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巅峰修真狂少 > 第793章 装傻
    三人回到夏侯西列的府邸中……

    内院

    “老爷!”

    “西列走了?”夏侯扈杰正在房内闭目养神,庞雷走了进来。

    “是的,少爷还年轻,您不要责怪他!”

    夏侯扈杰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轻轻的叹了叹气。

    “老爷,有件事情想跟你禀报!”

    “说!”

    “少爷带回来的那个外族人,正是一万多年前窝藏那个变异神兽的人!”

    “什么?”夏侯扈杰猛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你说清楚点!”

    “是,刚才少爷本来带着那个人和邬家二小姐在外面等候,老爷走后,我看了一下,发现那个外族人居然是一万多年在天界中窝藏那个变异神兽的人!”

    “你确定?才一万多年的时间他便飞升神界了?你不是说他当时只是个仙君吗?”夏侯扈杰有点难以置信的看着庞雷,由于他并没有见过傲方,所以在他发现夏侯西列带傲方他们来到族里的时候夏侯扈杰并不知道傲方和小麒的关系。

    “确定,他当时也确实只有仙君境界,刚才我看到他的时候也吓了一跳,当时我和他交过手,他不仅能够释放神火和绝煞寒气,而且对空间本源的感悟足以比拟最初级的下位神人,我对他的印象十分深刻,他的样子和身上的能量波动与当时那个人一模一样,所以,我感断定是同一个人!”当初庞雷杀死曹斌,暴怒之下的傲方用尽所有能够使用的方法都没能对庞雷造成一丝一毫的伤害,反倒是傲方强大的攻击力给庞雷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如果真是那个人,那他的修炼速度也太恐怖了!夏侯扈杰心想,但是,再多的惊讶也无法与他心中一直记挂的事情相比,于是夏侯扈杰下令道:“你立刻去将他抓来,我要亲自审问他!”

    “老爷,这恐怕不太好吧?”

    “有什么不好?”

    “他怎么说也是二少爷的朋友,二少爷要是知道我们将他抓了,只怕……”

    “妇人之仁,我不能允许有人能够威胁到我们夏侯家在青龙族的统治地位,不管那么多,先把人抓回来再说!”夏侯扈杰一心只想知道小麒的下落,其他的他并不关心。

    “既然一万多年前没能找出那个变异神兽,这个人又到了神界来,一定要将那个变异神兽找出来,不管他飞升到神界了没有!”夏侯扈杰铁了心要将小麒干掉,就因为那个传说中的人会成为整个妖族的统领。

    “老爷,少爷是倔脾气,我们公然将那个人抓了,指不定他会做出什么偏激的事情来,不如我们……”庞雷附耳到夏侯扈杰耳边,将自己来之前便想好的计划告诉了夏侯扈杰,听得夏侯扈杰不住的点头。

    “嗯,也罢,免得那个不孝子又做出让我生气的事来,这件事情就交给你去办!”

    “是,属下立刻去办!”庞雷恭敬领命退了下去。

    ……

    带着失落的心情回到夏侯西列府邸内时已经是华灯初上,傲方和邬玉诗便在夏侯西列的院子中住了下来,既然事情已经没了着落,傲方决定第二天便离开青湮山脉。

    “傲兄,真是不好意思!”夜晚的雷霆涧万物沉寂,漆黑的夜空点缀着点点繁星,还有紫色的能量缭绕在四周,傲方三人围坐在花园的凉亭中,对于自己答应了傲方的请求却没有办到,夏侯西列多少充满了愧疚。

    “夏侯兄已经帮了我许多,实在不必往心里去,在下已经不甚感激!”

    傲方知道圣地对妖族五大派系来说都是至关重要的地方,之前在白虎、朱雀和玄武族能够那么轻易去到圣地,是因为崔世淼他们给面子,在认识夏侯西列之前,傲方在青龙族中可是一个认识的人都没有,在来青龙族之前岬樊已经提醒过傲方,夏侯扈杰是个不好相处的人,所以没能成功傲方一点儿都补意外。

    “是啊夏侯大哥,又不是你的错!”邬玉诗附和道。

    “好,不说这些,你们明天真的要走吗?不如在这里多留几天吧?”

    “不了,在下还有事情要办,就不多留了,玉诗如果想留下来就留下来吧,等你想回红焱山时再让柴兄送你回去!”

    “哼,他都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想到一走便是老半天的柴依杰,邬玉诗摆出一幅臭脸。

    与此同时,夏侯东宝府邸内。

    “唔!”躺在床上的柴依杰缓缓抬起了感觉有点重的眼皮,却发现自己并不在酒桌前,而是在一间别致的房间重。

    “我居然喝醉了!”柴依杰慢慢坐了起来,用手拍了拍有点疼痛的太阳穴,同时放出能量将体内残留的酒兴驱散,跟着便站了起来打算拉开门走出去。

    “吱呀!”正巧,这时夏侯东宝像计算好了一样走了进来。

    “东宝!”

    “醒了?”

    “真是失态,没想到居然喝醉了!”柴依杰有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有什么关系?就当是自己家就行!”夏侯东宝笑着走进房内。

    “你刚醒,急着要去哪儿?”夏侯东宝明知故问道。

    柴依杰看了看门外的夜色,知道自己已经醉了有一段时间,怕邬玉诗和傲方他们没有和自己说一声就离开,柴依杰便想回去看看。

    “我想去看看小师妹他们走了没有?在你这里也打扰很久了!”

    “你这么着紧他们,他们可不一定会着紧你,放心吧,我刚才已经派人到我二弟那里问过了,他们今晚住在我二弟那里,明天才会走!”

    柴依杰释然,坐到了夏侯东宝旁边的位置上,有点意犹未尽的说道:“好久没有像今天这样喝醉过了,你的酒可把我的嘴养刁了!”

    “如果你喜欢,回去的时候我给你准备些,难得你来一次嘛!”夏侯东宝很是慷慨的说道。

    “这怎么好意思?喝了你许多,现在还要带走!”和夏侯东宝在一起时的柴依杰完全不像平时般冷淡,谈笑间充满了笑意。

    “说了,就当自己家一样,还跟我客气?”

    “哈哈,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老实说,你这酒比我们族里珍藏的还要好上不少!”

    “那是当然,我这酒是用雷霆涧里的山泉水酿的,清甜可口,如果不是你来,我还舍不得拿出来招待人呢!”

    “这么说我有口福了?”

    “哈哈哈!”

    两人哄笑一堂。

    “对了,我忽然想起一件事情!”

    “什么事?”

    “之前你喝醉酒的时候,说到你们族族长位置的事,还说那个傲方以及一个叫小麒的人会害你当不成族长?那是怎么一回事?”

    “嗯?”听到夏侯东宝的话,柴依杰明显一怔,面色一变,暗惊,都说酒能害人,看来这事一点儿都不假。

    “我说过这样的话吗?”柴依杰急忙装傻起来,不过他装傻的功夫显然不是很高,明眼人一看就看得出他是在装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