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巅峰修真狂少 > 第752章 亲情
    朱雀圣母此时那里还会去管什么难看不难看,松开傲方手臂的同时便不停的在傲方的耳边催促着。

    “我会这么说,自然是知道他的下落,如果你们不是他的姨丈和姨妈,我根本没打算将这个秘密说出来!”

    “原来你之前问那么多问题只是在试探我们!”邬火有点不爽的白了傲方一眼。

    “没有弄清楚情况之前,我不得不这么做,我要保证他的安全!”

    “对对对,应该的,那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他的下落了吗?我好想早点见到那个可怜的孩子!”朱雀圣母很是着急。

    “当然可以,看你们这么担心,我也没了顾虑,实不相瞒,那个孩子一直和我在一起,至于我们是怎么认识的,说起来就话长了,所以这里我只说重点,那个孩子现在很安全,过得也很好,而且也和我一起到神界来了!”

    听到傲方的话,朱雀圣母和邬火欣慰的对望了一眼,没有什么比听到这样一条消息更令人高兴的了,虽然他们根本就没见过那个孩子,更不确定傲方的话是否属实,但傲方根本没有必要欺骗他们。

    “在神界什么地方?”邬火焦急问道。

    “在一个你们任何人都找不到的地方!”傲方笑了笑,有点卖关子的看了邬火他们一眼,要让小麒出来,势必会暴露自己身上的乾坤一界的秘密,乾坤一界可是傲方身上第一大重宝,万一让神界的人知道,要杀傲方夺取乾坤一界的人肯定不在少数,说到底,傲方还是在冒险,更像是在赌博。

    “我能够相信你们吗?”傲方有点明知故问的问道。

    邬火先是苦笑一声,跟着说道:“既然你已经做出了选择,那不就证明你已经选择了相信我们吗?”

    “是啊,确实如此,那么,我现在就告诉你们他的下落!”

    就在邬火一家翘首企盼般仔细作聆听状时,傲方轻轻挥了挥手,空间波动过后,一脸茫然而又充满期待的小麒出现在众人面前。

    忽然出现的小麒吓了邬火一家一跳,朱雀圣母呆愣的看着小麒,同是妖族,她自然能够清楚的捕捉到小麒身上麒麟族和朱雀族特有的灵魂气息,而这样的气息,全然是因为小麒的父亲便是皇甫易,而他的母亲则是自己的亲妹妹。

    朱雀圣母激动的迈步向小麒走了过去,一脸的激动,原本停下的眼泪再次在眼眶中打转。

    小麒不知所以的看了看四周的邬火一家,心想,这就是自己的姨妈一家吗?他们看自己的眼神都好亲切,这就是切不断的亲情吗?

    见朱雀圣母在向自己走来,小麒用询问的眼神看向傲方。

    傲方会心一笑,拍了拍小麒的肩膀,说道:“去吧!”

    这么多年来,小麒第一次发现自己的心跳居然在加快,那是一种发自内心最深处的激动情绪,小麒发现自己的眼中正有一阵水雾迷蒙了自己的双眼,那是情到不由自已处留下的热泪,不自觉的迈出脚步,小麒向着已经接近自己的朱雀圣母走去,在相隔一步时两人停了下来。

    看着小麒的俊脸,朱雀圣母仿佛在他的脸上看到了自己妹妹的影子。

    样子像,灵魂气息像,还有什么好不确定的呢?

    此时的朱雀圣母早已泪流满面,缓缓伸出手轻抚同样因为激动而说不出话的小麒的脸,似乎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一切,自打华玉燕‘下落不明’,她的思念就从来没有停止过,对于华玉燕的孩子同样如此,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始终没有见到自己妹妹一面,却在这样的情况下见到了她的孩子,这是上天的恩赐吗?

    “姨……妈!”小麒的声音有点生硬,更多的是因为激动而颤抖,当他这句姨妈叫出口,比他还要激动的朱雀圣母已经一把将他抱入怀里,毫无仪态的失声痛苦起来,口中不停的念叨着‘可怜的孩子’。

    这个时候,什么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小麒出现并回到了他们身边,对于华玉燕,朱雀圣母和邬火有太多的愧疚和亏欠,当初他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皇甫易两夫妻受到全妖族的追杀而袖手一旁,甚至连他们的孩子都没能保护好,过后,他们千般百般痛苦和悔恨,但是一切早已于事无补。

    多年后的今天,小麒出现了并且已经长成了英俊的小伙子,心中的悔恨和愧疚彻底爆发,是的,朱雀圣母和邬火知道,不管以后再发生什么事情,他们都不会看着小麒受到伤害,哪怕是要和整个妖族作对,哪怕自己要背叛整个朱雀族。

    小麒自然不会知道邬火和朱雀圣母心中的想法,虽然和自己的父母分离,但有傲方他们陪伴自己长大,小麒并不缺乏亲情,但此时,感受到自己的真正亲人传递过来的热泪,堂堂七尺男儿的小麒也失声痛苦起来。

    看着和朱雀圣母抱在一起痛哭的小麒,傲方心头一热,开心的笑了,还有什么比能够和自己的亲人在一起更能令人快乐的呢?自己虽然能够给予小麒很多物质上的东西,能够给予他兄弟之情,但他和亲人间那份永远割舍不断的亲情才是他最需要的,傲方也替小麒高兴,并且暗自庆幸自己让小麒和邬火他们相认的决定,虽然有点冒险,但此情此景让傲方觉得一切都值得。

    邬火走到朱雀圣母和小麒身边,老坏安慰般拍了拍小麒的肩膀,笑了,笑得同样是那样开心。

    太需要宣泄压抑在心中许久的情绪了,痛哭了一阵,朱雀圣母才松开了小麒,再次用有点发红的双眼仔细的打量着自己的外甥,越看越欢喜,越看越开心,脸上的笑容也展开来,这么多年来,或许这是朱雀圣母笑得最开心的一次了。

    “姨丈!”

    擦掉眼角的泪花,小麒对着旁边的邬火叫了叫。

    “好,好,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哈哈哈!”笑得很爽朗的邬火将邬馨倩和邬玉诗两姐妹叫到身边,一番介绍后,整个房间中充满了欢声笑语,其中自然包括了傲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