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巅峰修真狂少 > 第792章 朽木不可雕也
    “我那朋友想见你!”夏侯西列缓和了一下略显僵硬的语气说道。

    “不见!”夏侯扈杰冷喝一声,想都没想便转身往内院走去。

    “爹!”夏侯西列深知夏侯扈杰的脾气,刚才自己没控制住让夏侯扈杰生气了,自己又答应了傲方要帮他的忙,现在夏侯扈杰又在气头上,夏侯西列急忙跑了上前。

    “你想做什么?”被夏侯西列拦下的夏侯扈杰气冲冲的瞪了夏侯西列一眼。

    “他们有事想请爹帮忙,请您见完他们再走!”夏侯西列用哀求的目光看着夏侯扈杰,他知道,自己的爹最不喜欢外族人,但自己答应了傲方,无论如何都要尝试一下。

    “让他们滚!”夏侯扈杰显然是被自己这个‘不争气’的儿子给气得不轻,对着夏侯西列一喝,绕过他便继续往内院方向走去。

    “爹,你不见他们,那请你答应让他到圣地去!”眼看着夏侯扈杰就要走出大厅,夏侯西列再次拦在了夏侯扈杰面前。

    “嗯?”听到夏侯西列的话,夏侯扈杰停下了脚步,原本带怒的脸色变得阴沉许多,心中却不免好奇,那些外族人要到圣地去做什么?妖族的五大圣地也只是对本族的人有作用,对于其他族群的人来说只是相当于一个险地,居然还有人主动想要涉险,一是这些人脑子有问题,二是他们有什么目的。

    目的?圣地之中除了狂暴的能量外再无其他,难道有人贪图圣地中那些能量?除非这些人是修炼圣地中那种能量的,他们想要通过圣地提升自己的修为,又或者是……

    老谋深算的夏侯扈杰第一时间便想到了各种可能性,圣地做为妖族五大派系最神圣的存在,岂是任何人都可以涉足的?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夏侯扈杰对着夏侯西列一声怒喝。

    “外族人也想进入圣地?你是不是脑子出问题了?”

    “不过就是……”夏侯西列没想到夏侯扈杰会有这么大的反应,正想开口辩解,一旁的庞雷急忙上前,拉住了夏侯西列。

    “公子!”

    “哼,朽木不可雕也!”

    趁着夏侯西列被庞雷拉住而走神之际,夏侯扈杰走进了水晶垂帘之中,很快便消失在长长的过道转弯处。

    “庞叔,你拉着我做什么?”夏侯西列失落的甩掉庞雷的手,有点哀怨的说道。

    “公子,老爷正在气头上,你就少说两句吧!”庞雷苦口婆心的说道,对于这个自己从小看着长大的二公子,庞雷实在不忍心看着他因为几句话和夏侯扈杰弄得不愉快。

    “哼,就知道乱发脾气!”

    “公子你也真是的,明知道老爷不喜欢外族人,你还将他们带到族里来,而且还让老爷答应让他们去圣地,也难怪老爷会这么生气!”

    “庞叔,你是不是跟着我爹太久了,也被他给潜移默化了?”

    庞雷被夏侯扈杰一番话弄得有点啼笑皆非,“没有潜移默化,只是就事论事而已,你明明知道老爷的脾气,还老是说些会惹他生气的话让他生气,你庞叔也看不过去,你知道吗?老爷他一直很看好你成为下一任的族长,你这样做让他很心疼!”

    “我不稀罕什么族长的位置,真的,大哥实力那么强,让他当就好了嘛!”

    “你又说这样的话了?这种话你千万别再在你爹面前说了!”

    “怕什么?我说的都是心里话,我对族长的位置一点儿兴趣都没有,要我像我爹一样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我才不要,我宁愿自己到外面去!”

    “自小到大你都这样,怎么讲都讲不听,罢了,你倒是说说,你答应那几个外族人到圣地为了什么?他们有什么目的?”

    夏侯西列身份尊贵,在整个青龙族中,也只有他的家人和面前这位自小看着他长大的管家庞雷能够用如此语气和他说话。

    “我不知道,他并没有说明!”

    “你就这样答应了人家的请求?”庞雷被夏侯西列再次弄得啼笑皆非,暗想,那些外族人和自己这个二少爷到底是什么关系,居然能够说服二少爷出面向夏侯扈杰求情允许他们进入圣地,看来那些外族人和二少爷的关系不错。

    “人家不愿意说,我总不能逼着人家说吧?再说了,圣地那么危险,里面能有什么?难道还怕被人偷了啊?我朋友想去难道我还不答应吗?我更担心的是他进去了能不能活着出来!”

    “你这个朋友倒是很特别的!”

    “本来以为爹会答应,结果就让他在外面等着呢,谁知道……”夏侯西列一脸郁闷。

    “哦?”庞雷一听夏侯西列说傲方在外面等候,第一时间放出神识,很快便找到了正在屋外等候的傲方和邬玉诗。

    “嗯?”当庞雷通过神识看到正和邬玉诗在说着闲话的傲方时,虎躯一震,“是他!”

    傲方的脸对庞雷来说一点儿都不陌生,脑中的记忆立刻锁定在一万多年前受到夏侯扈杰的命令下到天界的情形,而当时,傲方便是那个让狮驼王和猕猴王束手无策,并且几乎就要被自己杀死的人。

    惊讶的庞雷露出一脸难以置信的神情,“他居然飞升了?这怎么可能?”

    相隔一万多年,当初那个仙君不仅来到了神界,而且居然还达到了中位神人境界,庞雷有点不相信自己看到的傲方便是一万多年前那个傲方。

    再次仔细的观察了傲方一番,庞雷最终确认,傲方便是一万多年前那个差点被自己杀死却被一个强大得无法形容的人救下的人,心中的震惊无以复加。

    “庞叔……庞叔……”夏侯西列见庞雷走神,开口叫了几声。

    “啊?”猛的回过神,庞雷脸上的惊讶神色还未退去。

    “怎么啦?”夏侯西列问道。

    “哦,没什么,门外那两个就是你朋友吗?那个女的是朱雀族族长的女儿邬玉诗吧?那个外族人呢?”

    “嗯,他们就是我的朋友!”

    “这可有点不妙!”庞雷心想,当初没有将傲方杀死,也没有将那个变异神兽杀死,后来大尊更是下令不许再干涉天界的事,于是关于变异神兽的事情也就暂时告一段落,如今傲方飞升神界,再要质问傲方关于变异神兽的事情已经不受约束。

    但是,偏偏傲方却成了夏侯西列的朋友,万一夏侯扈杰要对傲方下手,夏侯西列和夏侯扈杰两父子之间的关系会不会闹得更僵呢?这是庞雷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

    庞雷有点茫然,看向夏侯西列,问道:“你是怎么认识他们的?我是说,那个外族人!”

    “他是玉诗的朋友!”

    “你和他关系怎么样?”

    “普通朋友而已!”夏侯西列疑惑,庞雷似乎对傲方很感兴趣。

    “你就为了个普通朋友迁怒老爷,少爷,不是我说你,不值得!”

    “这根本就是两码事,是我爹他太食古不化!”

    “好了,这件事情到此为止,老爷的脾性你应该比任何人都清楚,他不同意的事情,就算你磨破了嘴皮也是不会答应的!”

    说完,庞雷走进了通往内院的过道,对于傲方的事情他无法擅自定夺,必须将事情禀报给夏侯扈杰。

    “看来我是做定了失信的人!”夏侯扈杰无奈的叹了叹气,走出了大厅。

    “出来了!”

    门外,傲方和邬玉诗正百无聊赖的等待着,见夏侯西列走出来,两人迎了上去。

    “夏侯大哥,怎么样?”

    夏侯西列摇了摇头,看向傲方,“傲兄,不好意思,我没能说服我爹!”

    “没关系!”看了看一脸沮丧的夏侯西列,傲方虽然满是失望,但看得出来,夏侯西列尽力了,问题在夏侯扈杰身上,这次到青龙族来傲方本来就没抱太大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