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巅峰修真狂少 > 第761章 夏侯东宝
    “族长?”

    柴依杰脚步一停顿,脸色微变,邬玉诗好端端地怎么会提到小麒和族长的事情呢?

    “族长?你爹说的?”傲方眼前一亮,如果小麒能够成为朱雀族的族长那倒是不错,起码他有了可以和其他族抗衡的势力,到时就算小麒的身份暴露,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孤立无援,只是傲方心中有着和柴依杰同样的疑问,为什么邬火会忽然将小麒和族长扯上关系呢?难道邬火真的有将族长的职位传给小麒?

    “是啊,在离开之前我听到爹他们说起过!”

    “你爹怎么说?”

    “没怎么说啊,大概意思是说表哥有机会成为下任族长!”

    “是的话那就太好了!”傲方高兴的笑了起来,虽然一切还只是空想,但这话既然是从邬火口中说出来的,相信可能性很大。

    柴依杰似乎对族长这个词很敏感,听着邬玉诗和傲方的对话,他的脸色数度变化,最终变得阴冷,只是傲方没有注意到。

    “应该是小麒的资质才让邬火大哥他们有了这样的决定!”

    傲方心想,如果自己的猜测是对的,那么麒麟族之行就更加势在必行了,因为只要能够去到麒麟族,并且让小麒到麒麟族的圣地洗礼,小麒的实力肯定会提升一大截,到时,小麒和他父母团聚的机会也会大大提高。

    “母后当族长好多年了,一直找不到合适的人选,本来是打算……”邬玉诗看向背对着自己的柴依杰,似乎接下来要说的话和他有关,邬玉诗说到一半就停了下来。

    走在前面的柴依杰自然听到了邬玉诗的话,只是脸色变得愈加阴沉,似乎心中有诸多的不满,但是却只能藏在心里。

    “嗯?”走了一段路程,忽然,四五个人影出现在傲方他们前方数百米处,率先发现的是柴依杰,当即,柴依杰放出神识一查,很熟悉的真元力波动,原来是认识的人。

    对方走在队伍前方的人也认出了柴依杰,脚下步伐加快许多。

    “是青龙族的人!”随着两队人马的靠近,邬玉诗也认出了来人的身份。

    “青龙族?”傲方一怔!

    “依杰!”

    带头的是一个身材高大,略显苗条,一脸英气的男子,一见到柴依杰便热情的打起招呼来。

    “东宝!”柴依杰终于露出了久违的笑容迎了上去。

    邬玉诗一脸郁闷的看着突然出现的青龙族族人,“想见的人没有出现,不想见的人却偏偏出现了!”

    站在邬玉诗身旁的傲方自然听到了邬玉诗的嘀咕,显然邬玉诗对这个被柴依杰称为‘东宝’的人也没什么好感,于是向邬玉诗询问来人的身份,虽然青龙一族中并没有傲方认识的人,但傲方却早已将青龙族之行纳入自己的计划当中,无论他们会否像邬火和崔世淼一样同意自己的请求。

    “他是青龙族族长的大儿子,叫夏侯东宝!”

    说完,邬玉诗附到傲方耳边小声说道:“他和师兄一样,都是好勇斗狠的人,我和姐姐都不喜欢他们!”

    “青龙族族长的儿子!”傲方没有将邬玉诗后面那句话放在心里,倒是这个叫夏侯东宝的身份引起了傲方的注意。

    没想到,随随便便出来走走就能碰到青龙族族长的儿子,虽然邬玉诗说他是个好勇斗狠的人,但看他的样子好像为人挺和善的,傲方想着是否要上前巴结一下。

    正如邬玉诗所说,柴依杰和夏侯东宝的关系似乎很不错,刚见面的两人便聊得甚欢,而柴依杰似乎完全没有要将夏侯东宝介绍给傲方的意思,忽然将傲方和一脸郁闷的邬玉诗晾在身后。

    就当邬玉诗气得嘟起嘴,想要拉着傲方的手继续前进时,夏侯东宝好像发现自己失态,打断了柴依杰的话,看向柴依杰身后,看到了邬玉诗,并向她走了过去,过程中目光自然也落到了傲方身上。

    “外族人!”

    傲方感受到夏侯东宝的目光,只是那个目光只是在一瞬间从自己身上飘过,跟着,傲方似乎看到了夏侯东宝眼中的不屑,这个叫夏侯东宝的人自己完全看不透,难道又是一个看不起人的家伙?傲方心想。

    “邬二小姐有礼!”夏侯东宝走到邬玉诗身边,热情的打起招呼,完全无视傲方的存在,甚至连正眼都不去看傲方。

    邬玉诗只是瞥了夏侯东宝一眼,没有答话。

    夏侯东宝不是第一次受到邬玉诗的冷眼,见邬玉诗不搭理自己,夏侯东宝尴尬的笑了笑,继续说道:“邬二小姐这是要去哪儿?这位是?”

    一个是朱雀族族长的女儿,一个是青龙族族长的长子,夏侯东宝本来是用不着对邬玉诗热脸相迎的,但是他的性格就是如此,邬玉诗越是不爱搭理他,他便越要缠着邬玉诗,这并不是因为夏侯东宝看上了邬玉诗,而是因为夏侯东宝的身份,在夏侯东宝看来,自己堂堂青龙族族长的长子,平日里高高在上,谁见了自己都要给自己面子,但邬玉诗却三番四次的无视自己的存在,夏侯东宝很不爽,纵使邬玉诗是朱雀族族长的女儿,他也要她对自己服服帖帖的。

    不过,这么多次碰面,夏侯东宝的目的显然没有达成,夏侯东宝不仅好勇斗狠,经常仗着自己的身份欺负人,而且还经常一副自以为是的姿态,在这一点上,连柴依杰都只能望其项背,对于这样的人,邬玉诗是有多远就多多远,所以这么长的时间过去,她对夏侯东宝的印象始终没有改变。

    而夏侯东宝更不可能为了一个邬玉诗而改变自己,所以,双方偶然碰面的时候,邬玉诗总是没有好脸色给夏侯东宝看,心情好的时候,和柴依杰或许还会说上两句,但是和夏侯东宝碰面的时候,邬玉诗却是惜字如金。

    “傲方大哥,我们走吧!”邬玉诗完全没有因为夏侯东宝的身份而给他面子,一把拉起傲方的手,直接从夏侯东宝的身边绕了过去。

    走过夏侯东宝身边的时候,傲方和夏侯东宝四目相对,因为邬玉诗的关系,夏侯东宝眼中的不屑和冷意更甚,只是碍于有邬玉诗在场所以他并没有爆发,而是始终面带微笑的看着邬玉诗拉着傲方大步流星的远离自己。

    “不好意思!”柴依杰冲着夏侯东宝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虽然他明知道夏侯东宝会碰钉子。

    夏侯东宝只是一笑,心中虽然不爽,却没有表现出来,“没关系,你们这是要去哪儿?怎么带着个外族人?”

    夏侯东宝看向没有理会柴依杰,自顾自正在走远的邬玉诗和傲方,目光中闪现不为人知的冷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