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巅峰修真狂少 > 第790章 我都替你不值
    “傲方大哥刚才那句话真是解气,尤其是看到他那张臭脸!”邬玉诗口中的他自然是指夏侯东宝。

    “你倒是解气了,傲兄可就有麻烦了!”夏侯西列见邬玉诗一脸得意,更加的郁闷,这个天真的小丫头难道就不知道傲方已经将他自己逼进了绝境,别看夏侯东宝没有当场发飙,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是碍于场合,碍于他的身份,一旦傲方离开青龙族,夏侯东宝肯定不会放过他,到时死无对证,傲方便算是枉死了。

    “算了,不要说这种扫兴的事!”对于夏侯西列对自己的担忧,傲方很是感激,但这并不是他这次来青龙族的目的。

    “就是,别让他们扫了我们的兴致,喝酒!”邬玉诗豪爽的端起酒杯便大大的喝了一口,结果因为酒的浓度过高,被呛得直咳嗽,惹得傲方和夏侯西列开怀大笑。

    “对了,傲兄之前说有事想找我父亲,是什么事?我离开族里也有一段时间了,一会要去拜见他,我可以顺便帮你问问!”

    傲方略一斟酌,有点难以启齿的说道:“在下想到贵族的圣地去一趟,不知道夏侯兄能否帮这个忙?”

    “圣地?”

    傲方的直接了当让夏侯西列有点吃惊。

    “你想到圣地做什么?”

    对于妖族的人来说,圣地意味着修炼的最佳场合,而对于外族人来说,圣地意味着凶险,夏侯西列就搞不懂了,傲方这个外族人究竟想到圣地中做什么呢?该不会是好奇想要参观吧?

    傲方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回答夏侯西列的问题,直接跟他说自己想到他们的圣地中修炼似乎有欠妥当,但是除了这个理由,又似乎找不到其他理由。

    “傲兄不方便说那不说便是,不过,老实说,进入圣地不仅需要我父亲允许,而且,连我们族人都无法在里面久呆!”

    “嗯,我明白,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夏侯兄能够替在下在夏侯族长面前说两句好话,事成必有重谢!”

    “我和玉诗是多年的好朋友,你又是玉诗的朋友,客套话就不用说了,但是我要先向傲兄说明,这个忙我可以帮,但却不敢保证一定能够成功!”

    傲方会意地点点头,从岬樊那里傲方已经知道青龙族的族长夏侯扈杰是个不好说话的人,此次如果不是遇到夏侯西列,说不定连进入青龙族的机会都没有,更何况是见到夏侯扈杰,甚至是去到青龙族的圣地,所以,不管夏侯西列能否成功,都算是在意料之中。

    “那么,一会你就随我一起去见我父亲吧!”

    “好!”

    ……

    “依杰,我们两兄弟很久没有在一起喝过酒了,今天一定要喝个痛快!”

    夏侯东宝的院落中,夏侯东宝正和柴依杰在几个美女的服侍下尽情地享受着美酒佳肴,看着石头做成的精致石桌上摆放着的几个开封了的酒坛,显然两人已经喝了不少的酒,而柴依杰脸上的醉意还有双颊上那一抹红艳咽很好的说明了这一点。

    对于夏侯东宝,柴依杰完全将他当成自己的知己好友,所以相处起来并没有半点防备之心,正像夏侯东宝所说,两人许久没有再一起喝过酒,憋闷了许久的柴依杰难得受到夏侯东宝的邀请,自然是敞开肚子喝个够,借机宣泄心中的闷气,加上他并没有刻意驱散酒气,所以此时的他头脑已经有点发昏,夏侯东宝的情况也差不多,不过看他的神情,显然他的意识要比柴依杰清醒得多。

    “干!”柴依杰端起面前的大碗,大口一张便将香浓的美酒一饮进肚,酒香顺着咽喉灌入柴依杰的体内,让柴依杰感到一阵畅快,长长的大呼一声好酒。

    在夏侯东宝面前,柴依杰无拘无束,尤其是此时喝得有点醉意的他更是没了往日的冷漠,有的只是和自己的知己朋友在一起时的自在与轻松。

    “我说,你师傅的脑子是不是真的有病?居然和一个外族人交朋友,还让你这个未来的朱雀族族长当他们的保镖,连我都替你不值!”夏侯东宝亲自替柴依杰将大碗斟满,不知道是有意还是借着酒兴,趁机调侃起邬火来。

    “你以为我愿意啊?如果不是看在我师傅的面子上,刚才他那样羞辱你,不用你动手,我就替你教训他了!”柴依杰再次将酒喝干,还打了个饱嗝。

    “是吗?他可是你师傅的朋友,你敢对他动手?不怕你师傅责怪你?”

    “怕什么?就算我杀了他,我师傅也不知道!”柴依杰已经有点醉意,说起话来开始犯迷糊,不过,此时他说的话倒并不是有意讨好夏侯东宝,有一部分也是发自内心的。

    “杀了他?依杰啊,这话你在我这里说说就好了,在外面千万不要乱说,否则被你师傅听到了,你这未来朱雀族族长的位置可就不保了,到时别说我没提醒你,你师傅会让你护送他,说明你师傅对他还是挺重视的!”

    “重视?重视个屁,那个人不过就是一个一无是处的神人,我真搞不懂,师傅为什么要对他如此客气!”

    “一个神人还不是让你得鞍前马后的跟随着?你就认了吧,这里就我们两兄弟在,不会有人笑话你的!”夏侯东宝再次敬了柴依杰一大碗酒,两人皆是醉眼惺忪,柴依杰更是摇摇欲坠的样子。

    “笑话?谁敢笑话朱雀族族长继承人?”柴依杰对着空无一人的四周干瞪眼。

    “是,将来你成了朱雀族的族长,我成了青龙族的族长,就不会有人敢得罪我们了,得罪我们的,我们就要他们死!”

    “族长?哈哈哈!”柴依杰似乎听到什么好笑的笑话仰头发笑起来,只是这小声中似乎让人感受不到任何的喜悦,反而多了许多的伤感。

    “朱雀族的族长?还会是我吗?”说着,柴依杰直接拿起面前的大酒坛,对着坛口便大口的灌起酒来。

    “说的什么傻话?不是你难道还是我啊?”夏侯东宝完全不知道柴依杰话中的意思,只是被柴依杰异常的举动搞得有点摸不着头脑。

    “不是你,也不是我,而是那个叫小麒的变异神兽!”柴依杰一口将一大酒坛的酒喝尽,脑袋发昏的他随口道出了小麒的名字,却浑然没有发现自己说漏了嘴。

    “变异神兽?”柴依杰的话让原本已经醉意惺松的夏侯东宝犹如当头泼了一盆冰水,瞬间一个激灵,清醒了过来。

    “傲方,别以为你有个变异神兽的兄弟就可以在我面前摆谱……”柴依杰依然在说着胡话。

    怀疑是否是柴依杰酒后胡说八道,夏侯东宝再次问道:“什么变异神兽?你说清楚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