,心中却在暗笑,他只是将从柴依杰那里得到的消息略作修改后转述给夏侯扈杰听,大致的内容是柴依杰告诉他小麒已经来到了神界,而傲方知道小麒的具体下落。

    夏侯东宝只是说傲方知道小麒的下落却没有说到乾坤一界的事情,是因为他想独吞乾坤一界。

    “传说虽然是传说,但我们不能允许它有实现的一天,所以,我们要做的就是将所有可能性抹杀在萌芽阶段!”夏侯扈杰轻笑着站了起来。

    “庞雷!”

    “老爷!”庞雷恭敬走上前。

    “等他们离开青湮山脉,你就把那个叫傲方的抓回来!”

    “是!”

    “爹,让我和庞叔一起去吧!”

    夏侯扈杰本来还不确定小麒是否已经来到神界,正想说把傲方抓了问个究竟,如今,夏侯东宝已经确定了小麒来到神界,并且傲方也确切知道小麒的下落,那么他就更有抓傲方的理由,叫过庞雷便想下令,夏侯东宝走上前,并解释道:“那个傲方曾经羞辱过我,就让我亲手将他抓回来交给爹发落!”

    “嗯,也好,庞雷,你就和东宝一起去吧,办得利索点,如果邬家的丫头阻拦,杀无赦!”

    “是!”庞雷恭敬领命。

    “爹放心,只需略施小计,就不会让邬家人起疑,同时还能将那个傲方给抓回来,只要到时庞叔听我的命令行事就好!”夏侯东宝笑到。

    “哦?哈哈,那好,爹就在这里等你的好消息!”看得出来,夏侯东宝让夏侯扈杰很高兴,虽然这个大儿子的天赋没有小儿子好,至少他不会像小儿子一样忤逆自己。

    次日,一大早,当傲方从休息的房中来到大厅时,柴依杰已经坐在了大厅中。

    傲方向柴依杰点了点头,柴依杰却别过头,端起下人送上来的茶水自顾自的喝了起来,完全无视傲方的存在。

    傲方无所谓的笑了笑,在柴依杰对面选了个座位坐下,刚坐下没多久,门外便传来了邬玉诗和夏侯西列交谈的声音,跟着,两人有说有笑的走了进来。

    “还知道回来?哼!”邬玉诗白了柴依杰一眼。

    “傲兄,你们真的要走吗?再多留几天吧?”夏侯西列有点不舍的看着傲方,不时还看向邬玉诗。

    “不了,下次有机会再来打扰夏侯兄!”傲方起身向夏侯西列抱拳行礼,跟着看向邬玉诗,说道:“玉诗,你是一起走还是……”

    “我还是跟你们一起走吧!”邬玉诗眨巴着明亮的大眼睛看了看正看着他的夏侯西列,做出了选择。

    “那好吧,我送你们出去!”

    众人在夏侯西列的陪伴下走出了大院,很快便消失在了大院门前长长的石板路上。

    与此同时,夏侯东宝府内。

    “少爷,他们已经离开二少爷家!”曾经被傲方羞辱的其中一名手下恭敬站在夏侯东宝身旁。

    “走!”

    夏侯东宝阴森一笑,带着两个手下,叫上了庞雷,跟在傲方他们身后飞进了青湮山脉中。

    “庞叔,等一下你负责将柴依杰引开,有多越引多远,如果不行就直接干掉他,剩下的交给我!”

    如果柴依杰听到夏侯东宝对庞雷说的话,估计会气得大吐血,这还是被他视为知己的夏侯东宝吗?居然让庞雷了结了柴依杰的生命,完全不管柴依杰的死活。

    是的,柴依杰将夏侯东宝当成知己,那完全是一厢情愿的想法,人家夏侯东宝可压根儿就没那么想过,顶多只是将柴依杰当成有利用价值的对象,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朋友,柴依杰的生死他根本就不会在乎。

    “好!”庞雷没有任何犹豫便答应了夏侯东宝,他也没有过多的询问夏侯东宝的计划,因为他相信傲方根本无法对夏侯东宝构成威胁,至于柴依杰,庞雷虽然和他同为上部天神,但庞雷自信以自己的修为绝对能够牵制住柴依杰,甚至是将他杀死,毕竟庞雷跟随夏侯扈杰多年,已经快要突破到神王境界。

    庞雷,夏侯扈杰的管家,对夏侯扈杰拥有绝对的忠诚,对于庞雷来说,他的这一生献给了夏侯家族,不管是夏侯扈杰还是他的两个儿子,他都无条件服从他们的命令,这是他的使命。

    为了不暴露自己,夏侯东宝一行四人和傲方他们保持着相当的距离,他们在等待着时机,等待着傲方他们走出青湮山脉,到时才是他们动手的最佳良机。

    青湮山脉很大,心急着离开的傲方并没有任何的不舍,所以,众人很快便走出了青湮山脉。

    “夏侯兄,就送到这里吧,告辞!”

    “请!”夏侯西列还礼道。

    “夏侯大哥,我们走了,有时间到红焱山找我玩!”邬玉诗笑道。

    “一定!”

    “告辞!”柴依杰也向夏侯西列行了一礼,跟着,傲方三人便转身离开。

    夏侯西列目送着傲方一行消失在远处的山丘后方,方才莫明的叹了叹气,转身飞回雷霆涧。

    而就在夏侯西列消失在青湮山脉中时,四道人影从青湮山脉茂密的树林中窜上了半空,往傲方他们离开的方向追了上去。

    “傲方大哥,你们接下来要去哪里?”

    前行了一段距离,邬玉诗开口问道。

    “怎么?你还想跟着我们吗?再不回去你爹可就不是怪你,而是要怪我了!”傲方半开玩笑道。

    “傲方大哥,连你也调侃我!”邬玉诗白了傲方一眼。

    “师兄,要不你先回去吧,我和傲方大哥到别的地方走走,你回去告诉我爹,就说我过几天再回去!”邬玉诗忽然转而看向走在一旁没有说话的柴依杰。

    “不行!”柴依杰想都没想便否决了邬玉诗的提议,“我回去没有办法像师傅、师母他们交待,小师妹,你已经出来够久了,该回去了!”柴依杰一脸严肃,带着不容拒绝的语气说道。

    “哼,要回去你自己回去,我还不想回去!”邬玉诗懒得跟柴依杰这块木头多说,干脆别过头去不再理他。

    柴依杰知道自己这个小师妹的脾性,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一脸无奈的叹了叹气。

    “你越是这样,以后你爹他们越是不同意你出来!”傲方笑道。

    “不用你管,你还没告诉我,你们接下来要去哪儿呢?”邬玉诗白了傲方一眼。

    傲方略作斟酌,说道:“还不确定,可能会去一趟麒麟族!”

    “麒麟族?”邬玉诗和柴依杰齐皆一怔。

    “麒麟族?”

    傲方说话的声音虽然不大,但却一丝不差的传进了远处的夏侯东宝耳中。

    “偷偷摸摸的,是想回去认亲吧?”夏侯东宝心中阴险一笑,然而在庞雷听来,既然傲方知道小麒的下落,而他们下一个目的地又是麒麟族,那是不是意味着小麒就在麒麟族中呢?庞雷心想道。

    “我娘不是说不让你们去吗?”

    “所以我说不确定!”傲方之所以还不确定,是因为他还想最后找小麒商量一下,虽然他明知道小麒肯定会选择前往,而前往麒麟族需要冒很大的风险,傲方其实并不想小麒去冒险。

    “那么……我跟你们一起走吧!”邬玉诗看着傲方,一脸期待。

    “我们这不是还没确定吗?你跟我们去哪里?”

    “你们哪里也去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