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巅峰修真狂少 > 第760章 结伴同行
    “你要到玄武族做什么?”邬火好奇问道。

    “还是关于修练的事!”

    修练?邬火这朱雀圣母有点郁闷,傲方还在因为自己的进境停滞不前而烦恼吗?在他们看来,傲方也太过杞人忧天了吧?修练岂是一天半天的事情?再说了,傲方虽然没有承认,但邬火和朱雀圣母却已经认定傲方已经掌控了火之本源,一个掌控了火之本源的人拥有什么样的威力呢?邬火和朱雀圣母不知道,也无从下结论,更不会拿这件事情试探傲方的实力,只是多少能够猜测得出,傲方的实力肯定不一般,纵使他的境界很低。

    “我也一起去!”一旁的邬玉诗说道。

    “胡闹,你跟去做什么?”邬火低声怒骂道。

    “傲方大哥不是说要去岬樊伯父哪里吗?我正好想去找明君!”邬玉诗口中的明君,是岬樊的女儿,邬火和岬樊虽然一个隶属朱雀族,一个隶属玄武族,但却是多年好友,两人也时常有来往,两人的女儿彼此相交颇深,见傲方要去玄武族,邬玉诗趁机便想出去溜达一圈。

    朱雀圣母哪儿会不知道自己女儿的心思?邬玉诗就是想出去玩,不过对于这个自己极其宠爱的女儿,朱雀圣母只是笑了笑,并没有说什么,倒是邬火一脸严肃,似乎不怎么喜欢自己的女儿外出。

    “人家是有正事,你以为是去玩啊?”

    “我又不是第一次去,你就让我去吧,爹!”说着,邬玉诗却看向朱雀圣母,做母亲的毕竟还是比较疼自己的女儿,邬玉诗知道,只要朱雀圣母同意,邬火便会同意,以前一直都是这样。

    看着邬玉诗,傲方是一个头两个大,虽然多一个人同行会热闹许多,但傲方对邬玉诗却有点‘惧怕’,这个缠人的丫头这么多天来可是把傲方给烦透了,如果邬火真同意了邬玉诗的请求,那傲方可就有罪受了。

    当然,邬火并不知道傲方心中的想法,在邬玉诗的百般撒娇并在朱雀圣母的怂恿下,他最终还是答应了邬玉诗的请求。

    “依杰,你就陪傲方他们走一趟吧,顺便帮我问候一下老岬,玉诗比较贪玩,你也给我好好看着她!”邬火对一直没有说话的柴依杰说道。

    邬火让柴依杰护送傲方,实际上更大一部分原因是想保证小麒的安全,还有防止邬玉诗闯祸,顺带着将她带回来,要知道,以邬玉诗的个性,如果让她自由活动,天知道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丫头会玩到什么地方去?邬火实在不放心自己这个女儿,有柴依杰一同前往,邬火也不用担心自己的女儿会到处乱跑,至少有个人看着他。

    听到邬火的话,邬玉诗脸色微变,不过她隐藏的很好并没有被其他人察觉,而柴依杰虽然不高兴与傲方同行,但是邬火有令,纵使不情愿也只能硬着头皮答应。

    至于傲方,他当然知道邬火让柴依杰护送自己的原因,自然不会反对,有一个高手在身边充当保镖的角色,何乐而不为呢?

    “你们打算什么时候走?”

    “马上!”

    ……

    在万般不舍以及千叮万嘱中,邬火和朱雀圣母将傲方他们送出了朱雀族。

    傲方一身的轻松,心情也相当的不错,越想越替自己这次妖族之行感到高兴,本来只是单纯的想来替小麒打探有关他父母的消息,顺便看望一下在天界中曾经帮助过自己的崔世淼和邬火几个老朋友,谁知道,自己居然阴差阳错并且稀里糊涂的就掌控了两种本源能量,这个结果充满了戏剧性,这让傲方对接下来的玄武族之行满是期待。

    玄武族和朱雀族虽然相邻,但却还有很长一段路程要走,邬玉诗和柴依杰并不知道傲方可以飞行,柴依杰不会主动提出要带着傲方飞,难得出来一次的邬玉诗自然也是想着能够在外面呆多久就呆多久,于是众人便悠哉悠哉的在幽美的妖族中散起步来。

    碍于小麒的身份,傲方只能继续让他呆在乾坤一界中,一路上,柴依杰直接被晾在一边,邬玉诗根本不理他,傲方倒是很想和这个看起来有点高傲的‘保镖’说两句,可惜,柴依杰对傲方的态度极其冷淡,爱理不理的随便敷衍着傲方,傲方当然不会不识相的用热脸去贴柴依杰的冷屁股,既然人家不愿理自己,傲方索性也不去理他。

    “玉诗,你这个师兄是怎么回事?好像和全世界的人都有仇一样!”傲方附耳在邬玉诗耳边轻声问道,目光还不时望向自顾自走在傲方他们前面的柴依杰。

    “他一直都是这样,整天一幅高高在上的样子,不用管他!”

    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故意,邬玉诗特意提高声音的分贝,柴依杰自然听到了邬玉诗的话,但显然同类型的言语已经听了太多次,他只是当做充耳不闻,只是一脸冷漠,走在前面时刻留意着四周的情况。

    离开了朱雀族的邬玉诗像只脱困的小鸟,充满了活力,缠着傲方说长说短,傲方实在没办法应付这个精力过盛的小女孩,干脆让张雅怡他们出来一起同行,张雅怡出现后,傲方终于脱离了邬玉诗的‘魔掌’,耳根也终于清静了下来。

    “这个柴依杰好像不太情愿,怎么看怎么像和我们有仇一样!”王晋中看了柴依杰一眼,凑到傲方耳边悄悄说道。

    任谁都能看得出来,柴依杰是个不容易接近的人,面对一个少言寡语的人,傲方实在不想做太多的评论,反正用不了多久就要分道扬镳。

    “傲方大哥,你不能让表哥出来吗?他自己呆在那个叫乾坤一界的地方好无聊啊!”正在和张雅怡说话的邬玉诗忽然又将话题对准了傲方。

    “乾坤一界?”柴依杰正在好奇,之前自己去准备离开红焱山后的事情,返回邬火家后却发现小麒已经不见踪影,他正奇怪小麒到哪儿去了,原来是到那个叫乾坤一界的地方去了,那么,乾坤一界又是什么地方呢?

    好奇心并没有让柴依杰放下身段去向傲方询问,而是仔细的聆听着傲方和邬玉诗的对话。

    “你也知道你表哥的身份了,还是小心点儿好!”

    “表哥好可怜!”邬玉诗轻叹道,“母后说,等以后表哥成为族长就不用再像现在这样,是真的吗?”

    “族长?”

    傲方和走在前方有点心不在焉的柴依杰都听到了邬玉诗的话,前者一怔,后者则是一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