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巅峰修真狂少 > 第788章 羞辱
    “家父确实比较排斥外来人,所以才立下此碑,你们千里迢迢来到这里,如果我不尽一下地主之谊,那就太说不过去了,你们是我朋友,柴兄也是我大哥的朋友,由我招待你们,家父应该不会介意的!”

    “公子,万一族长他……”此时,身后一个手下似乎对夏侯西列的决定有点不满,上前想要跟夏侯西列说什么。

    “嗯?”夏侯西列挥手示意手下无须多言。

    “如果不方便……”

    “难道我带几个朋友进族里都不行?还是需要你允许?”

    被夏侯西列一瞪,所有手下心中皆是一个咯噔,夏侯西列出了名的好脾气,平日里对这些跟随他的手下们也是和和气气的,却没想到为了几个外族人居然生气了,着实让人摸不着头脑。

    “属下的不敢!”手下战战兢兢的躬身行礼,自动退到几个同伴身边不再说话。

    “邬小姐、傲兄、柴兄,请!”

    “请!”有青龙族族长的二儿子给自己带路,傲方的信心自然多了几分,众人便随着夏侯西列走进了前方的山道中。

    看着两旁缓缓划向身后的大树,还有那些不时闪现的古朴建筑,自然还有住在青湮山脉中的青龙族族人,众人有说有笑,感觉更像是在旅游,而对傲方他们这些外族人来说却更像是在参观。

    傲方能够感受到来自那些青龙族族人眼中的诧异、疑惑、乃至是杀意,但是他依然和众人说说笑笑,浑然没有因为自己的身份而表现出一丝紧张或担忧,邬玉诗这个丫头就更不用说了,早已缠着夏侯西列问长问短。

    “这应该是我第一次到你们青湮山脉来!”邬玉诗说道。

    “邬小姐觉得我们这青湮山脉比起你们的红焱山如何?”

    “好!”

    “好?那么就在我们这里多逗留几天,前面便是雷霆涧!”

    顺着夏侯西列所指,山道前方豁然开朗,一处仿若世外桃源般的山谷出现在众人面前,山谷中花草飘香,依山而立的是一栋栋精致别墅,在巨大的山谷中组成一个小部落,部落中还有一个个正在忙碌着的青龙族族人,大部分都是壮年,远处是一个百米高的瀑布倾泄而下,仿佛银河般汇聚到下方一清澈水潭中。

    见到傲方一行走来,率先引起这些人注意的是傲方,其次便是邬玉诗和柴依杰,所有青龙族族人脸上都写满了疑惑。

    “二公子!”

    “二公子!”

    夏侯西列领着傲方三人径直向一座宽敞大院走去,所过之处,所有人无比毕恭毕敬。

    “二公子,您回来了?”来到大院门前,门口两个守卫看了傲方一眼,邬玉诗和柴依杰倒是没有引起他们多大的注意力。

    “族长让您回来了去找他!”

    “知道了,一会就去!各位,里面请!”

    大院的内部比外部看起来更加的奢华,进了大门,穿过宽敞的天井众人便来到大厅,吩咐下人们准备上好水酒,夏侯西列安排众人座下。

    “邬小姐觉得我这院子怎么样?”夏侯西列看着正四下张望的邬玉诗。

    “比我的好,就是女的少了点,我不喜欢被男的服侍,还有,你别老是‘小姐’‘小姐’的叫我,听着别扭,叫我玉诗就行了!”邬玉诗咧嘴一笑。

    一旁的傲方也在四处观望着,先后去过崔世淼的白虎族、邬火的朱雀族和岬樊的玄武族,到现在的青龙族,真是一个比一个奢华,单是夏侯西列这院子中的很多摆设,其中就有很多都是价值连城,估计比起中级神器来也是不遑多让,由此可见妖族各大派系是多么的富裕。

    “以后有了自己的房子……”来到神界后傲方始终过着居无定所的日子,看到夏侯东宝的大院,傲方忽然有点想要在某个地方定居的感觉,长时间的流离失所确实很累人,傲方开始YY以后的房子中摆满了由自己亲自炼制的法宝,到处金光灿灿……

    “傲兄之前说有事想请家父帮忙,不知道是什么事?”

    夏侯西列的话将傲方拉回到现实中。

    “大公子!”

    “大公子!”

    这时,门外传来了很不协调的声音,众人往门外望去,便见一袭长袍,走路带风的夏侯东宝领着两个手下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

    “是他!”

    傲方对夏侯东宝的印象非常不好,尤其是那一脸不将任何人放在眼里的表情,虽然和夏侯西列是亲兄弟,但两人的性格很容易判断出来。

    “哼!”邬玉诗干脆将脸别过去,懒得去看夏侯东宝那张臭脸。

    “二弟,怎么回来了也不通知一声?”还没进门,夏侯东宝便已经看到了坐在大厅两侧的傲方和邬玉诗等人,嘴角那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让人猜不透他在想什么。

    “有劳大哥挂念!”夏侯西列笑呵呵走上前。

    傲方冷眼看着这两个正在热情打招呼的夏侯姓兄弟,总感觉是在惺惺作态。

    “邬小姐!”夏侯东宝走到邬玉诗面前,邬玉诗只是看了他一眼却没有搭理他。

    见邬玉诗不理自己,夏侯东宝笑了笑,识趣的走开,走开时,目光划过正冷眼看着他的傲方,目光中满是不屑。

    上次见到傲方后,夏侯东宝见邬玉诗和傲方的关系不错,以为傲方是神界某个大势力的子弟,于是便让手下去查傲方的消息,结果一查,神界大势力中,姓傲的只是些不入流的小势力,这让夏侯东宝大跌眼镜,对傲方更加的不屑,但是他就搞不懂,为什么邬玉诗会对这么一个只有神人境界的人那么热情呢?

    “依杰,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又见面了!”夏侯东宝径直走到柴依杰身旁的空位坐下。

    本来是被列在排挤之列的柴依杰,因为夏侯东宝的出现而变得活跃了起来,大厅的气氛却因为夏侯东宝的出现而出现了短暂的尴尬,夏侯东宝不请自来,让身为弟弟的夏侯西列有点郁闷,为了缓解邬玉诗和夏侯东宝之间的尴尬,急忙说道。

    “大哥怎么知道我回来的?”

    “下人说看到你带着几个客人回来,我便好奇过来看看,没想到居然是邬小姐,而且还有一个特殊的人,哦,不,是外族人,!”

    夏侯东宝的笑容让邬玉诗一阵恶心,一旁的傲方却感受到了来自夏侯东宝眼中瞬间闪过的杀机,毫不畏惧的迎了上去,两人的目光在半空中交汇。

    夏侯东宝似乎有点意外傲方居然敢直视他,无形的火光在两人目光的交汇出迸发。

    “什么叫特殊的人?请你说话放客气点儿!”实在看不过夏侯东宝嚣张气焰的邬玉诗冷声对着夏侯东宝一喝,她可不管自己是不是在青龙族的地界中。

    “邬小姐何故生气?难道在下的话有错?这位叫什么的兄台本来就不是我们妖族的人,我称呼他为‘特殊的人’似乎也没什么不对吧?”

    “你……”夏侯东宝的话说得有理,让邬玉诗一时哑语,她将傲方当成朋友,自然不允许有人羞辱她的朋友,哪怕对方是青龙族族长的儿子。

    “玉诗!”傲方拉了拉因为激动而站了起来的邬玉诗的手,将她拉回到座位上。

    “我们是客人,不要跟他一般见识,让二公子难做!”傲方有意将说话的声音降低,但显然他的音量还是能够清楚的传到夏侯东宝和站在他身后的两个手下的耳中。

    听到傲方的话,在场的除了邬玉诗外,所有人齐皆脸色微变,尤其是看到傲方那一脸同样不屑神情的夏侯东宝,他身旁的柴依杰却是一脸幸灾乐祸,而坐在中央位置上的夏侯西列却对傲方这份胆量另眼相看。

    “放肆!”见傲方居然对自己的主子无礼,两个手下暴跳如雷,便想跳出来教训傲方一番。

    “嗯?”夏侯东宝强压心头的怒火,傲方怎么说也是自己弟弟的朋友,如果在此大庭广众下出手教训傲方,未免有失自己的身份。

    “住手!”

    “是!”

    两个手下恭敬退回夏侯东宝身后,只是看向傲方的眼神中充满了无边的杀意,看得出来,他们恨不得将傲方杀之而后快。

    “不好意思,我这两个手下不知道礼数,请不要见怪!”夏侯东宝换上笑脸,很好的掩饰了他心中的愤怒,看得出来,这个人很攻于心计。

    傲方嘴角弯起轻蔑笑容,冷眼扫过夏侯东宝以及他身后两个同样冷眼看着自己的手下,冷声道:“大公子言重了,在下向来都认为,对外人不凶的狗不是好狗,哪怕他们对自己的主人如何的忠诚!”

    听到傲方的话,这下全场所有人的脸色全变了,不过却无一例外的全都变绿了,邬玉诗和夏侯西列脸色变了是因为他们没想到傲方居然会大胆到如此程度,居然敢公然挑衅夏侯东宝,柴依杰和夏侯东宝同样对傲方的胆识所震惊,他们有点想不通,区区一个神人境界的小辈为何敢如此大胆?而夏侯东宝两个手下的脸色变了,自然是因为傲方对他们言语上的羞辱。

    傲方向来就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人,他也从来没有因为对方的势力多么的庞大便选择退却,尤其是看不惯夏侯东宝这样仗着自己的势力便自以为是的人,反正来青龙族之前傲方便做好了发生万一便动手的打算,既然夏侯东宝羞辱自己,自己也不用给他面子。

    “我杀了你!”夏侯东宝身后一名手下被傲方气得满脸通红,愤怒地挥起拳头便想要向傲方冲过去。

    “啪!”

    见有人敢在自己家里乱来,夏侯西列便想动手,虽然那个人是自己大哥的手下,但理亏的显然也是自己大哥一方。

    邬玉诗在佩服傲方的勇气的同时也为傲方那句话大大的出了口气,自然不会眼看着傲方被人欺负,于是也想动手。

    但是,几乎就在夏侯东宝的手下从夏侯东宝身后冲出的一瞬间,脸色变得阴沉的夏侯东宝已然出手,只听得啪的一记响声,那名手下当场被夏侯东宝一巴掌扇到了一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