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巅峰修真狂少 > 第787章 吓人
    离开玄武族,傲方便按照地图上所指的方向往青龙族所在的方向走去,此时,傲方的心情是无比的轻松,相比进入玄武族之前,傲方已经成为神界中不为人知的顶尖高手,行走在处处危机的神界中,傲方也用不着再提心吊胆,因为他有绝对的信心能够保证自己家人的安全,只要不得罪神王境界的高手。

    一行人并不赶时间,所以爬山涉水,翻山越岭,尽享山水之色,心情愉悦之极,有说有笑,唯有前来保驾护航的柴依杰一路上像和众人有仇一样不苟言笑,偶尔说上两句话却又是让众人扫兴的话,所以很长时间都被傲方他们晾在了一边,到最后众人仿佛已经当这个‘保镖’透明了,无视他的存在,在邬玉诗眼中,甚至还嫌他碍眼。

    对于众人的不理不睬,生性孤傲的柴依杰并没有介意,一路上脑子总是自顾自的思考着自己的东西,间或的被傲方从乾坤一界中弄出的一个个陌生人吓得一愣一愣,其他时间倒像个被人遗忘在角落的人。

    “傲方大哥,我们这是要去哪儿?”离开了朱雀族的邬玉诗像是挣脱了牢笼的小鸟,处处表现得像个活泼的小丫头,整天和张雅怡腻在一起,似乎跟定了傲方他们一样。

    “过了这长延山,再走就到青龙族管辖的地界了!”

    “嗯,我知道,我们要去的下个地方就是青龙族!”

    “嗯?”听到傲方的话,邬玉诗和走在他们身后不远处的柴依杰皆是一怔。

    “你还认识青龙族的人?”邬玉诗的问题同时也问出了柴依杰心中疑问。

    “不,一个都不认识!”傲方很干脆的摇了摇头。

    “哪我们去干什么?”

    “就因为不认识,所以才要去认识啊!”傲方笑着随意敷衍了邬玉诗一句,经验告诉傲方,有些事情不能和邬玉诗讲得太明白,否则只会是没事找事。

    “哼!”柴依杰在心中对着傲方冷哼一声,在他看来傲方之所以会这么说,肯定又是因为青龙族的族长也是他认识的人,否则,像傲方这样的外族人哪有胆量去青龙族?除非是嫌自己命长?

    “顺便去看看东宝也不错!”

    “走吧!”

    没有继续向邬玉诗解释,傲方和王晋中已经迈步并进,张雅怡拉起邬玉诗的手也跟了上去,各怀心思的柴依杰紧随其后。

    绕过挡在傲方他们前方,名为长延山的大山,傲方一行进入青龙族管辖区域。

    “哇,好大的山脉!”

    站在长延山山头,一排巍峨的山脉仿佛将整个世界隔绝成两半横在了傲方他们面前!

    “这是青湮山脉,青龙族的族人便住在里面!”众人还沉静在梦幻般的景色中,一旁的邬玉诗率先给众人解释起来。

    “方哥,有把握吗?”站在傲方身边的王晋中见傲方一脸愁容,开口问道。

    “没有,只能试一试而已!”

    傲方指所以选择先到青龙族,是因为他想在青龙族将实力再次提升后再去麒麟族,那样万一在麒麟族发生意外也会更有保障,但是,青龙族中并没有傲方认识的人,傲方确实没有一点把握!

    “其实,我们大可不必冒这个险!”

    “我明白你的意思,我有心里准备,如果不行我们就离开,放心,不会有问题的!”傲方胸有成竹。

    顺着蜿蜒的山道,经过一番跋涉,众人终于来到青湮山脉脚下,抬头看着迷蒙的半山云雾,还有潮湿的空气中不时响起的噼里啪啦响声,以及云雾中那一道道清晰可见却又若隐若现的电光,众人无不感叹大自然的玄奇。

    “青龙族地界,擅入者,死!”

    一块巨大而显然经历过无数年风吹日晒的石碑耸立在山脚下,简单的几个大字让傲方他们一阵触目。

    “擅入者死?”看着石碑上的字,傲方有点犹豫。

    “老公,这石碑上写着,擅入者死,我们还要进去吗?”张雅怡有点担忧的问道。

    傲方还在犹豫,忽然,背后传来尖锐破空声,傲方等人急忙回身往身后弥漫着云雾的天空望去,透过云雾,依稀可见五个人影正在往青湮山脉飞来,速度非常的快。

    傲方的警惕性一下子提了起来,御空飞行,天神才能施展的神通,五个天神同时出现,是敌是友?

    “是他!”人群中的邬玉诗和柴依杰目光敏锐的同时认出了飞在五人最前方的男子。

    “你们先到乾坤一界中去!”

    说完,没等张雅怡他们答应,傲方大手一挥,张雅怡和王晋中等人便直接进入了乾坤一界中。

    “嗯?”飞行在五人前方的男子似乎发现了下方的异样,低头一看,正好看到张雅怡他们凭空消失的那一幕,当即放出神识往山脚下一查,一看之下,男子嘴角露出会心微笑,在半空中一个转身携着呼呼的风声往傲方他们飞了过去。

    傲方一看对方向自己飞来,全神戒备,倒是一旁的邬玉诗一脸镇定,因为她已经发现了来人的身份。

    随着大风吹散四周缭绕的云雾,五个男子降落在傲方他们面前,为首的是一个身穿紫色金边长袍,一头浅紫色头发的俊俏男子,身后四个男子像是为首的护卫,穿着同样款式的衣服,身材并不魁梧,但却一脸的英气,正目不转睛的打量着傲方他们。

    “邬小姐有礼!”为首男子径直走到邬玉诗身边,一脸殷勤笑容的对着邬玉诗作揖行礼,态度很是谦逊。

    “夏侯大哥有礼,好久不见了!”邬玉诗很是难得又有点做作的像男子回礼。

    “是啊,上次一别已是万年之前,邬小姐可好?”

    “还是老样子!”

    两人像是久别的小情侣般,完全无视别人存在的你一句我一句的聊了起来。

    傲方没有插嘴,这个被邬玉诗称为‘夏侯大哥’的人显然和之前遇到的那个叫夏侯东宝的一样是青龙族的人,看他们的关系应该很是熟悉,而且,显然邬玉诗对这个一脸儒雅气质的男子很是不错,否则也不可能相谈甚欢。

    “柴兄有礼!”夏侯姓男子看到了站在邬玉诗身后的柴依杰,便向后者打了声招呼,柴依杰还没来得及回礼,邬玉诗却抢在他前面说道:“夏侯大哥,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傲方大哥,是我和我爹的朋友!”

    “哦?朋友?”听到邬玉诗的话时,夏侯西列心中不免一阵疑惑,但这样的疑惑只是一瞬间便释然。

    “傲方大哥,这位是青龙族族长的二公子,夏侯西列!”

    “二公子?”

    “你好!”正当傲方在为男子的身份而发怔的时候,夏侯西列主动的向傲方行了个礼,一脸的真诚的他自然知道傲方是个外族人,但是他却没有任何看不起傲方的意思,哪怕傲方还只是个神人境界的外族人,就是不知道他这一切是装出来的还是发自内心的?傲方心想。

    “二公子你好!”

    这下倒好,三人因为邬玉诗的关系直接将柴依杰晾到了一边,柴依杰到了嘴边的话硬生生的收了回去,心里极其的不爽,但是他脸上的表情却没有任何变化,邬玉诗明摆着就是有意针对他,这样的事情对他来说早已麻木。

    “我们族里难得有傲兄这样的外族人来作客,真正是稀客啊!”夏侯西列一脸热情,和傲方、邬玉诗说说笑笑,邬玉诗有一句没一句的应对着,显然她对于这个说话风趣,正好和她有点儿‘臭味相投’的青龙族二公子相处得不错。

    傲方却没有表现得那么热情,什么叫‘知人之面不知心’,很多东西都是可以装出来的,没有一番接触,很难让人交心,更别提热情。

    “柴兄也是难得来一次,不如这次就由小弟做东,在此多留几天如何?”夏侯西列将目光转向了被冷落的柴依杰。

    原本目光飘忽不定的柴依杰听到了夏侯西列的话,郁闷的心情算是缓和了些,心想,原来还有一个人没有忘记自己,对着夏侯西列笑了笑,说道:“看看小师妹的意思了!”

    “邬小姐的意思呢?”

    “我是没问题的啦,具体得看傲方大哥!”

    说到底,傲方反倒成了最终做决定的人,夏侯西列会意一笑,又看向了傲方,“傲兄的意思呢?”

    “实不相瞒,傲某此次前来,正是有事想请夏侯族长帮忙!”

    “哦?既然如此,那众位就随我进族里去吧,我让人准备上好的酒菜,我们边喝边聊!”

    傲方可没想到夏侯西列会如此轻易便让自己进入青湮山,有点意外,并带着试探意味的问了问:“傲某只是个外族人,会不会不方便?而且,这个……”傲方指了指身旁不远处的石碑。

    “就是啊,弄这么一块东西出来吓人!”邬玉诗附和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