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巅峰修真狂少 > 第791章 难道是他?
    此时,没有控制酒力的柴依杰早已醉得趴倒在了大圆石桌上,嘴里还念念有词。

    “变异神兽又怎么样?族长的位置是我的,谁都别想从我手里抢走!”

    “依杰,依杰……”夏侯东宝使劲的摇晃着柴依杰的身体,试图想要将他摇醒,但柴依杰实在喝得太醉,不管夏侯东如何的用力,柴依杰两只眼睛的眼皮还是重重的合上,呢喃了两句让人听不懂的话后沉沉睡去,或许,也只有和夏侯东宝在一起的时候他才会如此的放纵自己,因为在朱雀族的时候,他必须保持自己的形象,而他将夏侯东宝当成无话不说的好朋友,所以他没有顾虑,可以随意在夏侯东宝面前失态。

    “神界之中怎么会有变异神兽?所有变异神兽不是全都被杀了吗?”意念一动,身上光芒闪动,潜伏在体内的酒气瞬间蒸发,夏侯东宝的脑袋当即恢复了清醒。

    无意间,柴依杰酒后的一句话让他一下子清醒了过来,变异神兽,这是一个让任何妖族的人都能够为之一惊的词,虽然是从喝醉了的柴依杰口中说出的,但夏侯东宝丝毫不怀疑柴依杰这句话的真实性。

    “难道是一万多年前那个……”夏侯东宝似乎忽然想到了什么,脸色骤变。

    “一万多年前,天界妖族的人说发现了变异神兽,爹派庞雷前去诛杀,后来不仅没有将那个变异神兽杀死,还莫名其妙就回来了,难道是当时那个人?”

    夏侯东宝脑子飞快转动,回想着发生在一万多年前的事情,而他所说的事情,便是发生在一万多年前傲方刚刚成为逍遥仙境统领没多久后,一个陌生人袭击逍遥星,以至曹斌惨死的事情,而夏侯东宝口中的庞雷,便是当时袭击逍遥星并且差点将傲方杀死的人,同时也是夏侯扈杰手下之中最厉害的一个。

    由于柴依杰只是透露了一个小讯息,所以夏侯东宝不敢妄下断论,更无法判断柴依杰口中那个变异神兽是否就是一万多年前自己老爹派庞雷去杀的那个人。

    但有一点夏侯东宝可以确定的是,那个变异神兽多少和傲方肯定有关系,由此也多少可以推断出,邬火之所以会让柴依杰护送傲方,正是因为柴依杰口中那个变异神兽,那么,现在那只变异神兽在哪里呢?按照一万多年前的情况来推断,那只变异神兽必定就是麒麟族族长三公子的儿子和朱雀族的女子所生的孩子,既然柴依杰知道他的存在,是否证明他就在朱雀族中呢?

    一万多年?才一万多年便飞身神界,不愧是变异神兽,好可怕的修练速度!夏侯东宝心中一惊。

    “看来我真的小看了那个叫傲方的人!”夏侯东宝在离开石桌,在房间中跺起步来,脑中飞快的转动起来。

    “要不要把这件事情告诉爹呢?”夏侯东想着,转身看向趴在石桌上呼呼大睡的柴依杰,“看来只能等他醒了之后再问了!”

    夏侯东宝嘴角露出一抹阴险笑容,“柴依杰啊柴依杰,没想到你给我提供了这么好的机会,也不枉我把你当成朋友!”

    ……

    “爹!”

    “回来了,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大厅中,夏侯西列正恭敬的站在一个满头紫色头发,还留有紫色眉毛和紫色胡须的中年男子面前,此男子正是青龙族族长——夏侯扈杰,同时也是一个神王境界的顶尖高手。

    “已经办妥了!”

    “嗯,很好,听说你带了几个外族人回来?”身为青龙族的族长,在傲方随夏侯西列走进青湮山脉那一刻,夏侯扈杰便已经从下人那里知道了一切。

    “是的,爹!”

    “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不许带外族人到族里来,你是没听到我的话吗?还是故意和我作对?你和你大哥一样都有机会成为下一任的族长,你这样随意带外族人到族里来,族里其他人看到了会有什么想法?”夏侯扈杰有点不悦的说道。

    “他们是我的朋友,我带几个朋友回来都不行吗?”夏侯扈杰有点不爽自己爹的说法,反问道。

    “朋友?你是我的儿子,是优秀的青龙族后裔,外族人不配和你做朋友,邬家那个丫头也就算了,至于另外那个人,他连给你擦鞋都不配!”夏侯扈杰厉声道。

    “为什么?为什么我就不能和外族人做朋友?人活一世,谁没有朋友?我们青龙族有多大?青湮山脉有多大?神界又有多大?难道爹你就想将我束缚在这雷霆涧中吗?”

    “哼,我不想和你呈口舌之争,如果你还想成为下一任的族长,你就必须按照我说的做!”

    看得出来,夏侯扈杰已经不是第一次因为相同的事情而对夏侯西列发脾气,奈何,他的这个儿子想法和他相差甚远,但是他的天赋又偏偏比夏侯东宝好,搞得夏侯扈杰是十分无奈加火大。

    “我不稀罕族长的位置,我有选择自己朋友的权力,你让大哥当族长好了!”夏侯西列似乎没有想到自己高高兴兴的跑来找夏侯扈杰会令事态发展到此程度,他也动了火气。

    “放肆!”

    夏侯扈杰冷哼一声,右手抬起便想出手教训一下自己这个屡教不改的儿子,下方的夏侯西列显然认为自己没有做错,高傲的抬起了头,眼都没有眨一下。

    “族长,息怒!”这时,从夏侯扈杰身后闪出一个人影,挡在了夏侯西列前面,正是夏侯扈杰的手下兼管家——庞雷。

    “走开,让我教训这个不孝子!”夏侯扈杰暴跳如雷,对着庞雷一挥手,无形空间波动瞬间划过庞雷的身体,啪嗒一声,庞雷虎躯一震,嘴角立刻流下了一道嫣红的鲜血。

    “老爷,少爷少不经事,您就不要跟他生气了!”庞雷没有理会身上的伤,依然挡在夏侯西列面前替他求情。

    “你走开,让他打死我,好过他剥夺了我的自由!”夏侯西列火上浇油的说道。

    “逆子!”夏侯扈杰又欲出手。

    “少爷,你就少说两句吧!”庞雷急忙转身,用哀求的语气向夏侯西列说道,身为夏侯扈杰的管家,他看着夏侯西列两兄弟长大,虽然身份有别,夏侯西列却没有将他当下人看,让他看着夏侯西列被夏侯扈杰打,庞雷实在看不下去。

    夏侯西列看了一眼被自己气得面红耳赤的夏侯扈杰,心想,自己这次来是有求于夏侯扈杰。

    “还不走?”见夏侯西列有所收敛却没有离去,夏侯扈杰平复激动的心情后问道。

    “少爷是不是有事?”细心的庞雷看出了夏侯西列的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