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巅峰修真狂少 > 第749章 小麒的大姨妈?
    “哈哈!”洞底的傲方肆意的大笑着,四周的红色火焰在傲方完全感悟火之本源时对他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威胁。

    “这个就是火之本源的能量波动!”感受着空间中属于火之本源能量特有的波动,傲方能够清晰的发现空间中那些悬浮的、无形的火之本源能量微粒的存在,似乎和混浊空间中的能量微粒正在相互呼应,很是美妙的感觉。

    是的,对别人,甚至是对主修火之本源的朱雀一族来说都难以掌握的最高层次的火之本源,傲方如此轻易便掌握了,当傲方完全掌握火之本源时,充斥在洞底的狂暴能量再度恢复了平静,那股充斥在洞底空间中、将邬火和朱雀圣母的神识隔绝开来的气势也消失于无形,当傲方的身影再次出现在两人的意识中时,两人无不露出惊为天人的神情。

    此时的傲方,体外没有无形能量的保护,而是直接站在红色能量中,那些红色能量对傲方的身体已经没有了攻击性,反倒像是傲方身体的延续般,亲昵的靠在傲方的身边。

    如此诡异的一幕让邬火和朱雀圣母当场哑语。

    “他……难道他掌握了火之本源?”朱雀圣母很怀疑自己的猜测,但是,置身洞底的傲方身边并没有任何的能量波动,也就是说,傲方并没有刻意的放出神元力或者通过空间本源保护自己不受到红色能量的伤害,但是他却刻意轻松自若的置身在红色能量中,唯一的解释便只有傲方已经完全掌握了火之本源。

    “这不可能!”第二秒,朱雀圣母已经否定了自己的想法,完全掌握火之本源?那可是只有大尊才能做到的事情,一个天神境界都不到的人掌握火之本源?这说出去肯定没有一个人会相信。

    那傲方又为什么能够做到呢?一切需等傲方从洞底出来后一问便知。

    置身洞底的傲方知道自己所处的环境,他知道自己已经感悟了火之本源,此时肯定有人已经察觉到了红焱山山顶发生的情况,为了不暴露自己的秘密,傲方只能强压心中因为掌握火之本源而带来的激动,就像之前掌握了水之本源时一样。

    洞底的红色晶石依然在绽放着迷人的红色光芒,红色能量同样正从上面释出,穿过洞里的能量,一脸笑意的傲方顺着墙壁走了出来。

    “嗯?邬火大哥!”洞口边上站着两个人,率先映入傲方眼帘的是邬火那张并不算非常熟悉但是却极其有特色的脸。

    “你怎么又忘了,叫我名字,‘大哥’这一称呼我可担不起!”

    多年不见的邬火依然还是那幅老样子,许久未见的两人自然少不了互相问候一番,当然,主要的问题还是集中在傲方身上,因为傲方给邬火和朱雀圣母带来了太多的意外和惊讶。

    “你是不是已经掌握了火之本源了?”从朱雀圣母的眼神中,可以看出她有点紧张。

    “没有啊,不过,下面那些黑色火焰现在奈何不了我了!”傲方指了指山顶下的那些黑色业火。

    “你是怎么做到的?”

    傲方先是一笑,跟着耸了耸肩,示意他自己也不知道,虽然是因为邬火和朱雀圣母的关系傲方才有这个机会掌握火之本源,但就目前的形势来说,掌握水之本源和火之本源是傲方的秘密,既然是秘密,傲方认为还没到与别人分享的时候,所以他选择了隐瞒。

    对于傲方的说词,邬火和朱雀圣母两人自然不信,但他们自己又无法解释,傲方打死都不承认自己掌握了火之本源,他们也拿傲方没有办法,于是乎,这件事情就这样不了了之,而傲方的秘密则在邬火和朱雀圣母心中留下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当傲方和邬火、朱雀圣母从红焱山山顶慢慢走下来时,山腰上的邬馨倩和邬玉诗两姐妹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半个多小时,仅仅只是半个多小时的时间,和上山之前相比,傲方像是换了个人似的,尤其是看他置身在山道的业火中那幅若无其事的悠哉模样,邬玉诗差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当即冲到傲方身边,好奇的打起转来,似乎想从傲方身上发现点儿什么。

    此时的傲方境界和实力根本没有发生什么变化,所以自然没有人发现傲方的不同,只是傲方脸上的笑意多了几分,自信也多了几分,而其中的原由也只有傲方自己知道。

    “对了,崔大哥说,小麒的母亲是朱雀族的,何不趁此机会打探一番?”在邬火给傲方办的宴会中,傲方想到之前在白虎族是崔世淼跟自己说过的有关妖族传说的事情,便假装有意无意的向邬火和朱雀圣母一问。

    听到傲方的问题,邬火和朱雀圣母,包括邬馨倩两姐妹脸色明显一变。

    “你怎么会突然问到这个问题?”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在听到傲方的问题时朱雀圣母先是一怔,跟着变得满脸沮丧。

    “嗯?我是不是说错话了,是的话当我没说过!”从朱雀圣母和邬火等人的脸上,傲方看出了端倪,补充了一句,其实这种事情或许对邬火和朱雀圣母来说并不是什么见得人的事情,自己这样直接的问,或许已经让她们难堪,这并不是傲方的初衷,更不是傲方愿意看到的,毕竟他们帮了自己很大一个忙。

    “呵呵,你没说错话!”朱雀圣母端起面前木桌上的酒杯,看似满怀惆怅的她仰头一口将杯中的清酒饮尽,笑容中带着说不出的哀伤。

    “那个人确实是我们族里的,她……”说着,朱雀圣母似乎想到了什么,一句话没说完便停了下来,自顾自的给自己斟酒,跟着一饮而尽,接着,又倒了一杯……

    好端端的怎么说到这件事情后朱雀圣母的情绪就变得如此反常呢?

    “够了!”看着朱雀圣母连饮数杯,坐在她旁边的邬火实在是看不下去,一把将朱雀圣母再次送到嘴边的酒杯抢下。

    傲方没有说话,而是看着快要变成闹剧的局面有点不知该如何开口。

    被抢了酒杯的朱雀圣母目光有点呆滞,房间中一时陷入了沉默,让傲方始料不及的是,朱雀圣母忽然流下了两行热泪,一双纤手捂着脸黯然神伤起来。

    “哎!”见状,邬火长长的叹了口气。

    “邬火大哥,嫂子这是……”傲方莫名其妙的看向邬火。

    “那个女的是她的妹妹,亲妹妹!”

    “什么?”意外一个接着一个,就算傲方再聪明,也不会想到,眼前这个朱雀族的族长,人称朱雀圣母的人居然是小麒的大姨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