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巅峰修真狂少 > 第763章 看谁的手段高
    少爷的想法就是让人捉摸不透。

    这是一众手下对夏侯东宝所下的结论,自己这个少爷,仗着自己的身份和实力,平日里没少干缺德的事情,他们作为夏侯东宝的手下,虽然明知道夏侯东宝的做法是错误的,但是他们还是必须坚决的执行,这就是他们的使命。

    比方说,夏侯东宝就是个不折不扣的禽兽,他喜欢美女,不管是族里的还是族外的,基本上,被他看上的,最终都会栽在他手里,而夏侯东宝的老爹其实早已知道自己儿子的作风问题,也曾经不止一次的将他叫到跟前并‘严厉’的教训了他,不过,夏侯东宝的老爹所教训的内容却并不是让他儿子当个好人,而是时刻提醒着他不要忘了妖族里流传着的那个传说。

    夏侯东宝的老爹每次都说得若有其事,夏侯东宝自然不会逆他老爹的意,毕竟只要是美女,只要不是非青龙族的其他妖族派系就可以,神界那么大,道教、魔教,甚至是佛教之中都有数之不尽的美女,夏侯东宝也就没往心里去了。

    但是,这一切却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下,夏侯东宝见到邬馨倩后悄悄发生了改变。

    邬馨倩,邬火的大女儿,比她妹妹邬玉诗还要美上三分,朱雀族中倾慕她的青年才俊大有人在,可惜,人家邬馨倩的条件不是一般的高,加上她本身的身份和超然的地位,能够打动她的人几乎到目前未止就没有出现过。

    而喜欢他的人当中,也包括了邬火的徒弟——柴依杰。

    柴依杰本体是神兽火凤,小的时候,父母被外族人杀死,邬火将他救下并因其资质而收为弟子,,所以自小他对外族人就很是芥蒂,每每见到外族人的时候就想要杀之而后快,随后跟随邬火替他报了仇,并开始跟随邬火修练,在邬火的循循善诱下,柴依杰心中对外族人的仇恨之心也减少了许多,否则在当初在红焱山山脚下见到傲方的时候,傲方已经被他杀死,也正因为如此,所以他对傲方这个自己师傅的朋友还是表现得极其冷淡。

    这些年在朱雀族,柴依杰表现的兢兢业业,但却没有什么过人的表现或功劳,不过他是邬火唯一一个徒弟,邬火对他倒是寄予了很大的期望,而朱雀族的很多族人也将柴依杰当成了下一任族长的不二人选。

    柴依杰喜欢邬馨倩,这在他过往的种种行为中便能得知一二,在朱雀族中也不是什么秘密,因为在朱雀族中,想要追求邬馨倩的人确实不少,其他的追求者也没有因为柴依杰是邬火弟子的身份而放弃对邬馨倩的追求,公平竞争嘛,各凭本事!

    虽然说近水楼台先得月,但柴依杰显然没有比其他人占到任何的先机,邬馨倩还是没有被打动。

    至于夏侯东宝和邬馨倩的偶遇,却完全是偶然,由于青龙族和朱雀族没有仇恨,只要得到允许的,其他妖族派系的人都可以进出红焱山,某次夏侯东宝到朱雀族找柴依杰,结果看到了美若天仙的邬馨倩,当时,夏侯东宝就被邬馨倩给迷住了,甚至忘了自己老爹对自己的交待,想和邬馨倩套近乎。

    可惜,人家邬馨倩根本就不吃他这一套,结果可想而知!

    或许是之前太多成功的‘案例’,难得有一个人让夏侯东宝动了心,但偏偏那个人身份和权力都和他不相伯仲,硬的来不了,软的又不受,夏侯东宝无计可施,心里留下了疙瘩,自此对邬馨倩念念不忘,之后浑然将自己老爹的话当成了耳边风,一有机会去到朱雀族便会缠着邬馨倩,美其名曰是想借柴依杰的关系约他们一起出去游玩,实际上,邬馨倩聪明得很,她自然看出夏侯东宝的用意,不过,邬馨倩并没有领情,经常找些理由敷衍了事,对此,夏侯东宝很是无奈,没办法,难道要他在朱雀族的地盘上乱来吗?就算他是青龙族族长的长子他也没那个胆量。

    不说夏侯东宝是柴依杰的朋友,连每天有机会碰面的柴依杰都没能打动他,更何况是夏侯东宝呢?

    而且,像夏侯东宝这样的纨绔子弟,邬馨倩更是不会看上眼,否则的话,朱雀族里那么多年轻才俊她早就看上了,像邬馨倩这样的条件,追求她的人排的队伍都派到红焱山山脚下了。

    就算前两个条件可以忽略,最重要的一个条件邬馨倩却无论如何都不会忽略,那就是——夏侯东宝是不同妖族派系的人。

    邬馨倩可不会像夏侯东宝般脑袋一热就将自己老爹交待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自小邬火和朱雀圣母就告诉她不能与其他妖族派系的人在一起,这已经成为了印记深深刻在她灵魂的深处,想忘都忘不了,所以,无论是哪一条原因,都注定了夏侯东宝是永远没有机会得到邬馨倩的认同的。

    当然,夏侯东宝并不知道邬馨倩心里的想法,所以他还会死皮赖脸的想尽各种办法接近邬馨倩,而且还将主意打到了邬玉诗身上,本以为邬玉诗这个看起来天真可爱的女孩子没有那么多心机比较好哄,通过她去拉近和邬馨倩的关系会比较容易,却没想到一接触下来,两姐妹在对待自己方面居然出奇的一致,甚至,邬馨倩还会多少因为自己的身份而搭理自己,邬玉诗根本是连理都不理自己,完全不给自己面子,这让夏侯东宝颜面尽失,不过,他还是没有放弃,在他看来,没有什么东西是他想要而又得不到的。

    或许是因为臭味相投,又或许是其他,柴依杰将夏侯东宝当成了自己最好的朋友,对夏侯东宝几乎是掏心掏肺,夏侯东宝是知道柴依杰喜欢邬馨倩的,但夏侯东宝并没有因此而放弃对邬馨倩的追求,搞不懂他到底是因为失败而想占有邬馨倩,还是出自真心的喜欢邬馨倩,反正在夏侯东宝看来,机会是平等的,不管柴依杰是不是自己的朋友,自己都有追求邬馨倩的权力,不过,他在柴依杰面前并没有表现得太明显,也不知道柴依杰知不知道,或许,柴依杰是知道的,只是他一直在装糊涂而已,全因他将夏侯东宝当成了知己。

    而夏侯东宝呢?他有将柴依杰当成知己吗?无从得知。

    “少爷,这万一柴少爷知道你的事情……”一名手下说道。

    夏侯东宝冷眼对着那名自以为是的手下一瞪,吓了那名手下一跳,跟着,夏侯东宝嘴角弯起让人心寒的冷冷微笑,“各取所需,各凭本事,就看谁的手段高了,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