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巅峰修真狂少 > 第789章 被你吓死了
    见夏侯东宝出手,夏侯西列和邬玉诗收住了要出手的势头,傲方则是一脸冷笑看着夏侯东宝,心想,自己在夏侯东宝他们看来不过是个不入流的神人,如果夏侯东宝真的不要面子而当着夏侯西列的面动手,那丢脸的还是夏侯东宝自己。

    夏侯东宝之所以会出手,正如傲方所想,他不想当着邬玉诗和夏侯西列面前丢面子,因为已经被傲方羞辱了一次。

    一巴掌将手下打到一边,夏侯东宝的脸色变得阴沉,冷眼对着身后两名手下一瞪,两名手下眼中怒意未消,但却不敢再做出类似的事情,乖乖的站到一边不再言语,只是眼神中的杀气变得愈加浓烈。

    夏侯东宝回过身时,脸上的阴沉已经被淡淡的笑意取代,丝毫让人看不出他心中有任何的不满与不快。

    “真是不好意思,我这两个手下真是太不懂规矩了,让各位见笑了!”夏侯东宝心中的怒火估计已经快要把他那头半紫色的头发烧掉了,但他却只能强装欢笑。

    傲方不置可否的笑了笑,淡然道:“是我不好意思才对,不应该用‘狗’这个词来比喻大公子的两只……不,两个属下!”

    “噗!”一旁的邬玉诗听到傲方那句‘两只’,忍不住掩着嘴笑了起来,夏侯西列的脸色却因为傲方这句带有火上浇油味道的话变得愈加难看,暗想,傲方啊傲方,你似乎看准了我一定会保住你是吧?居然当着我大哥的面如此肆无忌惮且接二连三的羞辱他的手下,你嫌命长也不要这么玩我吧?

    傲方话刚说完,便捕捉到了夏侯东宝脸上一闪而过的变化,如果不是夏侯东宝的老爹是青龙族的族长,傲方可能会更加的肆无忌惮,反正已经和夏侯东宝干上了,傲方也没什么好忌惮的,只要不是夏侯扈杰出手,青龙族中有谁能够挡得住傲方?夏侯扈杰是什么身份?青龙族的族长,夏侯东宝会傻到因为被一个神人气得差点吐血而让夏侯扈杰帮自己出头吗?用膝盖想都知道没有这个可能了,所以,傲方这么做并不是无的放矢,更不时因为他被冲昏了头脑,或者脑袋发热。

    “哈哈哈!”夏侯东宝仰头大笑,“这位兄台快人快语,不知道该如何称呼?”

    “行不改名,坐不改姓,傲方!”傲方想都没想便直接道出了自己的姓名。

    “傲方?我记住了,既然二弟有客人到访,那我改日再来!”

    “那我就不送大哥了!”

    “不用送,依杰,难得来一次,不如到我那里去叙叙旧如何?”

    “好!”一直被傲方他们晾在一边的柴依杰早就恨不得可以离开,被夏侯东宝这么一说,很是干脆便答应了夏侯东宝。

    “邬小姐,请!”

    夏侯东宝依然很礼貌的向邬玉诗作了个揖,跟着又有意无意的看向傲方,“傲兄,请!”

    “大公子慢走!”傲方轻笑一声说道。

    话罢,夏侯东宝和柴依杰并肩走出夏侯西列的院子,跟在身后的两个手下临走时还不忘看了看一脸镇定安坐着的傲方,眼神中闪现的是冷漠与森寒的杀意,或许,他们脑中已经在思考着要如何将傲方处死才能泄他们的心头之恨。

    “碍眼的人终于走了!”夏侯东宝一走,邬玉诗大大的呼了一口气,似乎轻松了许多一样。

    “哦,夏侯大哥,不好意思!”邬玉诗话中所指的是夏侯西列的大哥,意识到自己当着夏侯西列的面这样说他的大哥有所不妥,急忙向夏侯西列投去致歉的目光。

    “不碍事!”夏侯西列咧嘴一笑,邬玉诗的快人快语,或者说口不遮拦的性格他早已不是第一天见识,见怪不怪了,轻笑一声便作罢。

    “傲方大哥,刚才真是被你吓死了!”回过神来,邬玉诗才对傲方刚才当着夏侯东宝的面羞辱他的两个手下感到一阵后怕,虽然邬玉诗不惧怕夏侯东宝,但刚才万一真要动起手来还真不好说自己能不能保住傲方,而傲方的胆识更是在刚才给邬玉诗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

    “是啊,傲兄,你刚才那样做实在是太冲动了!”夏侯东宝看了傲方一眼,无奈的端起面子桌子上的酒杯,狠狠的喝了一口,傲方的做法虽然让他难堪,但那并不是重点,重点是傲方是邬玉诗的朋友,邬玉诗是自己的朋友,自己自然拿傲方当朋友,傲方得罪了自己大哥,以夏侯东宝的个性肯定不会轻易善罢甘休,夏侯西列又肯定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夏侯东宝伤害傲方,但是那样做又会得罪自己大哥,傲方一句话便让夏侯西列陷入了两难的窘地,所以,夏侯西列才会如此郁闷。

    傲方镇定自若的端起酒杯,轻轻的泯了一口,说道:“好酒!”

    见傲方对于自己的所作所为可能会招来的后果无动于衷,夏侯东宝和邬玉诗目瞪口呆,心想,和傲方接触的时间虽然不多,但傲方显然不是傻子,他自己肯定知道自己做了什么样的事情,会招致什么样的后果,但是他却表现得如此镇定,而且一点都不像是装出来的,难道,他是被吓傻了吗?横看竖看都不像;难道,他是在故作镇定?看他端着酒杯的手没有一丝颤抖的样子,一点都不像是装出来的。

    捉摸不透!

    “夏侯兄,你也看到了,并不是我没事找事,是你大哥的两个手下咄咄*人!”

    傲方本来还想说,什么样的人养什么样的狗,但是碍于夏侯西列的面子,最终还是将这句话咽了回去。

    夏侯东宝两个手下会如此嚣张,间接说明了夏侯东宝的为人,如果夏侯东宝的性格像夏侯西列一样温和,他的手下肯定不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发飙。

    “你是外族人,也难怪他们如此,但是……请恕我直言,你应该忍让!”夏侯西列有点苦口婆心的说道。

    “忍让?”听到夏侯西列的话,傲方笑了笑,此时的他还需要对夏侯东宝这样的人忍让吗?

    “算了,你们是我请来的客人,相信我大哥不会拿你们怎么样的,但是,一旦你们离开这里,只怕我大哥还是会找你们麻烦,你们要多加小心!”见傲方自顾自悠然自得的喝着酒,夏侯西列再次无奈的摇了摇头,他并不担心傲方在青龙族中的安全问题,他担心的是傲方他们离开青龙族后,夏侯西列是不可能一直跟着傲方他们并且保护他们的。

    傲方和邬玉诗都是聪明人,一听就听出了夏侯西列话中的意思。

    “哼,如果离开这里他们敢乱来,我就跟他们不客气!”邬玉诗脸一臭,露出恶狠狠的神情说道。

    傲方依然只是不以为然的笑了笑,对他来说,只要能够保证张雅怡等人安全就行,有乾坤一界在,这个担忧根本不存在,而只要不是神王境界的高手出手,傲方自己是肯定咽能够全身而退的,所以也不成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