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巅峰修真狂少 > 第750章 试探
    “亲妹妹!”傲方惊讶的张大了嘴巴。

    邬火的话像是催化剂,让听到他的话的朱雀圣母眼泪更是控制不住的流了下来,梨花带雨般的脸让人好不怜惜,口中默默的念叨着,“玉燕!”

    原来小麒的母亲名叫玉燕!傲方心想,为了让如此令人意外的消息第一时间为小麒所知道,傲方当即分出一部分元神进入到乾坤一界中。

    乾坤一界中,小麒等人正无聊的用修炼来打发时间,由于乾坤一界的时间流速比以前快上了十倍以上,加上傲方完全掌握了水之本源,对于修炼水之本源的人来说绝对是个大福音。

    虽然乾坤一界中的时间流速与外界不同,但傲方却发现构成乾坤一界的各种能量微粒却一模一样,这个结论在他之前在白虎族圣地掌握水之本源后得到证实,而因为掌握了水之本源,所以傲方也能控制乾坤一界中的水之本源能量,进而通过这些能量,有针对性、目的性的帮助像张雅怡这样拥有先天水灵之体的人修炼水之本源,提高修炼的速度,提高感悟水之本源的深度,这也算是傲方掌握水之本源的另外一种收获。

    当然,收获最多的还有一直留在乾坤一界中的张雅怡等人,以及那一万个到现在还不知道神界是何模样的天龙帮门人,这些人中不乏和张雅怡他们一样的先天灵体,有傲方这个阔绰的‘大老板’提供数量惊人的神元石供他们修练,现在还能够调动乾坤一界中最纯净的本源能量为他们所用,实在是没有什么比这个更让人高兴的事情。

    依然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晨銮山,当傲方来到乾坤一界中时,看到的是满山遍野正静修或切磋的天龙帮门人,乾坤一界中的时间流速是外界的十万倍,也就是说,在乾坤一界中修练十万年,外界也才过了一年,这些天龙帮门人虽然资质不如张雅怡他们优秀,但在乾坤一界中的进境还是很让人满意的。

    “少主!”

    傲方的到来让乾坤一界中一片沸腾,恭敬的称呼声此起彼伏,傲方逐一点头示意跟着直接来到晨銮山上衍天宗山门后院找到了张雅怡他们。

    傲方没有磨蹭,直接向小麒表明了自己的来意,没有意外,当小麒从傲方处知道傲方正和自己的姨妈在一起时,错愕当场,跟着便激动的拉着傲方问长问短,可惜傲方并没有太多的时间在乾坤一界中逗留,因为他此时还和邬火以及朱雀圣母在一起,所以傲方便直接对小麒问道,问他愿不愿意出去和自己的亲人相认,如果小麒愿意,傲方便会出去试探邬火和朱雀圣母的口气,看看他们是否会因为小麒的身份而想要杀他,或者是愿意接纳。

    从来都只有傲方他们这群亲如兄弟姐妹在身边陪伴的小麒在得知自己的亲身父母没有死时便日思夜想着有朝一日能够与自己的父母团聚,现在能够遇到自己的姨妈,也是很亲的人,小麒自然很是干脆便答应。

    其实傲方到乾坤一界中询问小麒的意见本是有点多余,不过他认为小麒有选择的权力,或许小麒根本就不愿意与自己的亲人相认也不一定。

    进入乾坤一界中的时间相对于外界来说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甚至于当傲方得知小麒的心意并退出乾坤一界时还没有人发现他曾经走神过。

    “他们死了吗?”看着梨花带雨般的朱雀圣母,傲方有点不忍,转而看向邬火,作为朱雀族的长老,当年族里发生了这么大的轰动全妖族的事情,邬火肯定也是知情的。

    邬火摇了摇头,声音降低了许多,用略显遗憾的语气说了声不知道,或许他真的不知道,又或许是他认为没有必要向傲方这个外族人说得太过明白,毕竟他对傲方虽然热情,甚至以兄弟相称,但那毕竟不是真的,他们的关系也没有好到可以分享所有的程度。

    傲方没有继续追问,他问那个问题只是要将话题转入对自己接下来要问的问题比较方便的一面,所以不管邬火是处于哪一个方面考虑都对傲方没有影响。

    “既然她是嫂子的亲妹妹,他们当初遇难,你们为什么不出手救他们?”傲方的语气中似乎带有责备的韵味,不过沉浸在无奈和伤感中的朱雀圣母等人并没有留意到傲方的情绪有细微的变化,如果他们发现,或许他们会很好奇傲方对这件事情关注的原因。

    “你以为我们不想救他们吗?”傲方的话像触碰到朱雀圣母心中某条心弦般,原本情绪平静了许多的朱雀圣母再次流下了晶莹的泪花。

    “哎,当初我们发现玉燕和那个皇甫易的事情后便百般阻挠,但是,她根本听不进去我们的话,甚至趁我们没留意偷偷跟他跑了,到最后居然还怀了皇甫易的孩子,后来,有人发现了他们的事情,很快,一传十,十传百,没有多久,他们便成了全妖族的公敌,我们也想救他们,我们也想收留他们,但是,我们不仅要对自己负责,还要对所有朱雀族的族人负责,一旦我们袒护他们,朱雀族便会成为其他四大家族的敌人……”

    看得出来,邬火心中有着说不出的苦楚,朱雀圣母的妹妹便是他的妹妹,他也很疼爱这个妹妹,他也不想看着她终日被妖族的人追杀,尤其是当他知道华玉燕有了孩子后,但是,他很无助,更无奈,因为他是朱雀族的族长,他必须对整个朱雀族负责,偏偏犯了妖族最大忌讳的却又是自己的小姨子,可想而知当时邬火和朱雀圣母的心情,以至于这么多年过去,每每提起华玉燕的事情时朱雀圣母还会因为自己妹妹的事情而痛哭流涕。

    看着邬火和朱雀圣母,傲方心情宽松了许多,看样子,亲情的力量还是胜过了那个莫须有的传说,而邬火和朱雀圣母的态度让傲方很容易判断得出,他们对当初没有救下华玉燕有深深的自责和愧疚。

    “那个孩子呢?如果你们遇到他,会怎么样?杀了他吗?”傲方试探性的问了问。

    “杀?你认为我下得了手吗?我才不管什么预言,我只知道,那个孩子是我妹妹的孩子,我只恨自己没有找到他,没有帮我妹妹将他抚养成人!”说着,朱雀圣母再次泣不成声。

    “邬火大哥,你怎么说?”

    房间中只有傲方和邬火一家,傲方的话并没有引起邬火他们的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