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巅峰修真狂少 > 第714章 第二次碰面
    顺着声音众人往楼梯口望去,便见一个衣着光鲜,油头粉面的青年男子缓缓登上二楼,身后跟着三个孔武有力,面目略显狰狞的魁梧男子,如此场面,如此人物,很容易让人联想到‘纨绔’这个词,而从男子嘴角那一抹冷意,还有那可以装出来的优雅姿态,更是体现无遗。

    “段公子,里面请!”另外一个店员走在姓段的男子前方引路,看样子是想将男子引到二楼最里面的一个套间。

    “嗯?”

    段姓男子面色一冷,对着一脸殷勤笑容的店员一瞪眼,吓得店员一个激灵,脸上的笑容明显收敛,连正从楼梯走上来的其他店员和顾客也吓得只能贴着墙壁,尽可能的和段姓男子保持距离般走到自己的座位上,不时还斜眼偷偷的打量着段姓男子,从他们脸上的表情可以看出,这些人中很大一部分的人都惧怕段姓男子。

    “你可知道我是谁?”段姓男子撤去冷寒笑意,换上看似和蔼的微笑,看了看接待他的,正强壮笑颜的店员。

    店员有点摸不着头脑,心想,这个姓段的男子仗着背后有人撑腰,在五段城可是横行霸道,声名狼藉,行事手段亦是凶残至极,平时也经常上酒馆来,心情好的时候出手大方,赏钱多多,心情不好的时候,很多倒霉的店员已经被他打得重伤不治,这样的事情早已司空见惯,今日看他神采飞扬,心情好像不错的样子,本想着看能够趁机弄个赏钱什么的,却万没料到自己接手招待他后方才发现他平日里上酒馆来只喜三楼单间,而老板已经特意交待,三楼单间今日不对外开放,因为老板要亲自招待一个贵客。

    店员平日里接待的客人非常多,善于捕捉顾客的心理,立刻明白自己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得罪了段姓男子,情急之下,强压心中的忐忑、不安与紧张,笑道:“其他人小人不认识,能不认识段公子您吗?段公子能够光临本店是本店的荣幸,小的知道段公子一直都在三楼用膳,不过今日老板特意交待,三楼要接待一个重要的客人,所以……”

    “啪!”

    店员的话还没说完,段姓男子突然反手对着店员就是一巴掌扫过去,别看段姓男子长的油头粉面像个小白脸,却已达上位神人境界,店员仅仅只是下位神人,当场便被段姓男子一巴掌扫得飞起,撞在了墙壁上,幸好,神界的建筑还不至于弱不禁风,只是撞伤了店员,酒馆安然无恙。

    二楼的顾客都好奇的向段姓男子所在的方向投去关注的目光,不过他们只是偷偷的瞄了几眼,似乎深怕不小心得罪段姓男子般,一楼的顾客也听到了二楼阵法中传来的隐约响声,知道段姓男子身份的人也开始揣测楼上的异动,一时间酒馆中窃窃私语声不断。

    店员倒在地上,鲜血顺着嘴角流出,眼神中带着明显的恐惧,不由分说便动手,这便是这个姓段男子的手段,店员手撑地面慢慢站了起来,心中虽有诸多不甘,但是也只能埋在心里,谁都知道段姓男子背后家族在整个五段城的势力,莫说他只是个小小的酒馆店员,就算是这间酒馆的老板都要看他几分薄面,时常还需给点好处,否则如此大一间酒馆又岂能在五段城立足这么多年生意还是这么红火呢?

    “今天少爷我心情好,不与你计较!”眼见店员狼狈模样,段姓男子嘴角弯起冷冷笑意,嚣张之情溢于言表。

    店员吃蹩,看了看段姓男子身后几个魁梧大汉,正想开口称是,忽闻楼梯口传来一苍老而熟悉的声音。

    “原来是段公子大驾!”

    随着话音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是一个面色红润,留着花白长须,斑白眉毛,头戴四方头冠,尽显儒雅出尘之气的老者,正是这间名为‘醉月楼’酒馆的老板——洪阳东宇。

    “高手!”

    在看到洪阳东宇的一瞬间,虽没刻意查探,但傲方却能断定这个貌不惊人的酒馆老板是个高手,比段姓男子身后那些魁梧侍从还要厉害得多。

    酒馆老板出现并没能令段姓男子脸色缓和些许,依然是一副不可一世、高高在上的神情,反观一旁,酒馆中的店员在看到洪阳东宇出现时都露出了崇敬的神情。

    “什么事让段公子如此生气?”洪阳东宇热脸迎上段姓男子的冷屁股,依然笑意盎然。

    “洪阳,你应该知道,我每次来你醉月楼,都只在三楼用膳的吧?你手下不识时务,该不该教训?”段姓男子浑然没有将洪阳东宇这个酒馆老板放在眼里。

    洪阳东宇没有生气,看了看艰难起身,嘴角还带着血丝的店员,只是轻笑回答道:“他们不懂规矩,段公子莫怪!”

    “本公子也不是小气之人,此事就此作罢!”段姓男子似乎也不想因为小事而影响自己的兴致,不屑的冷视了店员一眼。

    “段公子大人有大量,自然不会跟我这些不成才的手下一般见识,今日段公子的水酒就由老夫请客,您意下如何?”

    “那我可就不客气了!”段姓男子咧嘴一笑,自顾自的便向通往三楼的楼梯口走去。

    “嗯?”通往三楼楼梯的过道刚好要经过傲方他们所在的套间,套间的门帘没有放下,段姓男子经过套间门前时正好看到了傲方等人,当然,区区几个神人远勾不起段姓男子的兴趣,那不经意流露出来的眼神只是扫过正和傲方谈笑甚欢的张雅怡。

    “段公子请留步!”段姓男子没走出几步,洪阳东宇的声音再次很不配合的响起,并且走到段姓男子身边,刚好挡住了段姓男子望向傲方他们所在套间的视线。

    “你还有什么事?”段姓男子略显不悦。

    “今日老夫有一个重要的客人要来,三楼单间怕是无法招待段公子了,请段公子在二楼雅间择一用膳可否?”洪阳东宇显得很有礼貌。

    眼前闪过张雅怡那张迷人俏脸,被洪阳东宇这么一闹,又闻不许自己上三楼,段姓男子面色一变,冷哼道:“你今天是成心跟我作对是吧?”

    “不敢不敢,老夫怎么敢和段公子作对呢?不过老夫这个客人真非一般人物,老夫不敢怠慢,还请段公子体谅,要不,下次的酒水也由老夫免费提供?”洪阳东宇也知道段姓男子背后的势力,想要继续在五段城谋生,还是不要轻易得罪他的好。

    “哼,什么人这么了不起?敢跟本少爷争……”

    段姓男子有恃无恐,在五段城,谁敢不给他面子?别看酒馆老板是个老好人,平日里对他可是毕恭毕敬,丝毫不敢忤逆他的意思,没想到那个狗屁重要客人还没登场就已经落了他的台,这可如何使得?想不发飙都不行。

    “嗯?”

    这时,喧闹的一楼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霎时间所有的噪音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寂静,鲜明的对比很容易让人判断一楼有事情发生,身在二楼的傲方他们以及正在对洪阳东宇发飙的段姓男子以及洪阳东宇和他的手下们纷纷顺着连通一二楼的楼梯方向望去。

    “啪啪啪!”

    寂静之中,木制的楼梯上传来了一声声略显厚重而又清晰可闻富有节奏感的脚步声。

    在场的,除了洪阳东宇脸上露出发自内心的欣喜微笑,因为他已经知道了来人的身份,其他人则是一脸茫然,包括段姓男子。

    “哒!”当脚步声的主人出现在二楼众人面前时,令人印象深刻的相貌和无意间散发出来的冷寒杀气当场震慑了所有的人,包括了刚才还嚣张跋扈丝毫不将任何人放在眼里的段姓男子,而他身后的几个魁梧手下早已在看到来人的第一眼便已吓得牙关打颤。

    “血魔屠!”

    透过套间正对着楼梯口的大门,傲方看到了来人的模样,来人正是不久前从两个和尚手中‘救下’傲方他们的血魔屠。

    血魔屠一双微微带着红光的眼睛冷冷扫过二楼,看到洪阳东宇时冰冷的面色缓和了些许,套间中的傲方等人自然也落入了他的视线中,但是他们和二楼中其他顾客一样丝毫没有引起血魔屠的注意,只是匆匆一瞥。

    最后,血魔屠的目光落在了段姓男子身上,并且迈步向站在段姓男子身边的洪阳东宇走去。

    血魔屠的出现在无形中形成了强大的心理压力,纵使段姓男子平日里如何的霸道横行,此事的他只是冷眼看着血魔屠,虽然谈不上惧怕,但是他却不敢乱来。

    未及身,令傲方他们意外的事情发生了,只见洪阳东宇没有理会无理取闹的段姓男子,面对血魔屠,在所有人惊讶的目光中毕恭毕敬的抱拳,躬身对着血魔屠行了一个大礼。

    “洪阳东宇见过恩公!”

    “恩公?”

    傲方大惑不解,敢情这个一脸杀气的修魔者——血魔屠居然是洪阳东宇的救命恩人,难怪说是重要的客人。

    “洪阳,你怎么又来了?跟你说过多少次,咱们以朋友相称便是!”血魔屠走到洪阳东宇身边,亲手将洪阳东宇扶起,难得的露出了微笑,或许是因为不常笑,以至于他的笑容看起来并不是十分的自然。

    “恩公救命之恩,洪阳永世难忘!”洪阳东宇咧嘴一笑,完全当段姓男子透明,领着血魔屠径直向通往三楼的楼梯走去。

    神秘莫测,这是血魔屠给傲方的第二个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