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巅峰修真狂少 > 第713章 五段城
    啪嗒一声,被血魔屠丢弃的两只储物戒指掉在了傲方身前不远处,傲方没有心思去理会,小心翼翼,一脸戒备。

    “佛教尊圣令?”看了一眼被自己丢弃在地上的储物戒指,血魔屠不屑般轻声自语,看了看下方的傲方等人,血魔屠缓缓上升,跟着,在傲方他们警惕的眼神中,化成一道黑色残影消失在了傲方他们面前。

    许久,傲方等人才回过神来,强烈的恐惧感和强大的心理压力让众人无不不自觉的流下了冷汗。

    “呼!”仿佛在鬼门关上走了一回的众人深深的呼了口气,有种死而复生的感觉,惊魂未定的众人先是转身看了看血魔屠消失的方向,发现危机确实已经过去,方才将悬着的心放了下来,有的人甚至出现了脱力的状况。

    “好险!”傲宇伸手抹掉额头上的汗水,走到被圆脸和尚打翻在地的严卫东身边将已经重伤的他扶了起来,其他人也帮着忙将雷孟等人扶起。

    “刚才那个叫‘血魔屠’的,连我都能感觉到他的恐怖!”王晋中回想起血魔屠临走前那种蔑视一切的眼神,心中发毛。

    “实力差距太大了!”傲方心有余悸的暗自感叹一声,一身杀气的血魔屠没有对他们动手是他们运气好,傲方一直都知道,在这个世界中,实力才是决定一切的砝码,没有实力,只能像刚才这样无助、绝望。

    “一切都要从头开始了!”傲方露出苦笑,转身看了看王晋中等人,万幸除了严卫东等人外并其他人受伤,而严卫东等人的伤势也不算致命,到乾坤一界中很快便可以恢复,于是傲方释然。

    “没事吧?”

    “没事,这次真是万幸,幸好那两个和尚被血魔屠给杀了,否则今天我们就要葬身在这里了!”王晋中心有余悸。

    “没想到神界的修佛者比天界的还要凶残,早知道当初对佛界动手的时候就应该下手狠一点!”

    或许是因为差点死在修佛者手中,众人对修佛者的仇恨油然而生,连心如止水的张雅怡也对修佛者有了仇恨之心。

    “没事就好,我先送你们进乾坤一界中疗伤!”

    “谢少主!”

    说话间,受了伤的严卫东和雷孟等人进了乾坤一界,这时傲方方才注意到掉落在自己身旁不远处的两枚储物戒指,意念一动,储物戒指中的东西一目了然,除了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对傲方没用外,两个和尚的身家还挺富裕,傲方不客气的收下了两只储物戒指中数十万的各种品阶的神元石,而最令傲方好奇的还有两块被称为‘尊圣令’的白金令牌,每块令牌上都铁画银钩的刻着一个‘尊’字,在尊字的下方还刻着一个傲方看不懂的奇怪符号,似乎代表着什么。

    “那两个和尚就是为了这两块令牌追了那个人三天三夜!”众人接过傲方手中令牌端详起来。

    “这令牌似乎也没什么特殊的地方!”

    “或许有什么特殊的用途也不一定,也有可能是某个大势力的首领的信物,就像当初青帝给我的令牌一样!”傲方猜测道。

    未果,由于不知道令牌的用处,傲方便将令牌收起,带着张雅怡等人继续上路,意外的插曲让傲方他们少了游山玩水的闲情,多了想要尽早了解这个陌生世界的冲动,脚下步伐也加快了许多,几人急速奔跑在山林间,很快,一座名为‘五段城’的城池便出现在傲方他们面前。

    和天界中动辄数十米高的城墙不同,五段城的城墙高度仅仅只有十来米,城墙更像是一种简单的将城里城外划分开来的摆设,因为城墙上有的只是少得可怜的几个士兵,城门口没有守卫,任何人都可以随意进出。

    “咦?”

    傲方等人站在离城门口不远的地方,看着正在进出五段城的人流,忽然发现异状,看到人流中不仅有修仙,还有修魔、修佛和修妖的,而不同类型修练者之间并没有剑拔弩张的情况出现,不像在天界的时候仙魔碰面便会免不了一番恶战。

    奇怪的地方!这是众人看到神界第一座城池后发出的相同的感叹。

    傲方等人的穿着和神界中其他人很相近,所以当他们随着人流走进五段城时并没有引起太多的注意,反倒是美艳不可方物的张雅怡惹来了旁人不少羡慕的目光,而他们羡慕的对象自然便是被张雅怡挽着手的傲方。

    五段城外风景如画,五段城内则是一派欣欣向荣的繁华景象,刚入城门便是一条百米长的大街,大街两边林立着大小不一的商铺,各色牌匾琳琅满目,令人眼花缭乱,而最先引起傲方他们注意的还是傲方曾经的老本行——武器店。

    “好热闹啊!”走过人流密集而有秩序的街道,傲方他们在一间顾客络绎不绝的武器店门前停了下来,好奇之下,众人走进了武器店。

    “神器?”刚进武器店,众人便被强上挂满的各式各样的神器弄的一个激灵,那些正在出售的神器中还不乏顶级神器那样的珍贵法宝。

    武器店中顾客不少,店员却不多,店员都在忙着招呼正在挑选法宝的人,没有人搭理的傲方他们则自顾自的在店里逛了起来。

    和傲方的‘天峰’比起来,这间武器店的店面小得多,店中虽然摆放着众多令人垂涎的法宝,但武器店中却不见一个守卫的,似乎完全不怕有人在这里偷盗或者出什么猫腻。

    逛了一小会,傲方等人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本来想着傲方给众人都配备了顶级神器,在神界走动时要尽量低调以免引起别人的注意而抢夺他们手中的法宝乃至伤害他们的性命,万没想到连顶级神器在神界中居然摆上了台面。

    “几位爷,需要什么法宝?小的可以给你们介绍!”一名空闲下来的店员带着殷勤笑容来到傲方他们身边,傲方婉拒,走出武器店,来到大街,没走两步,还未从郁闷中走出,又一间武器店出现在傲方他们面前,跟着,第三间、第四间、第五间……百米大街走下来,单是武器店便有七间。

    “好家伙,这么多人做法宝生意,什么时候神器变得这么不值钱了?”看着某间武器店中走出来手中还把玩着刚刚买到手的神器的一脸满意笑容的顾客,小麒露出极其郁闷神情,因为那个人手中的法宝和小麒手中的‘暴炎神剑’一样都是顶级神器,而那个人刚刚买到的顶级神器居然仅仅花了十来万极品神元石,而这个价钱,还是他和店员一阵砍价之后的结果,而令小麒郁闷的,则是因为那个人直接把价格从三十来万砍掉了一半。

    是的,曾经被傲方他们看作珍贵无比的顶级神器居然可以用这样一种方式买卖,正如小麒所说,神器在这里似乎真的变得不值钱了。

    “走吧,找个人多的地方问问不就知道了!”对于神器不值钱,傲方也很郁闷,就目前看到的情况分析,只要有足够的神元石,谁都可以买到自己喜欢的神器。

    酒馆这东西似乎在哪里都不缺,不管傲方去到哪一界都能看到各种各样的酒馆,显然对于缺少精神享受,娱乐节目比较匮乏的各界来说,酒馆是最好的消遣去处,而正因为少有娱乐场所,所以酒馆的生意一般都比较好,人流多,各种小道消息自然也容易从酒馆这种鱼龙混杂处得到。

    拐过街角便有一间门面大气,占地面积三十米见方的三层别致酒馆,门庭若市,生意相当红火,喧闹声、吆喝声此起彼伏。

    在店员的招待下,傲方一行走近酒馆,陌生面孔的出现立刻引来齐刷刷关注的目光,酒馆中的喧闹声分别瞬间降低了不少,不过很快便恢复如初,显然,衣着光鲜的傲方他们也只是被当成了有钱的主,仅此而已。

    “有没有安静点的地方?”一楼人多,喧闹异常。

    “二楼雅座!”店员看来已经习惯了生意的火爆,驾轻就熟的领着傲方他们上了二楼。

    “嗯?阵法!”刚刚踏上二楼的楼面,傲方便察觉到了二楼空间中的异样,与众不同的波动让傲方很轻易判断出整个二楼当中布置着阵法。

    “这位爷放心,只是个简单的阵法将楼下的声音隔绝而已!”店员似乎看出了傲方的疑虑,解释道,“几位爷这边请!”

    释然,在小二的带领下,众人来到离楼梯不远的一间套间,有了阵法的隔绝,二楼确实安静了很多,不过或许是为了渲染气氛,从一楼传来的喧闹声并未完全被隔绝,酒馆嘛,太过安静也不合适。

    二楼很宽,有很多的套间,套间与套间之间只是用薄薄的纱布和垂帘隔开,套间很大,隐约能够看到隔壁有人影闪动。

    好奇的打量着这间与众不同的酒馆,发现二楼的人虽然多,但却显得很有秩序,顿时对经营这间店的老板暗中佩服,虽然对神界还不尽了解,但能够在神界将酒馆经营到这种程度,酒馆背后的老板肯定也是个了不起的人物。

    “小二,楼上……”

    “不好意思,这位爷,老板交待,楼上的单间今日不开放!”店员很有礼貌的向傲方解释,并向傲方他们推荐了几款特色酒菜。

    “段公子……”

    此时,连同一楼的楼梯口传来了喧闹声。