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巅峰修真狂少 > 第762章 物以类聚?
    “我们要去玄武族!”柴依杰说道,并没有第一时间追上邬玉诗和傲方他们。

    “玄武族?你们去做什么?”将目光从邬玉诗和傲方身上收回,夏侯东宝好奇问道。

    “护送他们!”柴依杰一脸郁闷的把头往傲方他们所在的方向甩了甩,一脸的郁闷。

    夏侯东宝似乎看透了柴依杰的心思,很是配合的笑了笑,“他们?是那个刁蛮的二小姐还是那个外族人?”

    夏侯东宝说起外族人时,丝毫没有隐瞒自己眼中的杀机,而柴依杰似乎也同样看穿了他的心思,并没有因为夏侯东宝对邬玉诗的出言不逊而迁怒,淡淡一笑说道:“说是护送小师妹,实际上是护送那个外族人!”

    “哦?居然让我们未来的朱雀族族长护送一个外族人?这可真是奇闻啊,哈哈!”夏侯东宝丝毫没有给柴依杰面子,肆意大笑起来。

    或许是因为两人相熟,柴依杰并没有对夏侯东宝的态度而生气,只是无奈的叹了叹气,自嘲的笑了笑,“族长?呵呵!”

    柴依杰的失落没有引起夏侯东宝的注意,接着问道:“那个外族人是什么身份?”

    “我也不清楚,说是我师傅的朋友!”

    “你师傅怎么会拿一个外族人当朋友?而且居然还是个天神,真搞不懂他的脑袋在想什么?”夏侯东宝浑然没有给邬火面子,更是当着柴依杰的面教训起邬火来。

    出奇的是,柴依杰居然还是没有因为夏侯东宝的话而生气,只是满脸的无奈和郁闷并没有退去,或许他心中还有其他想法,无暇去理会夏侯东宝对自己师傅的无礼,再说,两人平日里相交甚频,可谓臭味相投,夏侯东宝平时也差不多是这个样子,见怪不怪了,至于夏侯东宝身后那些人,全是夏侯东宝的手下,自然更不会出卖自己的主子。

    “小心被我师傅听到,被教训了可别怪我!”柴依杰难得的和夏侯东宝开玩笑。

    夏侯东宝只是无所谓的笑了笑,说道:“他们要去玄武族做什么?干吗还派你充当保镖?”

    “小师妹要去找岬明君,至于他?我不清楚,听说是和修炼有关的事情!”

    “修炼?一个外族人能和玄武族扯上什么关系?”夏侯东宝心想。

    “对了,你们这是要去哪儿?”柴依杰好奇问道。

    “我爹派我出来办点儿事,正想着路过红焱山的时候去看你呢,咱们哥两好久没有痛快的喝一杯了!”

    “下次吧,小师妹这趟还不知道要在那里呆多久才肯回去呢!”

    说着,柴依杰看向傲方和邬玉诗消失的方向,早已不见了两人的踪影,“有空的话我到雷霆涧找你!”

    “好!”知道柴依杰有事在身,夏侯东宝直接向他抱拳,柴依杰一个闪身便化成一道红色残影向傲方他们追去,一个眨眼的功夫已经消失在了夏侯东宝面前。

    “大少爷,我们要不要……”柴依杰刚走,一个站在夏侯东宝身后的手下走上前,做了个抹脖子的手势,作为夏侯东宝贴身的侍卫,这些人对夏侯东宝的个性和处事方式自然是再清楚不过。

    “你们大少爷我像是心胸狭窄的人吗?”夏侯东宝煞有其事的对着那个手下瞪了瞪眼,手下心头一咯噔,暗想,你的心胸还不够狭窄?那全宇宙就没有心胸狭窄的人了,多少人死在你手里早已数不清。

    当然,手下可不会傻到将自己心里的想法说出来,只是恭敬的退了下去,其他手下都识趣的没有上前,所有正在对夏侯东宝今天的异常感到好奇,却发现夏侯东宝的脸上浮现那种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阴森笑容。

    “让人去查查那个外族人的身份!”夏侯东宝对傲方这个外族人其实是很感兴趣的,毕竟一个能够令邬火派柴依杰护送的人,而且还是个外族人,整天游手好闲无所事事的夏侯东宝对新鲜的事情最好奇,他怎么可能如此轻易就放过傲方呢?

    “是!”身后一个手下恭敬领命,嗖的一声闪身冲进了一旁的山林中。

    “邬玉诗,呵呵!”转头看了看邬玉诗和傲方消失的山道转弯处,夏侯东宝脑中浮现邬玉诗那绝美却带着冷漠与鄙夷神色的倾城面容,脸上露出森寒冷意让身后的几名手下仿佛感觉四周空间的温度骤然下降了许多。

    “少爷,那个邬玉诗多次对您无礼,少爷为什么还要对她如此热情?”前进的路中,一名手下大胆好奇的走上前向夏侯东宝问出心中的疑问,若在平时,他们这个身份高绝的大少爷哪会对一个女人低声下气?全世界都知道青龙一族的势力有多大,根本没有人值得夏侯东宝那么做,而夏侯东宝的身边更不会缺少的东西,除了金钱、权势,便是女人,绝色美女,所以这些经常跟随在夏侯东宝身边的手下才会有此一问。

    “你们懂什么?越是得不到的东西,才越有挑战性!”

    “如果少爷喜欢,我们大可神不知鬼不觉的将她给掳了,大不了事后把她做掉!”

    “你的胆子比我还大!”夏侯东宝冲着说话的手下笑了笑。

    那名手下听到夏侯东宝的话,还以为夏侯东宝在称赞自己,心中正在暗爽,岂料,夏侯东宝下一句话就在他的脑袋上泼了一盆冷水。

    “白痴,如果我想那么做,还需要你来提醒吗?她是什么身份?别没事给你们少爷我惹事,听到了吗?”

    “是!”听到夏侯东宝的话,手下乖乖的退了下去,心想,我们这些做手下的有可能会没事去惹事吗?还不全是听你的命令行事。

    “再说了,像邬玉诗那样的丫头你们少爷我会看得上吗?”夏侯东宝冷笑道。

    夏侯东宝的话让身后众手下好不迷糊,看不上邬玉诗?那干嘛每次碰了面都要笑脸相应,还要费劲心机巴结她呢?

    “邬玉诗不过是个毛没有长齐的小丫头,我的目标是她的姐姐,邬馨倩!”说着,夏侯东宝脸上的冷意散去,取而代之的是猥琐的笑容。

    “邬馨倩?”众手下一怔,自己这个少爷的心机可真够重的,原来他刻意接近邬玉诗不过是想报复她的冷淡,纯粹是想戏耍她,根本的原因还是想通过邬玉诗接近邬馨倩,不过,曾几何时,柴依杰和夏侯东宝喝酒的时候好像听柴依杰说过,他也暗中喜欢邬馨倩,难道,少爷他是想抢自己兄弟喜欢的女人?

    一个兄弟,两个女人,没有人知道夏侯东宝心里是怎么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