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巅峰修真狂少 > 第794章 危机
    “你当时喝醉了,当然什么都不知道!”夏侯东宝可不是那么好应付的主,相对来说比较单纯的柴依杰哪儿他的对手。

    “我没什么印象!”柴依杰他知道小麒的身份需要保密,所以自然不会傻到将小麒的事情说出来,但柴依杰打哈哈的功夫显然也不到家,明眼人一看也能看出他是想敷衍了事,更何况抱有目的的夏侯东宝呢?

    “你就别装了,我可是记得清清楚楚,你说那个叫小麒的人会害你当不成族长,还说,那个傲方仗着小麒还在你面前作威作福!”

    “我还说了什么?”柴依杰见夏侯东宝一幅我什么都知道的神情,心中一急,脱口便问道,却不知他略显慌张的神色已经在无形中出卖了他自己。

    夏侯东宝见状,心中一阵阴笑,暗想,随便两句话就把你弄得团团转,看我再使点儿功夫让你把事情全说出来。

    “哈哈,你说的可多了,说得那叫一个义愤填膺,声泪俱下,还有那个小麒的身份,可真把我吓了一跳!”夏侯东宝看着柴依杰,观察着柴依杰在听到自己说的话之后的反应。

    身为邬火的嫡传弟子,邬火并没有对柴依杰隐瞒小麒的事情,柴依杰知道,那是因为邬火信任自己,在知道小麒的身份后,柴依杰更知道小麒身份的秘密性和重要性,所以他经常提醒自己不能将任何和小麒有关的事情说出来,但是,遇到夏侯东宝后,柴依杰太过放纵自己,现在居然把小麒的事情都说出来了,柴依杰懊恼不已,一脸不知所措,略显无力坐回到座位上。

    夏侯东宝一脸阴险的得意笑容,柴依杰情绪上微妙的变化没有逃出他的眼睛,看着额头已经流下冷汗的柴依杰,夏侯东宝喝了口茶,他并不着急,越是着急,越会暴露自己的目的,反正时间有的是,柴依杰对自己又没有防备之心,最主要的是,柴依杰已经进了自己设下的圈套,剩下的就是要如何将柴依杰心中的秘密榨出来而已。

    房间中的气氛相当诡异和沉闷,皎洁的月光化成水银,穿过精美木窗上的缝隙倾泻在地板上,幽静得只能听到柴依杰并不平和的呼吸声。

    良久,夏侯东宝终于开口。

    “你也太不够朋友了,依杰,我对你可是掏心掏肺,你却拿我当外人看!”

    “我没有啊!”

    “还说没有?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你都不告诉我,还是兄弟吗?”夏侯东宝责怪地看了柴依杰一眼,佯装无奈的叹了叹气。

    “哎!”柴依杰一听,只是叹了口气,再次沉默了下来。

    “你族长的位置都快没了,还不肯把事情告诉我?”夏侯东宝略带责问的说道。

    “这……没什么好说的!”

    “既然你不把我当兄弟,那以后我有事情也不会找你帮忙!”

    说罢,夏侯东宝径直往大门走去。

    柴依杰见状,几个箭步冲了上前,一手搭在夏侯东宝的肩膀上。

    “东宝,并不是我不想跟你说,而是事关重大!”

    夏侯东宝暗道有戏,脸上神色却没丝毫变化,回过身看向柴依杰,“当然重大,都已经关乎你能否成为朱雀族下任族长了,能不重大吗?”夏侯东宝佯装不悦的说道。

    “你不明白!”

    “我有什么不明白的?还不就是因为那个叫小麒的是变异……”

    “嘘!”柴依杰急忙慌张的挥手示意夏侯东宝不要说下去,同时将夏侯东宝拉进了房间中,顺带着往门外看了看,发现没有人后关上了房门,同时为了防止被人偷听到,柴依杰谨慎的布置出结界将声音与外界隔绝开来。

    “你……都知道了?”

    “知道,变异神兽嘛!”

    得到夏侯东宝的确认,早有心里准备的柴依杰还是难免脸色一变,暗骂自己该死,居然贪杯,害得小麒的事情暴露,万一邬火和朱雀圣母知道了,真不知道要如何向他们解释?如果他们知道自己是因为喝醉酒才说漏嘴的,估计这下任族长的位置就更玄乎了。

    柴依杰小的时候生活困苦,跟随邬火后始终没有忘记往昔的岁月,那一段时间印象太深刻,柴依杰不像再过那样的日子,他发誓自己要成为像邬火一样高高在上的人物,所以他对族长的位置十分看重,在跟随邬火的这段时间里也很努力的修炼并且拼命的表现自己,而他这一切也被邬火和朱雀圣母看在眼里,邬火和朱雀圣母也一直有心培养他成为朱雀族下任族长,对柴依杰的心性的考核也令邬火和朱雀圣母满意。

    或许正是因为对权力和地位的渴望,原本对自己信心十足的柴依杰反倒在小麒出现后对自己的族长之位变得患得患失,其实,他根本就没亲耳听到邬火和朱雀圣母谈及让小麒成为下任朱雀族族长的事情,只是不小心从邬玉诗和傲方的对话中听到些并不确定的消息,加上朱雀圣母又是小麒的姨妈,柴依杰就变得更加疑神疑鬼了。

    “你在担心什么?怕我将你喝醉之后说的话说出去?放心吧,我像是会做出卖朋友事情的人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担心万一被我师傅他们知道了……”

    “你不说,我不说,有谁会知道?”夏侯东宝一脸信誓旦旦的保证道。

    “事到如今,我还能怎么办?”柴依杰一脸无奈。

    “就是,你还是把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我,看看有什么办法可以解决,还有你接任族长一职的事!”

    不得不佩服夏侯东宝演戏的功底,三言两语外带着入木三分的演出,直把柴依杰弄得一愣一愣的,而他的计划也很顺利的成功了,接下来便是开始套出柴依杰的话。

    柴依杰长长的吸了一口气,似乎下定了决心,说道:“说到底,都是那个叫小麒的出现后,我的心情才会这么差!”

    “原来是借酒消愁,呵呵!”

    “你就别取笑我了!”

    “好,不取笑你,那个叫小麒的真的是变异神兽?会不会你搞错了?”夏侯东宝问道。

    “我不可能搞错,他是麒麟和火凤的后代!”

    “这么说,他是一万多年前那个……”

    “嗯,没错!”

    “这可真是大新闻啊,是从哪儿冒出来的?我还以为神界之中再无变异神兽呢!”夏侯东宝露出吃惊的表情。

    “我也不知道是从哪儿冒出来的,不久前,那个傲方去到红焱山,找到了我师傅,那个变异神兽就跟着出现了!”

    “原来是回去认亲了!”夏侯东宝嘴角弯起一抹不为人知的阴冷笑意,“看来那个叫傲方的和那个叫小麒的变异神兽关系也不一般!”

    “那和你继承族长的位置有什么关系?难道就因为他的出现,你师傅就把你给撤了?还是说,那个叫小麒的实力比你还强?如果我没计算错,他修炼到现在不会超过两万年的时间,两万年?以神兽的修炼速度来说,能够飞升到神界已经算是快的了,我不相信他的实力比得过你!”

    “其实我也没亲耳听到我师傅说起过关于族长位置的事,只是从族里出来的路上偶然从小师妹那里听到,至于那个小麒,老实说,他才上位神人境界,我一个手指头头能捏死他!”柴依杰露出少见的凶狠神情。

    “可能是你那个小师妹故意说着话来忽悠你也不一定!”

    “或许吧!”

    “那现在那个人呢?在你们族里?”夏侯东宝开始问出了心中最关心的问题。

    “呵呵,他在一个你绝对想不到的地方!”柴依杰有点卖关子的笑了笑。

    “怕我知道是吧?当我没说过!”夏侯东宝半开玩笑道。

    “你不是很好奇我师傅为什么让我护送傲方吗?其实,我师傅是想让我看着小师妹,同时,一路上好保护小麒的安全!”

    “嗯?什么意思?我没听明白!”夏侯东宝被柴依杰弄得一头雾水。

    “那个傲方身上有一件名叫‘乾坤一界’的空间法宝,小麒平时就住在里面!”柴依杰有点鬼祟的说道。

    “啊?”夏侯东宝吓了一跳,猛的站了起来,“空间法宝?”

    “嗯!”柴依杰肯定的点了点头,并将自己这一路上看到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夏侯东宝,包括自己多次看到傲方将小麒他们变出来,又将他们变回去,听得夏侯东宝两眼直冒贪婪目光。

    “居然还有这样的宝物?”

    夏侯东宝的身份注定了他拥有无数的宝物,但是,能够住人的空间法宝倒是第一次听说,心中的喜悦、激动之情油然而生,本来,小麒的生死就不是夏侯东宝关心的问题,他之所以会那么想知道小麒的下落,主要是想到夏侯扈杰面前邀功,而无意中从柴依杰这里得到的额外消息则更令夏侯东宝垂涎三尺,其实不止是夏侯东宝,只要是知道乾坤一界的人都会对乾坤一界神奇的功能惊叹不已。

    夏侯东宝很好的掩饰了心中的贪婪,继续说道:“这么说,那个小麒一直都和你们在一起?”

    “嗯,还有那个傲方的妻儿以及一个修魔的!”

    “哈哈,如此,那可就便宜我了,只要把那个傲方杀掉,那件叫乾坤一界的宝贝就是我的了,到时再把那个变异神兽给爹,族长一位便是我的囊中物!”

    夏侯东宝心中偷笑,计划着要如何对付傲方,想着自己得到乾坤一界的情形。

    “东宝,此时事关重大,你可千万不能说出去,否则就大事不妙了!”柴依杰见夏侯东宝在走神,急忙叮嘱道。

    “嗯,你放心,我知道怎么做!”夏侯东宝信誓旦旦的保证道,话中带有双关意味,在柴依杰听来像是在保证,实则,夏侯东宝想的则是如何杀死傲方,“这件事情没有其他人知道吧?”

    “没有,除了我师傅、师母、两个师妹、我,还有便是你了!”

    “那就好!”

    ……

    夜,很静,一场阴谋在悄悄的拉开,柴依杰在夏侯东宝的院子中住了下来,和柴依杰分开后,夏侯东宝趁着夜色找到了夏侯扈杰,出乎夏侯东宝意料的是,当他将有关小麒的事情告诉夏侯扈杰时,虽然得到夏侯扈杰的赞许,但夏侯扈杰却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惊讶,实情是,夏侯东宝带来的消息只是让夏侯扈杰确定了小麒已经来到神界。

    “那个傲方真的知道变异神兽的下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