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巅峰修真狂少 > 第717章 何止出名
    “所以,进入天衍殿的凭证并不是无限量的,相反,据说每次进入天衍殿的人数都十分有限,因为但凡进入天衍殿的人都能显着的提升自己的修为,甚至于有本质性的突破,很多人就是为了这个原因才拜入三清门下!”

    “如果三清有意安排他们的后代或入室弟子进入天衍殿,便宜都让他们占了,其他人只能干看着流口水的份!”王晋中有点不爽的说道。

    “不对,为什么那么多人想要成为三清的弟子,甚至于只是外围的,就是因为得到进入天衍殿的凭证的机会是平等的!”店员补充道。

    “平等?我不太相信三清不会偏帮自己家族的人!”傲方有点不屑的笑了笑,换做自己是大尊的话,拥有至高无上的绝对权力,有好处想到的肯定也会是自己人,第二才是那些外人,就算大尊已经超脱物外,他们毕竟还是人,是人就会有七情六欲。

    “有没有偏帮就不得而知了,这些都只是传闻,具体流程怎么样,内里有没有什么内幕根本没有人知道,所以我一开始才说了,是与不是就看各位爷怎么看了,小人知道的就这些!”想到出卖一些消息就从傲方处得到了不少的好处,店员笑得很开心,平日里也有一些不清世事的人来想他打探消息,却不如傲方出手大方,“小的知道的就这么多,如果各位爷想要知道更多的消息,不妨去玉清宫试试,或许在座的几位爷能够成为他们的弟子也不一定!”

    “如何能够成为他们的弟子?”

    “通过他们的入门测试就行!”

    “入门测试?什么样的入门测试?”

    “其实就是测试每个人的潜力,潜力的大小是决定成败的关键,具体的小的说不清楚,各位爷有兴趣的话可以到神界各三清道观去看看,或者呢,直接去三清各自家族,选择成为他们的死将,永世听从他们的差遣,后者的成功率相对来说比前者大得多!”

    “让我永世听从他人的差遣,我还不如去死!”小麒笑道。

    “我看各位爷的言行举止,想必也是大户人家的子弟吧?”

    “哦?何以见得?”

    “恕小的直言,小的在酒馆这么多年,像您这么大方的客人比较少见,一般都是那些名门望族的子弟才有如此气魄!”店员顺带着把傲方他们给夸了一遍。

    “神界也有名门望族?”张雅怡好奇问道。

    “当然有,除了三清后代的家族外,神界还有许多势力与之不相伯仲的大家族,不过因为他们背后没有大尊的支持,所以碰到三清后代的家族还是要礼让三分,但由于大尊们极少出现,极少干涉家族的事情,所以,家族与家族之间其实还处于一种平衡的状态,谁都不输谁,比方说玉清宫管辖的范围内,除了段氏一族,还有独孤一族、夏侯一族、秦氏一族……,这些家族的势力不弱,同样不乏高手,所以也有的人选择加入这些家族!”

    “可惜,这些家族不能提供进入天衍殿的凭证,终究少了点什么!”傲方笑道,进入天衍殿,相信很多人的目的都是为了用最短的时间提升修为,如果能够拜入和三清大尊的门下,方才有机会进入天衍殿,至于其他家族,很可能需要花上亿万年的时间也不一定。

    “那是当然,不然神界就都乱了!”

    “对了,小二,那个叫血魔屠的是什么人?”王晋中好奇地将目光投向通往三楼的楼梯,此时的三楼单间中,原本一脸冷漠的血魔屠正带着微笑与洪阳东宇把酒言欢,算不上爽朗的笑声与血魔屠那张带着伤疤的脸倒是匹配,在令神界中人闻风丧胆的血魔屠面前,洪阳东宇也没有表现出一丝的害怕情绪,相反的,对于血魔屠,洪阳东宇很是恭敬,虽然两人在境界上不相伯仲。

    “恩公这次到五段城来,是为了……”酒杯美酒下了肚,洪阳东宇有些期待的看向了血魔屠。

    “我要去佛教,经过这里,顺便过来看看你罢了,没什么特别的原因!”不知道什么原因,血魔屠脸上的笑意收敛了些。

    “恩公还是放不下吗?”

    “放下?谈何容易,只要还有一丝机会我就不会放弃,莫说是佛教,就算是要与整个神界为敌,我也在所不惜!”血魔屠一口将杯中的酒饮尽,神情说不出的沧桑。

    “不如我助恩公一臂之力吧,成功率或许会高一些!”

    “不,此事是我的私事,而且凶险异常,一个不小心便会招来杀身之祸,我自己解决!”血魔屠很是干脆的拒绝了洪阳东宇的好意。

    “恩公说哪里话,我洪阳东宇岂是胆小怕事之人,我这条命也是恩公救回来的,虽然我的实力和恩公相比……”

    洪阳东宇略显激动的站了起来,正想侃侃而谈,血魔屠却打手一挥制止了他,并说道:“此事我已决定,你不必再说!”

    血魔屠神情再次变得冷漠,变得生人勿近,他知道,洪阳东宇能够有今日这般生活也是来之不易,虽然自己对洪阳东宇有恩,但自己绝不会因为一己之私而将洪阳东宇卷进这场风波中。

    “可是,恩公一个人,万一……”洪阳东宇脸上写满了担忧神色,同样的事情血魔屠已经做过很多次,但没有一次成功。

    “没有万一,就算有万一,那也合了我的心意,不是吗?洪阳!”

    从血魔屠的眼中,洪阳东宇看到了坚定,他很想找个理由说服血魔屠,却发现平时能言善道的自己在这个时刻却变得词穷。

    “来吧,好不容易来一趟,我可不想错过此等好酒!”血魔屠向洪阳东宇举起了酒杯。

    ……

    “你们连血魔屠都不知道?”看着正好奇看着自己的傲方等人,店员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他很出名吗?”张雅怡接着问道。

    “出名,何止出名?‘血魔屠’这个名字在神界之中可是一点都不输给那些家族的族长,还有那些神王境界的超级高手!”说道血魔屠,店员脸上明显带着惧意,但却掩饰不了他心中对血魔屠的崇敬。

    “哦?为什么?难道说他是……神王?”

    “不,他只是个天神,但是却拥有了比一般的神王还要强大的实力!”店员眼神中有意无意的流露出了对血魔屠的崇敬,与之前看到血魔屠的恐惧截然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